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痛治验

04-17  178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患者蒙某某,女,79岁。2012年5月24日就诊。胃脘部疼痛伴反酸、嗳气1年余。患者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胃脘部灼热疼痛,反酸嗳气,心烦失眠。曾就诊多家医院,给口服中药、西药等治疗(具体不详),疗效不佳。2个月前就诊于天津总医院消化科,诊断为“慢性胃炎”,给口服奥美拉唑、莫沙必利、安定等,病情未见明显好转。入院时症见:胃脘部疼痛,时有反酸、烧心,口苦,不思饮食,胸中烦热,失眠乏力,自诉睡前服舒乐安定2片亦不能入睡,无寒热,大便干,小便调。形体消瘦,神疲倦怠,面赤,语音低。舌质红,苔薄黄,脉弦细数。

请天津市名老中医马元起主任医师会诊,考虑患者系肝郁化火,横逆犯胃,肝胃不和所致。犯胃则胃失和降,故胃脘部疼痛;口苦,时有反酸、烧心,不思饮食,胸中烦热,舌红苔黄,脉象弦数乃肝经火郁之候。胃不和,则卧不安故失眠。患者久病,气血生化无源,故见倦怠,乏力,形体消瘦,脉细等症。诊断:胃痛,证属肝胃郁热,气阴两虚。治法:清泻肝火,降逆和胃,兼益气血。方用左金丸加减:

川连12克,吴茱萸3克,延胡索10克,海螵蛸6克,三七粉3克,白及6克,党参15克,当归12克。3剂,水煎服。嘱调情志,慎饮食。

二诊:服药后,患者脘腹痛及烧灼感明显减轻,大便3日未行。纳食渐增,夜寐渐安,一夜能睡5个小时。舌脉无著变。继服原方加熟军6克。3剂,水煎服。

三诊:服上药后大便已行,纳食明显好转,自觉胸中、脘腹部时有烦热不适,亦较原来明显减轻。睡眠尚可,舌质红,苔薄微黄,脉弦细。嘱继服原方7剂。舒乐安定减量,每晚1片。

四诊:患者脘腹痛及烦热感基本消失,食欲好转,进食如常,二便调。嘱其回家,取上方制成丸剂,继服调理。并嘱调情志,节饮食,忌食辛辣油腻之品。

按:

本证虚实夹杂,病机错综。《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逆冲上,皆属于火”;“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火热当清,气逆当降,故治宜清泻肝火为主,兼降逆和胃,补益气血。选用左金丸为主方,方中重用黄连苦寒泻火为君,佐以辛热之吴茱萸,既能降逆、制酸、止痛,又能制约黄连之过于寒凉,使泻火而无凉遏之弊;二味配合,一清一温,苦降辛开,相反相成。本方的配伍特点是辛开苦降,肝胃同治,泻火而不至凉遏,降逆而不碍火郁。依脉证给补益气血,通络止痛之延胡索、三七粉、党参、当归等,全方补泻兼施,协同奏效。

本病与情志因素关系密切,调畅患者心情至关重要。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