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七、腹胀便秘(巨大结肠)

02-11  2342  来源:《疑难病治验》 

内科七、腹胀便秘(巨大结肠)

患者杨××,男,年26岁,汉族,内蒙古自治区集宁市。铁路电务局职工,1960年10月4日入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号:8998。应西医外科邀请会诊。

【主诉】阵发性腹痛,便秘、恶心已四年多,每七天大便一次。

【病史】患者于1956年3月,突然左下腹剧痛,胀满,排便、排气消失,继则呕吐,症状逐渐加重,遂住太原铁路医院二剖腹探视,发现乙状结肠扭转而未坏死,且乙状结肠粗大,蠕动弱。诊断为巨大结肠证。行整复术后身体情况良好。病理组织诊断;分化良好,大肠粘膜下层平滑肌组织稍有增生。

【治疗经过】1957年因粘连性肠梗阻又行手术,发现小肠扭曲,乙状结肠仍粗大。只行梗阻缓解术,手术后恢复良好。以后胃病复发时,曾有腹部肠鸣音亢进,排气少,便秘(每七、八天一次),非服泻药不下。左侧腹部局限性膨隆,有时可向心窝部移动,持续时间不久,调整体位可缓解。每春规律性地肠梗阻一次,保守疗法可得缓解。经过北京、集宁、包头、呼市等地外科医生检查,一致认为非切除不可,别无他法。患者不同意(因已两次手术),要求中医会诊。

【现在症状及治疗】体质虚弱,面容憔悴,神疲气怯。左侧腹部呈局限性膨隆,便秘(每七、八天一次),排便无力,便量多而质不硬,腹胀矢气少,小腹下坠而有便意,纳少口淡,小便清白短数,舌质淡,苔清白,脉沉细而迟。此为脾胃虚弱、元气下陷、命门火衰所致,当温肾健脾,大补元气,自拟巨肠复正汤治之。

炙黄芪60克、党参30克、(高丽参更好,量可减为10克)、白术30克、升麻10克、炙甘草15克、枳壳25克、附子6克、,干姜,9克、大枣4枚去核,水煎服,每日一剂,随证加减,共治疗三个多月,症状渐减,日便一次,腹胀已除、食欲增进。钡剂灌肠透视:乙状结肠长自髂嵴水平以下;乙状结肠管腔变窄,已接近正常宽度。继服前方以巩固疗效,一直随访到1969年,亦无复发。

【分析】巨大结肠症,是现代医学病名。祖国医学虽没,有这个病名,但在症状的描写和治疗法则上,确有与之类似豹证候。《。灵枢?杂病篇》云:“腹满,大便不利,腹大亦上走胸嗌,喘息喝喝然,取足少阴(肾),腹满食不化,腹响响然,不能大便,取之太阴(脾)"。说明腹满,大便不畅,不责之于肾(足少阴),便责之于脾(足太阴)。《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并治篇》说:“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寒,上冲皮起,出现有头足上下,痛而不可触近,大建中汤主之。”陆渊雷云:“上冲皮起,出现有头足上下者,肠蠕动过剧,可以望而知也。”这些记载虽不能就认为是巨结肠病,但便不利,腹满,腹响响然,腹部局限性膨隆,却与之相符。饮食入胃,经胃腐熟、脾运化精华后,糟粕由大肠传送排出,大肠传导功能失常,糟粕不得及时排出而为便秘。糟粕壅积于肠内,阻塞气机,腑气通降失常,则腹部膨胀而软,甚则腹痛,腹满上逆则成呕恶。此证气虚下陷,输送无力,故自拟巨肠复正汤以治之。炙黄芪为味甘性微温之品,入脾肺大补元气,参、术健脾以益生化之源,升麻助黄芪之升陷,参、术与芪合用补气之力更雄,元气充沛以司呼吸且温煦周身。人之一身,自飞门(口)至‘魄门(肛)皆以元气主之,故重用补气之品。草,枣味甘以缓急健脾,并调和营卫,干姜温中,守而不走,以助生化之源;唯恐补气升举之力不及,加附子一味以温阳举托,枳壳理气消胀,在大量补药之中使之补而不滞,行而不伤。据现代药理研究,枳壳对各种状态的平滑肌皆能兴奋,使紧张度增高,甚至产生强有力的收缩。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