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通用方论第三

02-10  2112  来源:《妇人大全良方》 

产后通用方论第三

《千金》云∶凡产后满百日乃可会合,不尔,至死虚羸,百病滋长,慎之。凡妇人患风气,脐下虚冷,莫不由此早行房故也。凡产后七日内恶血未尽,不可服汤,候脐下块散乃进羊肉汤。有痛甚切者,不在此例。候两、三日消息,可服泽兰丸,比至盈月,丸药尽为佳,不尔,虚损不可平复也。至极消瘦不可救者,服五石泽兰丸补之。服法必七日外,不得早服也。凡妇人因暑月产乳,取凉太多,得风冷,腹中积聚,百病竟起,迄至于死,百方疗不能差,桃仁煎主之,出蓐后服之。妇人纵令无病,每至秋冬须服一、二剂,以至年内常将服之佳。

治妇人产后恶露不尽,胞衣不下,攻冲心胸痞满;或脐腹胀撮痛,及血晕神昏眼黑、口噤,产后瘀血诸疾,并皆治之。

熟干地黄 蒲黄(炒) 当归 干姜(炮) 桂心 芍药 甘草(各四两) 黑豆(炒,去皮,半升)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酒半盏,童子小便半盏,同煎调服。

乌金散治产后十八疾方论。(方与《局方》黑神散同。有人选集为歌诀十八首,言语鄙俚,故不录。)

一曰产后因热病,胎死腹中者何?但服乌金散。二曰产难者何?但服乌金散。三曰产后胞衣不下者何?但服乌金散。四曰产后血晕者何?但服乌金散。五曰产后口干心闷者何?但服乌金散。六曰产后乍寒乍热者何?但服乌金散。七曰产后虚肿者何?但服乌金散兼朱砂丸。

八曰乍见鬼神者何?但服乌金散。九曰产后月内不语者何?但服乌金散。十曰产后腹内疼痛兼泻者何?但服乌金散兼用止泻调气药。十一曰产后遍身疼痛者何?但服乌金散。十二曰产后血崩者何?但服乌金散。十三曰产后血气不通,咳嗽者何?但服乌金散。十四曰产后乍寒乍热、心痛、月候不来者何?但服乌金散。十五曰产后腹胀满、呕逆不定者何?宜服乌金散,次服朱砂丸三、二日,炒生姜,醋汤下七丸。十六曰产后口鼻黑气及鼻衄者何?论同此证,不可治。十七曰产后喉中气喘急者何?论同十,死不治。十八曰产后中风者何?但服乌金散。以上论与郭稽中二十一论问答同,故不详录。

疗万病,妇人产后百病诸气方。

桃仁(一千二百枚,去皮尖及双仁,熬令黄色)

上一味捣令极细,熟,以上等酒一斗五升研三、四遍,如作麦粥法,以极细为佳。纳小长颈瓷瓶中密塞,以面封之。纳汤中煮一复时不停火,亦勿令火猛,使瓶口常出在汤上,勿令没之,熟讫出。温酒服一合,日再服,丈夫亦可服。

疗产后百病,理血气,补虚劳。

泽兰 甘草 当归 川芎(各七分) 附子(炮) 干姜 白术 白芷 桂心 北细辛(各四分) 北防风 人参 牛膝(各五分) 柏子仁 熟地黄 石斛(各六分) 浓朴本芜荑(各二分) 麦门冬(去心,八分)

上二十味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温酒下二十丸。

松烟墨不拘多少,用炭火 通红,以米醋淬之,再 再淬,如此七度。研令极细,用绢罗过。才产了吃醋墨二钱,用童子小便调下。

疗产后一切诸疾。才分娩吃一服尤妙。

当归(心膈烦加半钱) 延胡索(气闷喘急加半钱) 血竭(恶露不快加半钱) 没药(心腹撮痛加半钱)

上为细末,每服各炒半钱,用童子小便一盏煎至六分,通口服。

治产后乳脉行,身体壮热疼痛,头目昏痛,大便涩滞,悉能治之。凉膈、压热、下乳。

人参 白茯苓 甘草(各半两) 苦梗(炒) 川芎 白芷(各一两) 当归(一分) 芍药(三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平钱。水一盏,煎至七分,温服。如烦热甚、大便秘者,加大黄二钱半。

治产后诸疾。

生地黄汁 生姜汁(各一升) 藕汁(半升) 大麻仁(三两,去壳为末)

上和停,以银器内慢火熬成膏,温酒调半匙服。更以北术煎膏半盏入之尤佳。《产宝方》无麻仁,用白蜜。治产后虚惫,盗汗,呕吐。

治新产血气俱伤,五脏暴虚,肢体羸瘦,乏气多汗,才产直至百 日常服。壮气补虚,和养脏气,蠲除余疾,消谷嗜食。

甘草(二两,一方三两) 白术 人参 干姜(各一两)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温米饮下三十丸,空心服。才产了以童子小便打开点服,七日内日三服。《产乳方》云∶此乃大理中丸加甘草两倍耳,然其功比之四味等分大,故不同。盖取甘味以缓其中,而通行经络之功最胜者也。此产妇月内不可阙者,出月不须服矣。古方中有妇人补益之药,如大泽兰丸、小白薇丸、熟干地黄丸、大圣散之类,其药味稍众,而中下之家、村落之地卒何以致?且药肆中少有真者,不若以四顺理中丸易之,较其功比泽兰丸之类主治颇多也。

治产后一切血疾,产难,胎衣不下,危急恶疾垂死者。但灌药得下,无不全活,神验不可言。

当归 五灵脂 川芎 良姜 熟地黄(各一两)

上细锉,以沙合盛,赤石脂,泯缝纸筋,盐泥固济。炭火十斤, 令通赤,去火候冷,取开看成黑糟色,取出细研,却入后药。

百草霜(五两) 硫黄 乳香(各一钱半) 花蕊石 琥珀(各一钱重)

上五味并细研,与前五味再研,如法修制、和匀;以米醋煮面糊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炭火烧令通赤,投于生姜自然汁,与童子小便入酒,漉出控干研细,只用此酒调下。

茂恂,熙宁初从事濮上幕府,郡之蓐医胡者为余言,数政之前,有朱汴水部施黑龙丹,凡产后诸病危甚垂死者无不愈,郡中及村落人赖以全活者甚众。汴受代归,妇人数千号泣遮道送行,尚有一、二粒未之施也。先人自三峰谪官淮阳,家嫂马氏蓐中大病,医者康从变投丹立愈,访之乃得于汴也。且言每鬻一粒,辄受千钱,必其获浓利,不欲求之。后起守汝海,从变饯别一驿,临行出此方为献,每以救人,无不验者。卢道原侍郎再帅泾原,时姨母妊娠,至临潼就蓐。后数日,有盗夜入其室,惊怖成疾,众医不能治。乃以 弟尝遗此药,服之遂安。家人金华君在秦生文度,数日苦头痛,未止又心痛。痛发两股,上下走注,疾热甚恶。昏躁烦愦,目视灯如金色,勺饮不下,服药甚众无效。 弟曰∶黑龙丹可服。初以半粒投之即能饮粥,而他药入辄吐出不受。觉痛稍缓又投半粒,又得安眠。自中夜服药至五鼓,下恶物数升,头痛顿减;又至食时复下数升,涣然醒愈。盖败血所致,其效如此。建中靖国元年五月二十日,郭茂恂记。

仲氏嫂金华君,在秦产七日而不食,始言头痛。头痛而心痛作,既而目睛痛如割,如是者更作更止,相去才瞬息间。每头痛甚欲取大石压,食久渐定。心痛作则以十指抓壁,血流掌;痛定,目复痛,又以两手自剜取之,如是者十日不已。国医二、三辈,郡官中有善医者亦数人,相顾无以为计。且言其药犯芎,可以愈头痛;犯姜黄,可以治心痛。率皆悠悠不根之言,竟不知病本所起。张益困顿,医益术殚。余度疾势危矣,非神丹不可愈。方治药而张召余。夫妇付以诸子,与仲氏别惨,恒不复言。余 目戒张曰∶弟安心养疾。亟出召伯氏曰∶事急矣,进此丹可乎?仲氏尚迟迟以两旬不食,恐不胜任。黄昏进半粒,疾少间;中夜再服药下,瞑目寝如平昔;平旦一行三升许,如蝗虫子,三疾减半;巳刻又行如前,则顿愈矣。遣荆钗辈视之,奄殆无气。午后体方凉、气方属,乃微言索饮,自此遂平复。大抵产者,以去败恶为先,血滞不快乃至是尔。后生夫妇不习此理,老媪、庸医不能中病,所以疾苦之人,十死八九。大数虽定,岂得无夭?不遇良医,终抱遗恨!今以施人,俾终天年,非祈于报者,所冀救疾苦、养性命尔。崇宁元年五月五日,郭 序。

疗产后气血俱虚,慎无大补,恐增客热,别致他病。常令恶露快利为佳。当归散。

当归 芍药 川芎 黄芩(各一两) 白术(半两)

上为细末,温童子小便或酒调下二钱。(出《指迷方》,又出《伤寒括要》。)

周 传授济急方四道∶ 尝见人传《经效》诸方,自曾修合,实有大功,遂编于卷末,普用传授,以济急难。

治产后血晕、血气及滞血不散,便成症瘕,兼泻,面色黄肿,呕吐恶心,头痛目眩,口吐清水,四肢萎弱,五脏虚怯,常日睡多,吃食减少,渐觉羸瘦,年久变为劳疾。如此所患,偏宜服胜金丸。

泽兰叶(四两) 芍药 芜荑仁 甘草 当归 芎 (各六分) 干姜 桂心(各三分半) 石膏 桔梗 细辛 浓朴 吴茱萸 柏子仁 防风 乌头(炮) 白薇 枳壳 南椒石颔 蒲黄 石斛 茯苓(各三分) 白术 白芷 人参 青木香 本(各一分)

上拣择上等州土,如法修制,为末,炼蜜丸如弹子大。有所患,热酒研一丸,入口便愈。大忌腥腻、热面、豉汁、生葱、冷水、果子等。若死胎不下,胎衣在腹,并以炒盐酒研服,未效再服。

治产后诸疾。圣散子,方与《局方》大圣泽兰散同,但无地黄、阿胶、桔梗,故不录。

神效产后一切疾。黑散子。

鲤鱼皮(三两,烧灰) 芍药 蒲黄(各二两) 当归 没药 桂心 好墨 卷柏 青木香 麝香(各一两) 丈夫发灰 铛墨(各半两)

上为细末。以新瓷器盛,密封勿令走气,每产后以好酒调下一钱匕。如血晕冲心,下血不尽,脐下搅刺疼痛不可忍,块血症疾甚者,日加两服,不拘时候。忌冷物、果子、粘食。

保生丸方与《局方》同。却无麻仁,有川椒,故不复录。

治产后虚中有积,结成诸疾。

黑附子 桂心 白姜(各半两) 巴豆(一钱,醋浸、煮去皮,研)

上为细末,入巴豆研停,醋煮,面糊丸如麻子大。每服三丸至五丸,冷茶下服之。取泻为度。

才产,服此荡尽儿枕,除百病。

当归 人参 木香 黄 川芎 甘草 茯苓 芍药 桂心 知母 大黄(炒) 草豆蔻白术 诃子 良姜 青皮 熟地黄(少许) 附子重(半两一个)

上除地黄、附子外,各等分,焙干。生姜一斤,研取自然汁于碗中,停留食久,倾去清汁,取下面粉脚,摊在 叶上,入焙笼焙干,捣、罗为末。才产后,用药三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个,煎至七分,热服。服后产母自然睡着,半日以来,睡觉再服,全除腹痛。每日只三服,至九日不可服,肚中冷也。

治产后百病。未产一月先酿,产讫可服。

地黄汁 好曲 好净秫米(各二升)

上先以地黄汁 渍曲令发,准家法酿之,至熟,封七日,取清者服。常令酒气相接,勿令绝。忌蒜、生冷、 滑、鸡、猪肉、一切毒物。妇人皆可服之,但夏三个月不可合,春秋宜合。以地黄汁并滓,内米中饮,合用之。若作一硕,十硕准此,一升为率。先服当归汤,后服此妙。

治产后腹痛,眼见黑花。或发狂如见鬼状;或胎衣不下,失音不语,心胸胀满,水谷不化,口干烦渴,寒热往来,口内生疮,咽喉肿痛,心中忪悸,夜不得睡。产后中风,角弓反张,面赤,牙关紧急;或崩中如豚肝,脐腹 痛,烦躁恍惚,四肢肿满;及受胎不稳,唇口、指甲青黑。(一方地黄减半,当归一两,延胡索、琥珀各一两,名琥珀地黄丸,治状同。)

生地黄(研,取汁留滓) 生姜(各二斤,研,取汁留滓) 蒲黄 当归(各四两)

上于银石器内,用慢火取地黄汁炒生姜滓,以生姜汁炒地黄滓,各令干。四味同焙干为细末,醋煮面糊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食前用当归酒化下神妙。

治产后一切危困之疾。

琥珀 朱砂 麝香 香墨(醋炙) 白僵蚕 当归(各一分) 鲤鱼鳞(炒焦) 桂心 百草霜 白附子 梁上尘(炒令烟出,筛、过称,各半两)

上为细末,炒生姜,热酒调下二钱。产后一切病,服之奇效。

治产后诸疾,如产卧毕,切须用童子小便调黑神散数服,除百病。如无小便用白汤亦可。

或产劳力过度,或下血颇多,或微热,恶露来迟。

马尾大当归(洗,一两半)

上在未产前修制为末,如遇产有疾、无疾,若产了,但用童子小便调服,令产妇月后并无他证,果有神效。

疗产后虽甚通利,唯觉心腹满闷,胁胀咳嗽,不能食,大便不通,眼涩,行坐心腹时痛。(许仁则秘方三道)

白术 当归 桑白皮 大黄(各三两) 细辛 桂心(各二两) 生姜(四两)

上 咀,用水二升,煎取一升,分为三服。如人行七、八里久,再服此汤当得利,利又不宜过多。所利者,为不获已而微利之,其不然,未合令利。既初产后觉身皆虚,尚藉药食补之,岂宜取利?此缘病热既要不利,苟以当涂服汤得通,气息安帖。利既未止,即便须急取三匙醋饭吃即止。止后但须适寒温,将息后取瘥复。饭食之节,量其所宜,如利不减,宜根据后方服之。(产后不宜轻易便投大黄,如不得已,后人更斟酌强弱而用之,方得稳当。)

当归(十分) 白术(八分) 甘草(七分) 细辛(四分) 桂心 人参 生姜(各三分) 桑白皮(六分)

上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温酒下三十丸。

产后血气不通,当时不甚觉,如在产出血少,皆成症结。心便疼硬,乍寒乍热,饮食不进,不生肌肉,心腹有时刺痛,口干粘,手足沉重。有此状者,宜此药。

当归 芍药 甘草 牛膝 鬼箭羽 人参(各五分) 牡丹皮 虎杖 白术(各六分) 大黄(八分) 干地黄(七分) 朴硝(十分) 乌梅肉(炒) 白薇 桂心(各四分) 水蛭(炒) 蒲黄(各三分) 虻虫(十四枚,制)

上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酒下二十丸,日两服。《外台》有赤石脂十分。

(许公在西京,为女秘妙,不传此方于人。后仁则女婿寻得,根据状相传,万不失一。余散归本门)

(陈无择)

世传产书甚多,《千金》、《外台》、会王《产宝》,马氏、王氏、崔氏皆有产书。巢安世有《卫生宝集》、《子母秘录》等。备则备矣,但仓猝之间,未易历试。惟李师圣序郭稽中《产科经验保庆集》二十一篇,凡十八方,用之颇效。但其间序论未为至当,始用料理,简辨于诸方之下,以备识之者,非敢好辩也。(愚详产后要病,无出于郭稽中二十一论、一十八方,有益于世多矣。余家三世用之,未有不效。虽陈无择所评或者或否,亦不可不详而究之。且如产后眩晕以牡丹散,然其中有大黄、芒硝,况新产后气血大虚,岂宜轻服?又云去血过多而晕者,或有之;若言痰晕者,十无一、二。又如产后热闷,气上转为香港脚,不应用小续命汤。仆以《百问》中方加减而用之,此活法也。故孟子云∶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此之谓也)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