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黄

12-22  1694  来源:中国中药数据库 

别名
石硫黄、石流黄、流黄、石留黄、昆仑黄、黄牙、黄英、烦硫、石亭脂、九灵黄童、山石住、黄硇砂、将军、白硫黄、天生黄、硫黄花、硫黄粉
汉语拼音
liu huang
英文名
药材基原
为自然元素类硫黄族矿物自然硫,主要用含硫物质或含硫矿物经炼制升华的结晶体。
资源分布
台湾省的自然硫及山西、新疆、山东、江苏、湖南、四川、贵州等地的有药用史,以上各省及甘肃、青海、内蒙古、陕西、河南、湖北、安徽、广西、广东、西藏等省区都有制品硫产销。
采收和储藏
采挖得自然硫后,加热熔化,除去杂质,或用含硫矿经加工制得。
药用部位
炮制方法
1.1.硫黄《圣惠方》:“细研,水飞过。” 1.2.《博济方》:“以柳木槌研三二日。” 1.3.《孙尚药方》:“(用)牛角研令极细。” 1.4.《普济方》:“去沙石,细研如飞尘。”“打碎。”现行,取原药材,除去杂质,捣成小块。生品有毒,多外用,以解毒杀虫,治癣为主。 2.制硫黄: 2.1.豆腐制《医学纲目》:“入豆腐中煮三五沸。”《本经逢原》:“入豆腐中煮七次。”现行,先将豆腐切成片,铺一层于锅内,再铺上一层净硫黄块,如此层层铺好,加清水没过药材,用文火加热煮至豆腐显黑绿色时,取出,除去豆腐,漂净,阴干。每硫黄100kg,用豆腐200kg。制后降低毒性,以助阳益火为主。 2.2.萝卜制:取净硫黄与萝卜共煮至萝卜烂时,取出,晒干。每硫黄100kg,用萝卜40kg。 2.3.猪大肠制《医方集解》:“石硫黄一斤,猪大肠二尺,将硫黄为末,实猪大肠中,烂煮三时,取出去皮。”现行,取硫黄灌入猪肠内,煮后晾干,或将硫黄放入生猪肠内,两端扎紧,放热汤中煮3小时,反复3次,每次均另换猪肠。 据报道,硫黄的毒性成分主要为As2O3。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升华硫”项下砷盐检查方法测定As2O3含量,未经炮制过的为29.80×l0(-6),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规定量的23.8倍。用溴-四氯化碳-硝酸湿法消解硫黄,二乙氨基二硫代甲酸银比色法,测定5种制硫黄中的砷含量。结果表明,炮制可降低硫黄中的捣As2O3含量,并以豆腐炮制品最为显著。说明豆腐制硫黄能降低其毒性。实验证明,硫黄和豆腐以l:1.5的比例进行炮制,制品含硫量可达到98%以上,含砷量低于或等于1μg/ml,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关于砷盐限量的规定。 饮片性状:硫黄参见"药材鉴别"项。制硫黄形如硫黄,黄褐色或黄绿色,臭气不明显。 贮干燥容器内,置干燥处,防火。
剂型
药理作用
1.溶解角质、杀疥虫、杀菌、杀真菌的作用:局部外用,在体温状态下,硫与皮肤接触,产生硫化氢;或与微生物或上皮细胞作用,氧化成五硫黄酸(pentathionic acid),从而有溶解角质、软化皮肤、杀灭疥虫等皮肤寄生虫及灭菌、杀真菌等作用。
2.缓泻作用:内服后一部分在肠内可形成硫化氢,刺激肠壁增加蠕动,而起缓泻作用。硫化氢在体内产生极慢,故致泻作用不强,且与用量大小无关。若肠内容物中脂肪性物质较多时,易产生大量的硫化氢。
3.消炎、镇咳、祛痰作用:适当剂量对动物实验性炎症有治疗作用,能使各级支气管慢性炎症细胞浸润减轻,并使支气管粘膜杯状细胞数有不同程度减少,还能促进支气管分泌增加。
4.其他作用:对氯丙嗪及硫喷妥钠的中枢抑制作用,有明显增强作用。
5.毒性:未经炮制的天然硫黄含砷量较多,不宜内服,内服需用炮制过的硫黄,且不宜过量或久服,以免引起砷中毒。升华硫西黄耆胶混悬液给小鼠灌胃的半数致死量为0.266g/kg,中毒表现为拒食、肝肿大。服用过量硫黄,在肠内生成大量硫化氢及硫化物,被吸收入血液后,能使血红蛋白转变为硫化血红蛋白,引起组织缺氧,中枢神经对缺氧最敏感,可致中枢麻痹而死亡。
药物配伍
1.1.用于肾阳不足,命门火衰所致阳痿、遗精、尿频、带下、腰膝冷弱疼痛、寒喘,或心腹冷痛。硫黄味酸性热,为纯阳之剂,内服有补命火,壮阳道,固真气,逐寒冷,坚筋骨之功,故可用治上述火衰痼冷诸证。临床多制成丸剂和或散剂,单味即效,如《局方》之金液丹《本事方》之还阳散、扁鹊之玉壶丸等;但更多配伍应用。如治疗阳痿、遗精、尿频、腰膝冷痛等,常与鹿茸、补骨脂或附子等温肾助阳壮筋骨之品配伍;治疗阳虚寒盛之心腹冷痛,疝气腹痛,多配伍丁香、胡椒等以温阳散寒止痛。《局方》之黑锡丹,则以硫黄和镇逆之黑锡为主,并配伍温肾祛寒之附子、肉桂等,用于真阳不足,下元虚冷,阳气不固,阴气冲逆之寒喘证。 1.2.用于下元虚冷,脾胃虚寒之泄利或便秘。硫黄性热而不燥,内服既可补火助阳散寒,又有温脾疏利大肠之功,故临床上无论是命门火衰,火不暖土之久泻,还是脾肾虚寒、温运无权,传导失司之冷秘,皆可用之。如《方脉正宗》治疗虚寒久泻,以本品配人参、白术、补骨脂、丁香等补火暖土、健脾止泻;《局方》治疗老人虚冷便秘之半硫丸,则用硫黄与消痞散结之半夏配伍以温通开秘。 1.3.用于疥疮、顽癣、湿毒疮、阴疽恶疮。硫黄外用有较强的解毒杀虫止痒功效,是治疗疥癣、湿疮篷痒等皮肤病的常用药,可单用或配伍其他杀虫、止痒、祛湿、收敛等药协同应用。治疥疮,硫黄配油胡桃及水银少许,如《医宗金鉴》臭灵丹;治顽癣,以本品与风化石灰、铅丹、腻粉同研用,如《圣济总录》如圣散;治疗阴部湿疮瘙痒,可单用硫黄粉外敷,亦可与蛇床子、明矾同用,以增祛湿、止痒之效。本品同养麦粉制成粉剂,可用于阳虚寒凝之阴疽冷瘘,乃取其助阳逐寒攻毒之功。 2.1.论硫黄的配伍应用: 2.1.1.王好古:“硫黄如大白丹佐以硝石,来复丹用硝石之类,至阳佐以至阴,与仲景白通汤佐以人溺、猪胆汁大意相同,所以去格拒之寒,兼有伏阳,不得不尔,如无伏阳,只是阴证,更不必以阴药佐之也。”(《汤液本草》) 2.1.2.陈士铎:“惟大热,用之不得其宜,亦必祸生不测,必须制伏始佳,须用寒水石制之大妙。寒水制硫黄",非制其热,制其毒也。去毒则硫黄性纯,但有功而无过,可用之而得宜也。”(《本草新编》) 2.2.论硫黄之宜忌: 2.2.1. 寇宗奭:“石硫黄,今人用治下元虚冷,元气将绝,久患寒泄,脾胃虚弱,垂命欲尽,服之无不效。中病当便已,不可尽剂,世人盖知用而为福,不知用久为祸。此物损益兼行,若俱弃而不用,当仓卒之间,又可阙乎?或更以法制,拒火而又常服者,是亦弗思也。”(《本草衍义》) 2.2.2.严洁:“人生一身,阳常有余,阴常不足,每见虚热者,补阴之剂,投之半载一年,未即有效,遂以滋阴为无济、不若补阳以生阴。且云怯病内必有虫,以食其髓,惟硫黄下补命门,兼可杀虫,因之日服寸匕,以期速效。讵知阳火日盛,阴水益燥,速之使毙,而莫之知也。且果系虚寒,亦应补气以回阳,乃用此酷烈之药,而毒之死何哉!” 2.2.3.王剑宾:“石硫黄性昧酸温,《本经》主治妇人阴蚀疽痔,以阴蚀疽痔均为湿病,酸能收涩而温能散寒逐湿也。湿散则阴蚀可除而疽痔可愈矣。湿阻则化毒而为恶血,收涩可以制血,温散可以行血,故能治恶血。筋骨不坚、由于湿阻而气滞,收涩可以利气,散寒可以逐湿,故能坚筋骨。头秃为虫病,石硫黄能杀虫,故可治头秃。《别录》疗心腹积聚邪气,冷癖在肋,咳逆上气,;脚冷疼弱无力及鼻衄,寒湿阻滞则心腹积聚,酸以收涩,温以散寒,寒湿去则积聚散矣。湿阻则气不和而为邪气,寒阻则湿不化而为冷癖,故散湿逐寒可以除在胁之冷癖邪气也。气中挟湿则咳逆,气阻而不能下达则上气,收涩可以利气,温中可以散湿,湿去而气和则咳止矣。湿阻而不下达则脚冷,湿化为热则疼,气阻则无力,故收涩散寒可以治脚冷疼弱无力。血为寒湿阻滞于上,化热则成鼻衄、故收湿散寒可以通阻而止鼻衄。”(《国药诠证》) 3.此外,可用于蛲虫病,单以硫黄粉扑于肛门及周围;治疗酒齄鼻,与轻粉、杏仁共研调涂。 3.1.徐之才《药对》:“曾青为之使。”(引自《纲目》) 3.2.《得宜本草》:“得半夏,治久年哮喘;得艾叶,治阴毒伤寒;得乌鰂、五味,傅妇人阴脱。” 3.3.《得配本草》:“得枯矾,治气虚暴泻;配雄黄为末,绵裹,塞耳卒聋闭;配滑石,治伤暑吐泻。”
药性
酸;热;有毒
归经
肾;脾;肝;大肠经
功效
补火壮阳;温脾通便;杀虫止痒
主治
阳痿;遗精;尿频;带下;寒喘;心腹冷痛;久泻久痢;便秘;疥疮;顽癣;秃疮;天疱疮;湿毒疮;阴蚀;阴疽;恶疮
用法用量
内服:入丸、散,1.5-3g。外用:适量,研末撒;或油调敷;或烧烟熏。
用药禁忌
本品有毒,内服宜用制品,不宜多服、久服。阴虚火旺患者及孕妇禁用。 1.徐之才《药对》:“畏细辛、飞廉、朴消、铁、醋。”(引自《纲目》) 2.《本草衍义》:“中病当便已,不可尽剂。” 3.《本经逢原》:“久服伤阴,大肠受伤,多致便血。”“热邪亢盛者禁用。”“湿热痿痹,良非所宜。” 4.《得配本草》:“忌禽兽血。”“阴虚者禁用。” 5.《本草用法研究》:“阴虚有火者勿用。”“外疮红肿者、有内热便闭者禁。”
不良反应及治疗
出处
《中华本草》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