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自葡萄状鬼胎医至子宫癌

2015-02-10  3497  来源:《中医临床廿五年》 

225、自葡萄状鬼胎医至子宫癌

年龄性别:女,33岁。三十岁始结婚,平素体弱。

发病情形:九月妊振,屡屡子宫出血,小腹膨满疝痛,就当地某妇产科医治,六七日无稍差,乃回娘家,入某妇产科医院,被诊断为葡萄状鬼胎。于是开刀手术,出血止,而小腹膨疝痛更甚,而且大小便十余日不能通。既经血止退院后发此危急症状,乃不得不再入该院治疗。

此次患家对X医师免不了表示不满,但X医师乃告以此病乃子宫癌,当然无法医治,患者聆此宣告,一时惊惶万状,几至晕倒,家属亦傍徨不知所措。

此时患者膨满程度全腹部均已波及,胀痛欲死、呼吸欲绝。在惶乱,X医师乃施行灌肠通便,大量灌入甘油二次,谁知两次灌肠,不但大便点滴不通,膨胀反而上冲胸咽,全身呈现紫绀色,气绝。

至此X医师建议两种应急办法;一、急雇计程车连夜赶回丰原以备身后事,而X医师则携带针药,随车看护。二、从侧腹开刀,切断下行结肠,清出大便。这二法皆为其兄拒绝,而转召笔者至院室诊察,是为1969年10月27日晚上八时左右。

脉象及症候:患者方从家人环顾中苏醒,斜倚被褥,呼吸微弱,上气呻吟。据云平素已无健康可言,况经此次大病,益显得十分衰弱羸瘦。

颜面苍白无血色、手足逆冷、脉细小而迟、腹虚满、自脐下至胸咽形成覆釜之状、腹皮菲薄,按之绵软空虚,时时肠管蠕动,雷鸣疼痛,痛则气上冲胸,呼吸困难。虽经X医师两次灌肠,迄今半日许大小便仍点滴不通。

用药:依金匮之寒症腹痛「心胸中大寒痛」之法,投以大建中汤

结果:连服二帖无稍差,二便仍不通。

于是转用时方之厚朴温中汤,又推想其胸腹阴寒至盛,故又命其用热汤婆贴胸腹取暖。家人一一如法照办。

翌日往诊时,已能言笑自若,且进稀粥半碗。

自述昨夜经过;进药前先将热汤婆贴腹部,则觉紧张及疼痛均稍轻缓,稍停进药,药汤入口约五十五分之间,则感腹中有物蠕动,雷鸣大作,旋则大便连同灌肠之甘油如倾盆而下,小便亦随之而通。于是胀满消、疼痛止,精神朗爽,现在唯觉全身疲倦乏气力而已。

自后以原方连续服用二十余日,元气大复。

备注:当危急之际,X医师宣告其为子宫癌这一点,笔者未尝或忘,治疗中时时注意,但都不见有何异状。这一诊断,究竟是该医师在束手无策时故作危言耸听,以推卸责任,或是癌毒尚未至向外发展,而中医没有发见能力,这一问题当留待将来解答。大建中汤:山椒(蜀椒)、人参、干姜、胶饴

厚朴温中汤:厚朴、陈皮、伏苓、甘草、干姜、草扣、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