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子

12-23  2233  来源:中国中药数据库 

别名
汉语拼音
fu zi
英文名
Prepared Common Monkshood Daughter Root, Prepared daughter root of Common Monkshood
药材基原
为毛茛科植物乌头。
资源分布
分布于辽宁南部、陕西、甘肃、山东、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北部、广西、四川、贵州、云南。主要栽培于四川。陕西、湖北、湖南、云南等地也有栽培。
采收和储藏
6月下旬至月上旬挖出全株,抖去泥沙,摘取子根(附子),去掉须根,即是泥附子,需立即加工。
药用部位
炮制方法
1.淡附片:取盐附子,用清水浸漂,每日换水2-3次,至盐分漂净,置锅内与甘草、黑豆加水同煮透,至切开后口尝稍有麻辣感为度,取出,去甘草、黑豆,刮去皮,切为两瓣,置锅内加水煮约2小时,取出,晒晾,反复闷润数次,润透后切片,晒干。(每盐附子100斤,用甘草5斤,黑豆10斤)。 2.炮附片:取盐附子洗净,清水浸泡一夜,除去皮脐,切片,再加水泡至口尝稍有麻辣感为度,取出,用姜汤浸1-3天,然后蒸熟,再焙至七成干,倒入锅内用武火急炒至烟起,微鼓裂为度,取出放凉。
剂型
药理作用
1.抗炎作用和对内分泌的影响:大鼠口服附子20%煎剂2.5ml/100g或50%煎剂2ml/100g对甲醛或蛋清引起的大鼠踝关节肿均有非常显著的抑制作用(P<0.01)。熟附片煎剂0.5g/kg亦能非常显著的抑制大鼠蛋清性足肿。生附子的甲醇提取物能抑制蛋清引起的小鼠腹腔血管渗透性增加和角叉菜胶引起的踝关节肿。大鼠口服300mg/kg对踝关节的佐剂性关节炎的作用比口服50mg/kg保太松强,口服30mg/kg时,对棉球肉芽肿的抑制作用比口服20mg/kg可的松强。附子水煎醇沉液(每1ml=生药2g)腹腔注射不同剂量给于大鼠,对蛋清性关节肿胀具有不同的抑制作用,其强度与药物剂量呈正相关性。对附子抗炎作用的机制看法不一:如有报道给附子后,肾上腺内维生素C和胆甾醇含量减少,尿排泄17-酮同类固醇增加,血中嗜酸性白血球减少,碱性磷酸酯酶和肝糖无增加,似有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的作用。亦有报道,在切除肾上腺后,附子的抗炎作用仍保存,认为其抗炎作用与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无关。有人认为附子本身具有糖皮质激素样作用。
2.镇痛、镇静和对体温的影响:附子0.1-1g/kg给于动物,能抑制压迫大鼠尾部引起的疼痛和腹腔注射醋酸引起的小鼠扭体反应。附子水煎醇沉液(1ml=2g生药)腹腔注射给于小鼠,可提高小鼠的痛阈值。小鼠口服生附子冷浸液能延长环己巴比妥钠的睡眠时间,减少自主运动,并能降低体温达2小时之久,而炮制附子在相同剂量下则无上述作用。但在寒冷情况下,附子冷浸液和水煎剂均能抑制寒冷引起的鸡和大鼠的体温下降,甚至使降低的体温恢复,延长生存时间,降低死亡率。附子水煎剂20g/kg灌胃给于小鼠,可非常显著延长受寒小鼠的存活率(P<0.01)。附子水煎剂能显著对抗小鼠水浸应激和大鼠盐酸损伤性溃疡;还能显著对抗蓖麻油和番泻叶引起的小鼠药物性腹泻,在热板法等中的镇痛作用等,被认为是附子温中止痛的药理学基础。
3.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3.1.强心和升压作用:去甲乌药碱是附子中的强心成分之一,含量甚微。它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很强,能明显增加离体蛙心,在位兔心和豚鼠衰竭心脏的心肌收缩力,给麻醉犬静脉注射l-2μg/kg后,左心室压力上升最大速率和心输出量均增加,冠脉、脑和外周动脉以及全身血管阻力降低,心肌氧耗量增加,大鼠培养心肌细胞搏动频率和幅度也增加。上述作用可被心得安阻断,这些都与异丙肾上腺素的作用相似。附子中的去甲猪毛菜碱是一种弱β-兴奋剂,它能兴奋豚鼠离体心房,增加收缩的频率,静脉注射能升高正常和毁脊髓大鼠血压,加快心率,而毁脊髓大鼠对去甲猪毛菜碱的升压作用比正常大鼠更敏感,因而认为去甲猪毛菜碱既有对β-受体及α-受体均有兴奋作用。附子中棍掌碱具有明显的升压和强心作用,静脉注射40μg/kg可使大鼠血压升高50%,3×10(-6)g/ml可使离体豚鼠右心房的收缩幅度和频率分别增加250和120%。对毁脊髓猫也有上述作用。它的升压作用可破α-肾上腺素能受体阻滞剂-酚妥拉明取消,其升压作用及对豚鼠右心房的作用也能被神经节阻断药-六烃季胺所对抗。表明其作用与兴奋神经节或节前纤维有关。
3.2.对心率和心律失常的影响:去甲乌药碱能加速心率,对实验性缓慢型心律失常有改善作用。临床观察也证实了去甲乌药碱对缓慢型心律失常有明显的治疗作用。静脉注射后,病人的心率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窦性心动过缓恢复到正常水平,窦房阻滞和结区房室传导功能得到改善,从而使传导阻滞减轻或消失,其机理主要为缩短A-H间期。实验还表明,去甲乌药碱和异丙肾上腺素对β-肾上腺素能受体的亲和力相似,但内在活性明显小于异丙肾上腺素。从而直接证明去甲乌药碱是β-肾上腺素能受体部分激动剂。对气管β2-受体也有明显的激动作用,此作用比直接激动心肌B1-受体强。为解释附子的回阳救逆提供了部分证据。
附子的水溶部分(不含乌头碱类生物碱的水溶部分)60、120mg/kg(相当于小鼠静脉注射LD50的1/10-1/5)或生理盐水(对照)静脉注射给于大鼠,给药5分钟后静脉注射乌头碱30μg/kg,记录出现心律失常时间均比对照组明显延迟(P<0.001)。给120mg/kg组的6只大鼠20分钟内均未出现心率失常(P<0.001)。大鼠口服附子水溶部分550、1100mg/kg,对抗乌头碱所致的心律失常作用,亦得到上述类似的结果。附子的水溶部分对静脉注射乌头碱40μg/kg和20μg/kg的大鼠,出现心律失常5分钟后,分别静脉注射200mg、400mg/kg和十二指肠给于500mg、1000mg/kg,均可十分显著地转为正常心律(P<0.001)。但附子水溶部分对哇巴因、或氯仿所致的心律失常无效。有意义的是在同一生药中同时存在引起和对抗心律失常的化学成分。
3.3.对休克的影响:附子水溶部分2mg/(kg.min)或1次30mg/kg静脉滴注给于由内毒素引起休克的猫。结果可明显对抗主动脉压力(BP)、左心室收缩压力(LVP)和左心室压力上升最大速率(LVdp/dt,max)的降低和心率和减慢并延长生存时间。表明对内毒素引起的休克有治疗作用。川附子提取物801,可显著延长烫伤休克大鼠的存活时间。
3.4.对血流量的影响:附子有扩张外周血管的作用,附子煎剂可明显扩张麻醉犬和猫的后肢血管,乌头煎剂也有此作用。静脉注射附子水溶部分7.5,15和30mg/kg,可使麻醉犬股动脉血流量分别增加30,70和129%,阻力降低0.42和50%,作用可维持10分钟左右,此作用可解释用附子后四肢变暖的原因。
3.5.对心肌缺血的影响:附子注射液和水溶部分对急性心肌缺血有明显的保护作用。明显延长小鼠耐缺氧时间,降低碱性磷酸酶活性。对抗垂体后叶素引起的大鼠急性心肌缺血;显著减少结扎前降支引起的麻醉犬心外膜电图ST段的提高以及ST段升高的总数。
3.6.其它作用:附子水提物能明显延长白陶土部分凝血酶原时间及凝血酶原消耗时间。附子强心注射液(每1ml含去甲乌药碱3mg)4ml,加入5%葡萄糖注射液400ml中,分别于犬急、慢性病窦模型中维持静脉点滴,同时进行心房内调搏测定窦房结恢复时间(SNRTc)及心外膜起搏点标测。结果发现附子注射后降心率加快,SNRTc缩短外,心脏的起搏点也发生移动,绝大多数的次级起搏点上移至窦房结区,为临床治疗病窦提供了依据。附子水提物有促进血小板聚集等作用。乌头多糖有降低血糖作用。
4.对免疫功能的影响:观察附子注射液对小鼠血清溶菌酶活性、血液抗体及脾脏抗体细胞和对豚鼠血清补体含量的影响,发现可提高小鼠体液免疫功能及豚鼠血清补体含量,但对小鼠血清溶菌酶活性无明显影响;以RE花环及细胞转化实验研究对机体细胞免疫影响时发现,附子注射液可使T细胞和RE花环形成细胞明显上升,0.4ml/(kg.d)共9天(皮下注射),可使兔淋巴细胞转化率显著上升,与对照比较P<0.01。
5.对阳虚动物模型的作用机制:用高效液相色谱-电化学检测联用,以樟脑磺酸为离子对试剂,测定可的松阳虚大鼠及正常大鼠下丘脑单胺类神经递质。观察助阳药附子的效果。结果表明:可的松阳虚大鼠下丘脑去甲肾上腺素(NA)较正常大鼠下降,肾上腺素(A)升高(P均<0.05)。用附子后能恢复正常。且可使可的松阳虚大鼠及正常大鼠多巴胺(DA)均升高(P分别<0.05及P<0.01),3,4-二羟基苯乙酸(DOPAC)下降(P<0.001),并使正常大鼠5-羟色胺(5-HT)升高(P<0.001),用药后阳虚及正常大鼠都表现为DA/DOPAC及5-HT/5-羟吲哚醋酸(5-HTAA)比值升高(P<0.01-0.001),提示附子似有抑制下丘脑单胺氧化酶活性。
药物配伍
1.《本草经集注》:地胆为之使,恶蜈蚣。畏防风、甘草、黄芪、人参、乌韭、大豆。 2.《品汇精要》:妊娠不可服。 3.《本草纲目》:畏绿豆、乌韭、童溲、犀角。忌吱汁、稷米。得蜀椒、食盐,下达命门。
药性
辛;甘;性热;有毒
归经
心;肾;脾经
功效
回阳救逆;补火助阳;散寒除湿
主治
亡阳欲脱;肢冷脉微;阳痿宫冷;心腹冷痛;虚寒吐泻久痢;阴寒水肿;阳虚外感;风寒湿痹;阴疽疮疡
用法用量
内服:煎汤,3-9g(炮制品),回阳球逆可用18-30g;或入丸、散。外用:适量,研末调敷,或切成薄片盖在患处或穴位上,用艾炷炙之。内服宜制用,宜久煎;外用多用生品。
用药禁忌
阴虚阳盛,真热假寒及孕妇均禁服。
不良反应及治疗
附子中含乌头,虽其含量较乌头为低,但因服用不当而引起中毒;除服用量过大或煎煮时间过短外,与机体敏感性有关。《本草汇言》:若病阴虚内热或阳极似阴之证,误用之,祸不旋踵。附子中亦含乌头碱,虽其含量较乌头为低,但因服用不当而引起中毒者却屡见不鲜。其原因除与剂量过大、煎煮时间过短,及机体对药物的敏感性等有关外,与药物品种及服法等也有密切关系;曾有1例用云南腾冲所产附子3钱煎后连渣服下,即引起严重中毒。中毒表现与乌头基本相同,如口唇、肢体发麻,恶心,呕吐,心慌,气促,烦躁不安,甚至昏迷,间或抽搐,严重者心跳、呼吸暂停,心电图显示室性过早搏动,而呈阿-斯二氏综合征象。中毒者如能及时抢救,一般均可恢复。此外,曾报道1例用附子外敷脐部引起接触性皮炎,可能系过敏所致。
出处
《中华本草》《中药大辞典》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