五味子

01-03  1873  来源:中国中药数据库 

别名
(艹味)、(艹至)(艹猪)、玄及、会及、五 梅子、山花椒
汉语拼音
wu wei zi
英文名
药材基原
为五味子科植物五味子或华中五味子的果实。
资源分布
1.分布于东北、华北及河南等地。 2.分布于山西、陕西、甘肃、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云南 等地。
采收和储藏
栽后4~5年结果,在8月下旬~10月上旬, 果实呈紫红色时,随熟随收,晒干或阴干。遇雨天可用微火炕干。
药用部位
炮制方法
五味子:筛净灰屑,除去杂质,置蒸笼内蒸透,取出晒干。酒五味子:取拣净的五味子,加黄酒拌匀,置罐内,密闭,隔水燉之,待酒吸尽,取出,晒干。此外尚有用蜜蒸、醋蒸者,方法与酒蒸同(五味子每100斤用黄酒20斤,或用蜂蜜30斤,或用米醋15斤)。炒制:取净五味子用文火炒至鼓起,呈紫褐色为度.《雷公炮炙论》:凡用(五味子)以铜刀劈作两片,用蜜浸蒸,从已至申,却以浆浸一宿,焙干用。
剂型
药理作用
1.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1.1.五味子果实挥发油对戊巴比妥钠引起小鼠睡眠时间的影响: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对照组灌胃给予10%阿拉伯胶浆20ml/kg,给药组灌胃给予五味子挥发油乳剂14ml/kg和8ml/kg(相当于挥发油1.24g/kg和0.71g/kg),每日给药1次,连续给药3天,末次给药后90分钟。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钠50mg/kg。实验在24±1℃安静室内按常规方法进行。结果表明,五味子挥发油的上述2个剂量组与对照组相比,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均明显缩短(P<0.001)。其缩短戊巴比妥钠引起睡眠时间的机理,可能是对肝药酶诱导作用所致。
1.2.五味子挥发油对中枢兴奋药戊四唑和士的宁半数致死量的影响小鼠随机分组,对照组灌胃给予10%阿拉伯胶浆20ml/kg;给药组灌胃给予五味子挥发油乳剂14ml/kg(相当于五味子挥发油1.24g/kg),各组每日给药1次,连续3天,末次给药后1小时,按序贯法,由尾静脉注射分别注射戊四唑、士的宁,分别求出二者的半数致死量结果表明,给药组与对照组戊四唑及士的宁的半数致死量无明显区别,说明五味子挥发油与戊四唑及士的宁均无协同作用。
3.五味子成分五味子醇乙(GomisinA,简称GA)和五味子素(Schizandrin,简称SZ)对小鼠的镇静作用实验表明:对自发运动的抑制作用(旋转笼法)GA比SZ持续时间长、25mg/kg腹腔注射,GA的作用持续时间为60分钟,SZ为10-20分钟。抑制甲基安非他明(皮下注射1.5mg/kg)的兴奋作用所需剂量,GA为50mg/kg,SZ为100mg/kg,延长己巴比妥的睡眠时间,GA有效剂量为12.5mg/kg(皮下注射),SZ几无作用。
4.川产五味子和北五味子对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的影响:取18-22g小白鼠,雌雄兼用,分为给药组与对照组。给药组灌胃五味子制剂5g/kg,对照组灌胃相应体积的蒸馏水,于给药60分钟后腹腔注射戊巴妥钠45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至恢复的时间为睡眠时间指标,用t值测定给药组与对照组睡眠时间的显著性差异,结果表明除华中五味子、混合五味子外,其余各品种五味子均可明显延长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O.05>P>0.001)。
6.五味子仁乙醇提取物(简称五仁醇)对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和阈下剂量催眠的影响:做戊巴比妥钠睡眠实验时,每组10只鼠,口服给予五仁醇1、2.5或5g/kg,30分钟后,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钠50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至恢复的时间指标,用t值测定给药且和对照组睡眠时间的显著性差异。结果如表4及表5所示,五仁醇1g/kg对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无明显影响;2.5g/kg,即可明显延长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并促使戊巴比妥钠阈下催眠剂量的动物进入睡眠,5g/kg组的睡眠时间约为对照组的3倍。
1.67比妥钠睡眠时间的影响:每组小鼠10只,于皮下注射戊巴比妥钠(50mg/kg)前l小时或24小时,灌胃或腹腔注射五味子各成分1次,以翻正反射的消失和恢复为指标,观察入睡动物数及平均睡眠时间。表6为各组睡眠时间相当于对照组睡眠时间的百分数。可见给小剂量(12.5mg/kg)乙素、丙素、醇乙后l小时已能明显延长睡眠时间,灌胃和腹腔注射作用都以丙素最强,睡眠时间为对照组的2-3倍。酯乙在100mg/kg时也能延长睡眠时间,腹腔注射的作用较灌胃者强;酯甲即使在大剂量灌胃时作用也不明显,但腹腔注射时睡眠时间明显延长;甲素与醇甲无论注射或灌胃对睡眠时间均无明显影响。以100mg/kg灌胃后24小时再给戊巴比妥时,醇乙、乙素、醇甲组的睡眠时间明显缩短,但丙素组仍为延长,甲素、酯甲、酯乙则与对照组无明显差别。腹腔注射的结果与此大致相似,只是甲素能使睡眠时间显著缩短,醇甲则反而不如灌胃时作用明显。
1.7.五味子乙素对小鼠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的影响:小鼠戊巴比妥钠睡眠实验表明,CCl4中毒后小鼠肝脏解毒能力下降,中毒小鼠睡眠时间比正常小鼠明显延长。先给乙素则能减少此种延长,但因正常小鼠给乙素后也能使睡眠时间明显缩短,进一步实验发现,乙素对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的影响为双相性,给乙素后0.5-3小时睡眠时间明显延长,24-72小时则明显缩短。但对二乙巴比妥睡眠时间却无影响,已知二乙巴比妥在体内不经过肝脏代谢,这就提示其延长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可能在于抑制了肝脏对戊巴比妥的代谢,而不是反映二者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协同作用。脑内戊巴比妥钠含量测定的结果支持了这一观点,给乙素后1小时虽睡眠时间明显比对照组长,但刚醒动物脑内戊巴比妥钠含量不仅不低于反而高于对照组,这说明脑对戊巴比妥钠的敏感性不是增加了。似乎反而降低了,提示乙素的作用不是直接抑制中枢神经系统而是抑制了肝脏对戊巴比妥钠的代谢。
1.8.对小鼠转棒式被动活动的影响:转棒式被动活动实验,按Kinnard的装置。实验前先选能在水平转棒上活动3分钟以上而不坠落的小鼠,进行正式实验。实验时,每组10只动物,给五仁醇后30分钟,将动物放在转棒上,观察3分钟,记录每组动物坠落百分率,用Miller-Tainter方法求半数有效量,并与半数致死量进行比较,结果表明,口服或腹腔注射五仁醇的小鼠转棒被动活动半数坠落剂量都与相应给药途径的半数致死剂量接近,说明五仁醇仅在中毒剂量时才影响被动活动,一般剂量对小鼠的共济协调运动或肌力等并无明显影响。
1.9.对小鼠自主活动的影响:用光电装置记录小鼠自主活动。活动箱放置在23±l℃恒温箱中。每次放入5只动物。动物放入后立即测定10分钟内该组动物遮断光线的次数,以此作为活动数。在单独五仁醇组,小鼠口服5或10g/kg后l小时测定活动数。在合并给药组,小鼠口服五仁醇10g/kg,30分钟后分别皮下注射氯丙嗪2mg/kg,苯丙胺2mg/kg或利血平0.5mg/kg,注射后30分钟测定活动数,并与单独注射相同剂量的氯丙嗪、苯丙胺或利血平组动物的活动数进行比较。结果表明,小鼠口服五仁醇5-10g/kg可使自主活动明显减少。口服五仁醇10g/kg,可明显增强中枢安定药氯丙嗪及利血平对自个活动的抑制作用,并对抗中枢兴奋药苯丙胺对自主活动的兴奋作用。
1.10.对电休克和中枢兴奋药引起的惊厥的影响:做电休克实验时,先使小鼠口服五仁醇10g/kg,30分钟后给以电刺激,电刺激强度为60毫安,频率150次/秒,每次刺激为0.15毫秒,以强直性惊厥为指标。观察五仁醇拮抗中枢兴奋引起的惊厥实验时,先给五仁醇5-10g/kg,l小时后由尾静脉注射分别注入不同剂量的士的宁。戊四氮、咖啡因或烟碱。在观察五仁醇与利血平合并应用对戊四氮惊厥的影响时,单独利血平组为2mg/kg腹腔注射,4小时后尾静脉注射戊四氮。合并给药组,为注射同剂量利血平后3小时口服五仁醇4g/kg,ih后尾静脉注射戊四氮。除注射烟碱为快速外,其它惊厥药物的注射速度均为在20s内注射完毕。用上下法求50%阵挛性惊厥剂量(CD50)或50%强直性惊厥剂量(TD50)并与对照组进行比较。电休克实验表明,对照组的小鼠皆发生惊厥,口服五仁醇10g/kg的10只鼠中,9只鼠产生惊厥,可见五仁醇对电休克惊厥并无明显影响,而10g/kg五仁醇经口给药可明显提高戊四氮的CD50和烟碱的TD50,对戊四氮TD50与咖啡因CD50及TD50虽也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使其50%惊厥剂量的95%可信限与对照组有部分相交,另外实验结果还表明,利血平2mg/kg腹腔注射明显降低戊四氮的TD50,而五仁醇4g/kg口服给药并不对抗以上利血平的作用,相反更明显加强了利血平降低戊四氮惊厥阈的作用。给五仁醇后脊髓兴奋药士的宁的TD50似有所降低,但给药组与对照组TD50的95%可信限有部分相交。提示五仁醇的中枢作用,更多地表现为抑制性,而且明显加强利血平的作用。
1.11.对大鼠回避性条件反射的影响:用22只大鼠进行回避性条件反射实验。给药组动物口服五仁醇5、10及20g/kg,对照组给以相等容量的蒸馏水。给药后30-45分钟分别测定条件反射(简称SGR)抑制率。实验装置及方法见钮心懿等报道。大鼠口服五仁醇5g/kg,对回避性条件反射无明显影响;灌胃10g、20g/kg不仅可延长二级条件反射潜伏期,且个同程度地抑制二级条件反射及条件反射。动物在条件反射受抑制时,除了稍安静外,未见其它异常行为表现。
2.对肝脏的保护作用:
2.1.对蛋白质合成和肝糖元生成的影响:
2.1.1.五味子7种成分对饥饿小鼠肝糖元生成的影响每次实验用小鼠2-4组,每组10只。严格禁食16小时后,一组以吐温-80灌胃作为对照,其余各组灌胃待试药物。给药后1小时给各组动物均灌胃10%葡葡糖溶液20ml/kg。再给120分钟将动物断头处死,立即称取肝组织20-25mg,加5%三氯醋酸制成5mg/ml组织匀浆。离心后取上清液2ml,用葱酮法测定糖元。
另一批小鼠先切除双侧肾上腺,以含5%葡萄糖的生理盐水。自来水和正常饲料饲养7天后,严格禁食10小时。分组灌胃待试药物、l小时后腹腔注射10%葡萄糖20ml/kg。再经120分钟将动物断头处死,立即称取肝组织80-100mg,加5%三氯醋酸制成20mg/ml组织匀浆,离心,取上清液2ml,用碘试剂法测定糖元。从表9可见,醇乙、甲素、醇甲、乙素能明显促进肝糖元的生成,无论在正常小鼠或是去肾上腺小鼠,作用都以醇乙最强,强度与可的松相当。丙素、酯甲、酯乙的作用不明显。提示五味子部分成分的作用主要不是影响垂体-肾上腺系统,而是本身所具有。
2.1.2.五仁醇对小鼠肝脏糖元生成的影响:将小鼠禁食20小时后,按体重分组,给药组小鼠口服五仁醇1次,对照组服同体积赋形剂,1小时后,均由腹腔注射10%葡萄糖溶液20ml/kg,再经2小时后,将小鼠断头处死,取小块肝脏用5%三氯醋酸研磨成5%肝匀浆、离心、取0.1ml上清液,测定糖原含量,结果表明五仁醇能明显地促进肝糖原的生成。
2.1.3.给小鼠口服五味子果仁乙醇提取物及其有效成份-乙素,每日1次,连续3天后,由腹腔注射14C-苯丙氨酸,结果发现该氨基酸掺入肝脏蛋白质速率显著增加,表明蛋白质合成增加。
2.2.对化学毒物所致肝脏损伤的保护作用:
2.2.1.五味子制剂对四氯化碳引起的小鼠高SGPT的影响:每组10只小鼠。实验第1日上午10点各组动物均腹腔注射0.1%CCl4花生油溶液1次(10ml/kg),当日下午4点开始给各五味子制剂,按每lkg10g生药灌胃,每日1次,连续4天。对照组以相当量的2%吐温-80灌胃。实验第4日下午4点,再给0.1%CCl4一次,第5日上午8点将动物断头,取血(取血前禁食12-16小时),然后按照金氏直接显色法测定血清谷丙转氨酶(以下简称SGPT)。结果,给CCl42次(间隔3日),可使SGPT升高至1092单位/100ml血;以五仁醇10g/kg治疗,每日1次连续4日,使动物的SG-PT明显降低;给五味子脂肪油的动物,其SGPT值虽较对照为低,但经统计处理后,差别不显著。此外尚可见,五仁醇在降低SGPT的同时,能使动物的肝脏明显增大。脂肪油部分也有此作用。
2.2.2.五仁醇对几种化学物质引起的高SGPT的影响:在大鼠治疗实验,于第l日上午给15%CCl41次,经6-8小时后给五仁醇1次,以后每隔3日给CC141次,每日给五仁醇1次。若遇该日给CCl4,则经4-6小时后给五仁醇。于第3次给CC14后16小时左右,将动物断头取血,按上法测SGPT。在家兔治疗实验中,隔5日给CEE1次,待SGPT稳定在较高水平(给CEE4-5次后),开始给予五仁醇,每5日1次,连续6-10次(在此期间仍每隔5日给CEE1次)。末次给药后,禁食18-24小时,然后由耳静脉取血,测SGPT。在小鼠CCl4预防实验,于第l日给五仁醇2次(间隔6-8小时),末次给药24小时后,给CCl41次,在小鼠硫代酰胺(TAA)预防实验,先给五仁醇每天1次,连续3日,末次给药后6小时给TAA1次。各对照组都给予相当量的2%吐温-80灌胃,给CCl4或TAA后16小时左右取血,测SGPT。由实验结果可见,在10g/kg剂量下,五仁醇对大鼠由CCl4引起的高SGPT有明显的降低作用。对家兔由CEE引起的肝损害,五仁醇在2.5g/kg的剂量下已能使SGPT明显降低。在小鼠实验,预先给五仁醇10g/kg2次(l日内);可预防CCl4引起的SGPT升高。对于TAA引起的SGPT的升高,五仁醇具有显著的降低效果。在测定过肝脏重量的实验中,再次观察到五仁醇能使肝脏明显增大。
2.2.3.五味子6种成分对四氯化碳(CCl4)及硫代酰胺(TAA)中毒的预防作用:比较每组用小鼠7-10只。给药组于第l日或腹腔注射五味子成分各2次(间隔6小时)。次日下午各动物(包括对照组)均腹腔注射0.1%,CCl4花生油溶液10ml/kg1次,或TAA水溶液100mg/kg1次,随即禁食。16小时后断头取血,测定SGPT。作形态学观察时,取小块肝脏用布恩氏液或10%福尔马林固定,HE染色。结果表明,当灌胃剂量为100mg/kg时,乙素、丙素、醇乙及酯乙能明显抑制CCl4引起的SGPT升高,以酯乙和醇乙的作用最强,丙素次之,乙素又次之,甲素与醇甲作用不明显。此外,醇乙组的肝重明显大于对照组,其他各组则与对照组无明显差别。用硫代乙酰损害肝脏时,结果与用CCl4者相似,在50mg/kg时,降SGPT能力以酯乙最强,醇乙次之,丙素再次之,乙素作用不明显。腹腔注射各成分(50mg/kg)后,降SGPT作用也是酯乙最强,以下依次为醇乙、丙素、乙素,与灌胃结果同。以较小剂量(12.5mg/kg)灌胃时,乙素已无明显作用,酯乙作用仍很明显,醇乙与丙素也有降酶作用,但较酯乙弱。甲素、酯甲及醇甲灌胃达200mg/kg时才显降SGPT作用,腹腔注射50mg/kg时,甲素与酯甲有效,醇甲无效。进一步研究表明酯乙、醇乙能明显降低肝组织SG-PT的活性,其原因可能是对于此酶的暂时行的可逆性抑制。
2.2.4.五仁醇对扑热息痛肝脏毒性的保护作用:每组小鼠15只,给药组分别灌胃五仁醇0.25、0.50及1g/kg(相当于生药2.5、5、10g/kg),对照组给予等体积自来水,24小时后,给各组动物腹腔注射扑热息痛400mg/kg,记录5日内动物死亡数。结果表明,五仁醇0.25g/kg对小鼠死亡无保护作用,后两剂量(0.5及1g/kg)组的小鼠死亡率明显降低。另一组实验表明,于注射扑热息痛4小时前,同时注射2小时后给予五仁醇1g/kg,对小鼠死亡的保护作用不明显或无影响,提前2小时给五仁醇则能显著降低大剂量扑热息痛(400mg/kg)肝中毒所致的小鼠死亡率,并防止肝内谷胱甘肽(GSH)的耗竭,增强肝微粒体代谢扑热息痛的速度,血中扑热息痛含量下降。从这些结果推测,五仁醇的抗扑热息痛肝脏毒性作用可能是通过对肝微粒体细胞色素P-450的诱导作用,调整肝微粒体对扑热息痛代谢的途径,减少毒性代谢产物的生成量。
2.2.5.五仁醇对大白鼠慢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大白鼠为Wistar种,体重130-200g,五仁醇为五味子仁的醇提取物。以纯玉米糁为饲料,30%乙醇为饮料。前2周按饲料的20%加猪油,5%加胆固醇。于实验的第l日按100g体重0.5ml皮下注射四氯化碳,以后每隔3日按100g体重0.25ml皮下注射40%四氯化碳油溶液(花生油),第8周末停止注射四氯化碳,第9周末活杀,取材检查。结果,慢性肝损伤动物体重明显减轻,肝重增加,血清中清蛋白明显减少,r-球蛋白明显升高,清、球蛋白比值明显降低;肝中胶原含量明显升高。五仁醇可使慢性肝损伤动物的体重回升,肝重无明显变化,使肝损伤动物SGPT和LDH5下降,清蛋白回升,r-球蛋白降低,清球蛋白比值回升。五仁醇可使慢性肝损伤动物肝中胶原含量明显减少,对核酸亦无明显影响。说明肝细胞损伤减轻、功能改善;在形态方面,使肝细胞的慢性损伤病理变化减缓,同时肝中羟脯氨酸含量降低,说明肝中胶原含量减少,纤维化减轻。因而证明五仁醇对慢性肝损伤具有保护作用。
2.2.6.五味子对家兔血吸虫病肝纤维化的影响:选用一批出生3月的健康家兔,体重为1.5-2kg,先采血作血清蛋白电泳,测出其丙种球蛋白的百分比。再用培养的阳性钉螺逸放的尾蚴接种,每兔200条尾蚴,分笼饲养。56日后按体重和血清蛋白的情况分组。从第57日开始各治疗组先用7505进行抗病原治疗,目的在于消除病因,使实验者便于观察中药对血吸虫病肝纤维化的影响。抗病原治疗的方法是首次按5mg/kg给药,每隔5日再按10mg/kg给药,给药3次为1疗程。在抗病原治疗的同时加服五味子。五味子的用法是每天每1kg体重2g。服42日为1疗程。
根据服药不同分为3组,第1组为五味子组,实际是抗病原治疗加五味子组;第2组只进行抗病原治疗而不给其它药品;为抗病原治疗组;第3组不给任何治疗称之为未治组,各组药物均以拌食喂服,记录进食情况。治疗56日后,用空气栓塞杀死动物,检查肝组织。结果表明,五味子具有减轻肝细胞内质网及线粒体变性的作用,促进肝细胞病变修复。即五味子粉连服42日后使血吸虫病引起的肝纤维化明显缩小,肝小叶轮廓清晰,呈放线状排列,对炎性细胞浸润的吸收有一定的效果。
2.2.7.五味子乙素对小鼠肝细胞微粒体细胞色素P-450的诱导作用:实验动物为体重18-22g的昆明种小鼠。五味子乙素用少量吐温-80配制成悬液,灌胃给药。赋形剂为2%吐温-80溶液。肝细胞微粒体细胞色素P-450含量按Omura法测定。实验表明,五味子乙素有抗肝损伤和解毒作用。同时,亦引起小鼠肝脏重量增大。经进一步研究,发现五味子乙素对正常小鼠肝脏每克组织中水分、蛋白质、RNA、糖原及总脂含量均无明显影响,但在整个肝脏中上述成分含量均显著增加。每1g肝组织中DNA含量稍低,整个肝脏中DNA含量则无明显变化。对部分切除肝脏的小鼠再生肝,五味子乙素能明显引起整个肝脏中蛋白质,RNA和DNA含量以及细胞核分裂数增加。此外,五味子乙素能明显引起整个肝脏中蛋白质。RNA和DNA含量以及细胞核分裂数增加。另外,五味子乙素能显著促进14C-苯丙氨酸掺入肝脏蛋白质,并使肝细胞微粒体细胞色素P-450及蛋白质含量显著增加,以上结果表明,五味子乙素对药酶有诱导作用,是一种药酶诱导剂。药酶的功能主要在于生物转化。P-450是药酶系统中的重要组成之一。在对诸如类固醇和脂质分解产物等及进入体内的外源性异物如药物和毒物的终末转化过程起着关键作用,而且药酶诱导常伴有肝脏增大,二者是偶联发生的现象。所以有理由认为,五味子乙素抗肝损伤和解毒作用的机理及引起肝脏增大的问题,可能主要由于其诱导药酶作用。另有实验证明,每日给大鼠和小鼠给药1次,剂量200mg/kg体重,连续3日,结果表明,从五味子提取的甲素、乙素、丙素及醇乙均能明显提高肝微粒体细胞色素P450、NADPH一细胞色素P450还原酶、氨基比林脱甲基酶及苯并芘羟化酶活性,微粒体蛋白亦明显增加。电镜观察发现经上述化合物处理,大鼠的肝细胞滑面内质网显著增生,而生化的和超微结构的观察结果一致,支持五味子所含的某些成分能增强肝脏药物代谢酶活性的观点及诱导肝脏细胞色素P450的生物学效果是增强肝脏的解毒功能的看法。
2.2.8.五味子成份对药物代谢Ⅱ相酶及雌二醇代谢的影响:外源性物质如药物及内源性物质如性激素,大多数在体内先经肝脏药物代谢Ⅰ相酶细胞色素P450(CytochromeP450)氧化,还原及水解后,生成低毒或无毒性代谢产物,然后再经药物代谢Ⅱ相酶如尿苷葡萄糖醛酸基转移酶(UDP-Glucuronosyltransferase,UDPG-T)和谷胱甘肽-s-转移酶(Glutathione-s-transferase,GSH-S-T)的催化,分别与葡萄醛酸和谷胱甘肽相结合,形成水溶性复合物,随尿或胆汁排出体外,这是机体重要的解毒过程、五味子乙素和五味子酚能提高大鼠肝胞浆液中GH-S-T的活性,但是对微粒体UDPG-T代谢4-NP的活性无明显影响。临床和动物实际均证明、五味子能使异常升高的SGPT活性迅速降低,但对其降低作用机制的看法尚不一致。有人认为,五味子降SGPT作用的机制有下列几种可能性:对SG-PT的直接灭活;降低肝细胞膜对谷丙酶的漏出;加速SGPT的消除;减少肝细胞的坏死或损伤,直接抑制肝细胞内谷丙酶的活性或抑制肝细胞内谷丙酶的合成;其它机制。上述第1和第3种可能性已经排除,因为五味子及其某些成份如乙素并不直接灭活血清和肝匀浆中谷丙酶活性,亦不加速血清中外源性高谷丙酶活性的消失,五味子中凡能降低SG-PT的有效成分(乙素、丙素、醇乙、醇甲、酯甲、酯乙、酯丙、酯丁)均能明显降低动物肝内谷丙酶活性,而对谷草转氨酶(GOT)、乳酸脱氢酶及醛缩酶活性则无影响。从酯甲而言,在使肝谷丙酶活性明显降低时,其他组织如心脏和肾脏内谷内酶活性并无明显变化。将大鼠肝谷丙酶蛋白提纯,用免疫方法证明酯甲对肝谷丙酶蛋白量无明显影响,而谷丙酶比活性却明显降低。14C-亮氨酸掺入肝谷丙酶蛋白的实验表明:酯甲组酶蛋白中氨基酸的掺入率似乎略有增加,说明酯甲对肝谷丙酶的合成并无抑制作用。故认为:酯甲降SGPT的机制与抑制肝谷内酶活力有关。通过电刺激家突迷走神经引起肝谷丙酶释放增加的方法,观察到五味子粉剂饲喂家兔后,对上述谷内酶释放有明显抑制作用,对GOT释放则无作用。同时观察到肝脏谷丙酶活性明显降低。推测五味子可能是一种肝脏谷丙酶的可逆性抑制剂。但若五味子其降低SGPT作用是继发于对肝谷丙酶活性的抑制,那么则难以解释五味子仁醇提取物为何只对某些化学毒物引起的SGPT升高,而对强的松龙诱导所致的SGPT升高却无影响。另有作者认为,五味子的降酶机制是由于对肝细胞的保护作用。不能单纯用抑制肝细胞病变或增强其修复来解释,还应考虑五味子对肝细胞膜通透性等机能性影响。总之,对五味子降SGPT的机制作了一些研究,但对此还没有清楚地阐明,尚需进一步探讨。
关于四氯化碳损伤肝脏的机理目前亦有两种假说。有人认为四氯化碳在肝细胞内被细胞色素P450(以下简称P450)代谢激活后产生三氯甲基(+CCl3),它能引起内质网膜脂质的过氧化,使磷脂分子裂解,导致膜结构和功能的破坏。另有人强调,三氯甲基自由基与内质网膜的大分子如磷脂或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