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金银花之争致花农损失惨重 官员质疑命名依据

08-05  2090  来源:网络 

金银花,花先是白色,两三天后变成黄色,此种白黄花共存,恰似黄金白银,所以才叫金银花。

《中国药典》(2015版)近日召开发布会,将山银花列入金银花仍是无望。事实上,南北金银花之争的背后,并非一个名称,而是药典中涉有金银花的480多个处方。金银花与山银花的一字之差,就可让山银花止步于这480多个处方之外。

去年,是“两花之争”的第9年,因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而发酵,引发舆论关注。一年后,华西都市报记者探访南方金银花主产区的隆回县,不仅南方金银花产业倍受打击,而且五六万亩金银花被荒废,采摘南方金银花,已不够花农的种植成本,而药企将处方中的金银花变更山银花,仍需充足的科学依据,并非申请即可批复。

南北金银花之争,各方均已伤痕累累。陆群担心,南方金银花历来是呼吸系统流行病的药用原料,在非典和禽流感等治疗中屡有功勋,南北金银花之争导致产业因此被毁。

身份2015年版药典新修订仍未将山银花列入金银花

今年的6月1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药典委就《中国药典》(2015版)召开发布会,2015年版药典也将于12月正式实施。引人关注的南北金银花之争,在此次新修订的药典中,仍未将山银花列入金银花。

也就是说,南方金银花仍被称山银花。金银花南北之争,缘于《中国药典》的修订。此药典是我国记载药品标准、规格的法典,由国家药典委员会主持编纂、颁布实施,既有法定性和规范化。

隆回县特色产业开发办公室党组书记王志勇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1977年版的国家药典里,金银花有四种:忍冬、华南忍冬、红腺忍冬、毛花柱忍冬。其中,仅忍冬产于北方,其余三种产于南方。

而隆回广为种植的是灰毡毛忍冬,兴于2000年左右,本是隆回山林野生,因其花多、产量高,被花农人工培育。王志勇称,灰毡毛忍冬也是金银花的一种,但并未收入国家药典,而是进入湖南省药典,后因地方药典取消,灰毡毛忍冬也就失去了成为金银花的依据,没了“身份证”。2002年,隆回县政府拿出200万元经费,搞科研寻找依据,并申请在2005年新修订《中国药典》时,让灰毡毛忍冬也归入国家药典金银花之列。可是,等到2005年版《中国药典》公布时,不仅灰毡毛忍冬,华南忍冬、红腺忍冬、毛花柱忍冬都未能归入金银花之列,而被称之为山银花,金银花之名给了北方产的忍冬。

2005年药典修订,将各种忍冬拆分为金银花和山银花,这即是金银花南北之争的导火索。

原委金银花“一字之差” 隆回五六万亩金银花被荒废

王志勇回忆,2005年版药典公布时,隆回县政府电脑仅有几台,等他们知道时,灰毡毛忍冬已经成了山银花。此时,非典的余波仍在持续,南方金银花的价格居高,产业发展迅猛,药企仍在大量收购,也没人深究金银花或山银花,一切如旧。

2009年及2010年,金银花在隆回产值均达到10个亿,种植面积最多时21.5万亩,干花每公斤80多元,红极一时。王志勇称,气候的差异,南北金银花品种的不同,产量差异非常大,南方亩产少则四五百斤,北方仅150斤左右。北方金银花年产干花仅数千吨,隆回县灰毡毛忍冬年产干花1.2万吨以上。因此,金银花市场一直被南方掌控。

王志勇称,也就在这时,山东金银花利益集团开始在网上恶意炒作南方金银花,导致南方金银花价格下跌,销售下滑,隆回县才认识到金银花、山银花一字之差的恶果。随着南北金银花之争愈演愈烈,到2013年及2014年时,隆回金银花产值每年仅剩下2个亿,五六万亩金银花被荒废,干花价格跌落至每公斤20多元。

在隆回县小沙江,金银花主产区,可采摘20年的金银花本是当地人的“摇钱树”,可20多元一公斤的干花,就连每公斤30元的成本价都不够,很多农户纷纷荒废金银花树,外出打工。

王志勇称,南方金银花产量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

焦点两花之争为了啥?药典含金银花处方有480多个

金银花用途何在?王志勇介绍,一是用于复方制剂,是药企生产中成药的原料;二是中药饮片,是医生处方中的药材之一;三是用于饮料,如王老吉等;四是制茶,是金银花茶是主要原料;五是动物保健品,用于提高动物免疫力的饲料配制。

其中,用量最大的是复方制剂。在《中国药典》中收载的处方里,含有金银花的处方有480多个,而经国家药品监管部门批准使用山银花的药品仅35个。王志勇称,南方金银花被国家药典委改名山银花后,也就不能进入480多个处方了,只能采用北方金银花,这才是金银花南北之争的核心所在。

影响最明显的是双黄连口服液,其主要成份就是金银花。王志勇称,以前北方金银花产量有限,而且价格高,双黄连口服液产业发展缓慢,正是南方金银花大量种植后,无论产量还是价格,均有了很大改观,双黄连口服液也因此产业化,从1997年起隆回金银花大量供给生产双黄连口服液的药企。

双黄连口服液要用掉南方金银花1/3的产量。隆回县做了一个调查,以前有16个药厂采购隆回金银花,现在只剩下3家。

金银花之争后遗症:

两花之争,南北花农倒霉

去年8月12日,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连发13条微博,公开质疑国家药典委把“南方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

正是陆群的微博,让南北金银花之争在9年后,才被公众所了解。近段时间,陆群一直忙于研读金银花的各种资料及论文。“我虽是非专业出身,关于金银花的论文,现在就可以写上五六篇没问题。”陆群说。陆群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隆回是湖南省纪委的驻点县,他隔壁办公室的同事回来向他抱怨南北金银花的不公,他才得知的此事。

“南北金银花之争,仅一字之差,药企以前采用南方金银花为原料的处方就需变更,将金银花变为山银花,必须投入人力物力时间,证明现在的山银花就是以前的金银花,这就好比证明‘我妈像我妈’。”陆群称,南方金银花历来是呼吸系统流行病的药用原料,并在非典和禽流感等大规模的流行疾病治疗中屡有功勋,他担心两花之争后,南方金银花产业因此被毁。万一我国遭遇大规模呼吸系统流行病,缺乏的金银花从何而来?

药典中两花药理药性一致部分药企采用南北搭配

以2005年和2010年版《中国药典》修订,金银花和山银花的性味与归经、功能与主治的记载完全相同。此也让药典委被外界质疑,既然药理药性一致,以名字、地域区分两者的意义何在?

国家药典委曾作出说明:是不断对种类繁杂的中药材进行正本清源、科学界定。尽管二者在一些功效方面存在着相同性,更应关注其内在化学成分的差异。山银花中含有大量皂苷类成分,如用于生产中药注射剂,则可能存在溶血等安全风险。

陆群对此不解,木犀草苷和绿原酸均是金银花的主要有效成分,北方金银花多含木犀草苷,南方金银花多含绿原酸,而国家药典委以木犀草苷的含量来区分金银花和山银花,而忽视绿原酸,其本身就极不公平。

南方金银花改名山银花后,还闹出很多“不便”。

王志勇称,金银花在南方有上千年的历史,古代南北交通不便,南方不会到北方采购金银花,因此很多古籍药方中的金银花,原本就是南方金银花。

2013年4月,江苏省卫生厅针对H7N9禽流感的防控,下文公布的中药处方中,主要药材就有“银花”。但《中国药典》里是没有银花一说,所谓的银花即是金银花。

王志勇说,据他们了解,江苏及全国多省采用的就是南方的金银花,这也是无奈之举。王志勇称,为了应对金银花和山银花的矛盾,目前市场上,部分药企在采用的金银花时,多是南北金银花混合搭配,并以南方金银花为主,药企如此做有两个原因,一是南方金银花价格便宜,二是为了应付检查。“药企以前用的就是南方金银花,金银花与山银花分开后,药企只能参杂些许北方金银花,以应付检查。”

金银花变更山银花非易事还需充足的科学依据

6月23日,湘鄂黔渝边区县(市、区)政协工作联系会,在国家林业局命名的“中国金银花之乡”隆回县召开。尴尬的是,隆回金银花,已经不叫金银花了,而叫山银花。

联席会议形成的文件称,国家药监部门又没有将原合法使用山银花的有关药厂的金银花配方同步更新,客观上造成一个原本欣欣向荣的国家扶贫主导产业顷刻市场归零,“优势药材资源”成了“政策性假药”,花农“被政策伤了”。呼吁国家药监局、药典委尊重历史,允许古籍处方中金银花产品使用南方金银花作原料,允许南北金银花通用。

那么,药企将药典处方中的金银花变更山银花,难在哪里?

“金银花分类改名容易,可处方变更很难,这个是药,出了事咋办,都很谨慎。”王志勇称,药典委不会接到药企的一纸要求就马上变更。变更需要充足的科学依据,药企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明,需要不少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常常是一种处方的变更,堆积的资料就有半人高。此外,很多药企也不愿提出变更,因为一旦提出变更又短时间变更不了,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担心被药典委关注。

今年1月,包括三九制药、三金制药的7家药企申请将其中成药处方中的金银花变更为山银花,获得了国家药典委同意。华西都市报记者查阅了药典委官网,截止目前,有20多个处方将金银花变更为山银花。

但王志勇称,这些变更的企业,其金银花的用量还不到南方金银花产量的5%。同时,全国金银花产量南方占七成。

记者联系数家曾采购金银花的药企,多数不愿陷入“两花之争”中。

两花之争,谁也不是赢家南北花农都损失惨重

而南北金银花之争,药企经济损失大,国家药典委受到质疑,而最倒霉的还是花农。王志勇闹不明白,他们的金银花为何不能叫金银花了。王志勇称:“在隆回县,8万人靠金银花为生。而在湘、渝、贵、鄂等南方金银花种植区,出产全国70%的金银花,与此有关的人有3600万人,多是贫困地区。”

仅仅数年之内,北方金银花从每公斤200元左右降到80至100元之间,降了一半;南方金银花同样如此,原本每公斤干花50至100元不等,现今在20至30元之间。王志勇曾到山东金银花产地专程考察,“南北花农都损失惨重”。向下,面对入不敷出的花农,他们要劝导花农不要激动;向上,面对高级公务员的药典委,他们要为花农争取利益。

王志勇称,花农的利益他们不得不考虑。“现在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他们希望药典委能够变通一下,允许在双黄连口服液上,两花能够通用。”而陆群,正忙于辞去湖南省纪委的公职,准备继续与国家药典委的抗争,他自称“能当面驳倒药典委”。

对于辞职,陆群说,并非突然,很久前就有这个想法了,他的个性不适合从政,辞职也是迟早的事,金银花事件只是诱因。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