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寒温统一:有利于中医药发展

10-05  209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寒温之争由来已久,寒温之分利少弊多,寒温统一势在必行。

寒温之争,促进了外感病学的发展

1。开辟了百家争鸣、全面发展的新局面

东汉张仲景根据《内经》等基本理论,创立了六经分病辨证论治体系,奠定了外感病学的基础。在宋代以前,对于外感病的治疗,皆效法仲景而用伤寒之方。到金元时期,刘完素首先提出了“热病只能作热治,不能从寒医”的观点,寒温之争便从此拉开了序幕。伤寒学派拘于《内经》“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与《难经》“伤寒有五”的说法,认为伤寒是一切外感病的总称,“温热之病本隶属于《伤寒论》之中,而温热之方,并不在伤寒论外”,将创新论、立新法、拟新方,努力完善外感病辨证施治理论的医家,说成是“标新立异,数典忘祖”,把他们的观点说成是“未达其义”的“俗学”。而温病学派则认为,伤寒与温病是外感病的两大类别,病因病机不同,概念不可混淆,治疗应严格区分。指出:《伤寒论》虽然是阐述多种外感病辨证论治的专著,但就全书的内容而言,毕竟是“详于寒,略于温”,远不能概括所有温病的证治,主张温病必须跳出伤寒圈子,创立新论以羽翼伤寒。寒温之争,打破了宋之前方不离伤寒、法必遵仲景的旧观念,开辟了百家争鸣、全面发展的新局面。

2。完善了外感病的病因学说体系

《内经》首先提出了外感病的病因学说,在之后的发展过程中,张仲景偏重于风寒之邪为患,且易伤阳的论述,而温病学家则侧重于温热之邪为病,且易伤阴的阐发。寒温之争,进一步明确了风寒之邪、风热之邪、暑热之邪、湿热之邪、寒湿之邪、燥热之邪、火热之邪、疫疠之邪等各种病邪的性质、致病特点,最终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外感病病因学说体系。

3。丰富了外感病的辨证施治内容

继金代刘完素开始应用辛凉解表、清热养阴的治疗大法,创通圣、双解等方之后,王安道也认为,伤寒与温病是由不同致病邪气所引发的两类不同性质的外感病,强调“温病不得混称伤寒”。明代吴又可通过长期观察和深入研究,不仅掌握了疫疠为病的特点,而且总结出一套比较成熟的治疗方法。特别是清代叶天士对卫气营血、辨舌、验齿、辨斑疹等的详细论述;吴鞠通对三焦辨证以及银翘散、桑菊饮等一系列有效良方的广泛应用,既弥补了六经分病辨证的不足,又极大地丰富了外感病的证治方药等内容。总之,寒温之争,促进了外感病学的发展。

寒温之分,阻碍了外感病学的发展

1。不能全面、客观地阐释外邪的致病特点,以及外感病发生发展变化的规律性、特殊性与复杂性

导致外感病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是外邪。外邪虽可单独为患,但多数情况下,是以兼夹的形式侵袭人体,这种兼夹形式,除表现在阴浊或阳热之邪的同类相求而混杂外,还表现在性质完全不同邪气的相互杂合。其中,若阳热之邪、或阳热与阴浊之邪相杂而以阳热之邪为主所致者,易伤人体的阴液而显火热之象;若阴浊之邪、或阴浊与阳热之邪相杂而以阴浊之邪为主所致者,易伤人体的阳气而显寒湿之象。此外,外邪侵犯人体后,在一定条件下,又具有可互相转化的特点,如阳盛之体,虽阴浊之邪为患,也易化热、化燥,阴盛之体,虽阳热之邪为患,也易化寒、生湿;热证过用寒凉之品,也易伤阳而生寒,寒证过用温燥之品,也易伤阴而生热;实证攻伐太过,也易损阴、伤阳而致虚,虚证滋补太过,也易增壅、添郁而致实等。但外感病学的一分为二,既不能全面、客观地阐释外邪的致病特点,也不能全面、系统地阐释外感病发生发展变化的规律性、特殊性与复杂性。

2。寒使部分内容出现过多不必要的重复或互有残缺

寒温分离,一方面,使热盛阳明等内容出现过多不必要的重复,另一方面,又使上千年积累下来的许多治疗外感病的有效良方,或因片面强调仲景学说的系统性与完整性而不能入围,或因其所治病证中杂有寒邪而只能作为温病的一种陪衬,或既不能进入伤寒、也难融入温病而不得不长期徘徊在外感病之外。

3。使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得不到解决

(1)关于伤寒:《伤寒论》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理法方药比较全面、理论联系实际的古典医籍,它以用药精甚、组方严谨、临床实用而受到历代医家的普遍重视与推崇。但书中一些不尽完善之处,也引发了许多争议。如太阳病篇的过于庞杂、无所不包;太阴病篇的丢三落四、残缺不全;部分条文的错简脱失等。

(2)关于温病:温病学是外感病学的另一分支,它以学科开放、博采众长、实用性强而受到越来越广泛的重视,同样,也因辨证施治原则不够完善,对部分内容的处理难免牵强。如邪犯少阳与邪犯膜原,被认为是半表半里证,但在温病中,则将其列为气分证,使学者概念不清,教者莫衷一是。此外,下焦属肝肾,不仅严重脱离了肝与胃肠胆脾同居中焦的实际,还冲击着脉诊中“关”候“肝脾”,以及肝居胁下,其经脉络胆等理论基础;为了满足病在下焦属肝肾阴虚的需要,还将本属下焦的膀胱病证,也被人为的排除在温病学之外等。

4。使外感病的诊断失去了统一的标准

寒温分离,因所用辨证方法不同,相同的病证可作出不同的诊断结果。如同是邪热壅肺证,若按六经辨证,可诊为太阳病变证,若按三焦辨证,可诊为手太阴病证;如同是半表半里证,若按六经辨证,可诊为少阳病,若按卫气营血、三焦辨证,可诊为气分证;如同是邪气入里的咽痛,若按六经辨证,可诊为少阴病,若按卫气营血、三焦辨证,可诊为上焦气分证等。这不仅使初学者困惑不解,也让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医生无所适从。

5。既影响了外感病学的自身发展,又冲击着中医学的理论根基,给中医事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

寒温分离,不仅严重影响了外感病学的自身发展,还冲击着中医学的理论根基,使比较全面、系统、严密的中医理论,在伤寒与温病中,经常处于互相矛盾、难圆其说的尴尬境地,给学习中医、传播中医、发展中医,带来诸多困难与困惑。此外,由于《伤寒论》与《温病学》自身存在的片面性、局限性、随意性和不确定性,还加大了学生对中医理论的怀疑,动摇了学生的专业思想基础,挫伤了学生的学习兴趣,给中医事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总之,寒温之分,阻碍了外感病学的发展。

寒温统一,有利于外感病学全面、系统地发展

首先,寒温统一,能消除门户之见,解决一些长期困扰中医学的理论难题,避免过多不必要的重复,纠正某些过于牵强、脱离实际、将错就错的观点,还原外感病学的本来面目。

其次,寒温统一,有利于全面、客观地理解外邪的致病特点,有利于全面、系统地阐释外感病发生发展变化的规律性、特殊性与复杂性,有利于辨证施治方法的系统化与规范化。

总之,结束寒温分离对中医事业发展产生的不利影响,实现伤寒与温病的合二为一,建立一个统一、完整、开放的外感病学体系,不仅能为其自身的进一步充实、完善提供更为广阔和自由的空间,也有利于外感病学全面、系统地发展。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