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邪门(3)

02-10  1775  来源:《王旭高临证医案》 

温邪门(3)
胡 素有肝胃病,适挟湿温,七日汗解,八日复热。舌灰唇焦,齿板口渴,欲得热饮。右脉洪大数疾,左亦弦数。脘中仍痛,经事适来。静思其故,请明析之。夫肝胃乃腹中一脏一府,木乘土则气郁而痛。若不挟邪,安得寒热?即有寒热,断无大热,以此为辨也。又询大便坚硬而黑,是肠胃有实热,所谓燥屎也。考胃气痛门,无燥屎症,惟瘀血痛门有便血,然此症无发狂妄喜之状,则断乎非蓄血,此又一辨也。渴喜热饮,疑其为寒似矣。不知湿与热合,热处湿中,湿居热外,必饮热汤而湿乃开,胸中乃快,与阴寒假热不同,再合脉与唇,其属湿温挟积无疑。
《伤寒大白》云∶唇焦为食积。此言诸书不载,可云高出前古。
豆豉 郁金 延胡 山栀 香附 赤苓 连翘 竹茹 蒌皮
外用葱头十四个,盐一杯,炒热,熨痛处。
按∶病本湿温挟食,交候战汗而解,少顷复热为一忌。汗出而脉躁疾者,又一忌。适值经来,恐热邪陷入血室,从此滋变,亦一忌。故用豆豉以解肌,黑栀以清里,一宣一泄,祛表里之客邪。延胡索通血中气滞、气中血滞,兼治上下诸痛。郁金苦泄以散肝郁,香附辛散以利诸气,二味合治妇人经脉之逆行,即可杜热入血室之大患。栝蒌通府,赤苓利湿。加竹茹、连翘,一以开胃气之郁,一以治上焦之烦。外用葱、盐热熨,即古人摩按之法,相赞成功。
渊按∶此虽有食积,亦不可下,以胸痞脘痛,渴喜热饮,中焦湿饮郁遏不开,寒热错杂,阳明之气失于顺降。若遽下之,轻则痞膈,重即结胸矣。同一湿温夹滞,其不同有如此者。
又 服药后大便一次,色黑如栗者数枚,兼带溏粪。脘痛大减,舌霉、唇焦俱少退,原为美事。惟脉数大者变为虚小无力,心中觉空,是邪减正虚之象,防神糊痉厥等变。今方九日,延过两候乃吉。
香豉 青蒿 沙参 赤芍 川贝 郁金 黑栀 竹茹 稻叶 金橘饼
渊按∶大便通而痛减,乃葱盐按摩之功也。葱能通气,咸能顺下,阳明之气得通,胃气自然下降;胃气通降,大便无有不通者。夫便犹舟也,气犹水也,水流顺畅,舟无停滞之理。若但知苦寒攻下,不明中气之逆顺,是塞流以行舟耳!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