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医案十五、慢性结肠炎急性发作

02-11  1806  来源:《名老中医阎镛疑难病医案医话》 

经方医案十五、慢性结肠炎急性发作

王某,男,68岁,沿村堡农民,1977年11月3日诊治。腹痛已数日,有两次严重,时彻夜抢救。一般情况昼轻夜重,时缓时剧。痛时肚脐左侧有一隆起,类似菜瓜样,硬而拒按,逆侵脐上时就感疼痛加剧,严重时神昏肢冷,多汗,面色苍白。当即由乡卫生院、村卫生所双方抢救,天明后逐渐好转,相继用药后夜又加重,急到县城医院求治,服药后依然不见分晓,疼痛如故,才转我院求治。患者小便规律,大便长期不畅,非干即涩,痛时也无上吐下泻的兼症,惟欲矢气,饮食一般正常。

诊断:患者体格单薄,瘦小,色萎带青,舌苔正常,神志清楚,生怕病情发展变重,闻其语言低微,懒言,少气无力。诊得脉象六脉虽虚,但和缓自如。

辨证:患者爱脸面,自尊心强,劳动不甘落后,肚腹空困时,也常勉强劳动,久而久之,大肠传导功能减弱,机能失常,以致长期大便不畅,多时脐旁不舒适。

治法:疏气镇痛,清肠荡蓄理之,药用桂枝汤加味。

方药:桂枝6克,白芍15克,木香3克,当归15克,乌药8克,砂仁6克,云苓8克,甘草5克,生姜3克。水煎服。

药后疼痛稍减,18日二诊二处。

方药:桂枝6克,白芍15克,木香3克,当归15克,乌药8克,桃仁10克,番泻叶10克,防风10克,甘草5克,生姜3克。

先以皂角子15粒捣碎煮汁,取汁煎上药空服,服后,大便通畅五六次。

24日三诊,已未觉腹痛6日,精神动作也轻便灵活,苦闷心情变愉快,宗前法去皂角子,减量继服1剂,以观究竟,后访已安然无恙。

讨论:以上六、七、八、九、十四例皆为桂枝汤加味之运用,桂枝汤居《伤寒论》百方之首,为群方之魁;《伤寒论》中运用桂枝之方有30余处,以桂枝汤为基础加减化裁之方约26个。学《伤寒论》不得桂枝汤之用,堪为失其要之一,然世有“经方以不加减为贵”之说,徐灵胎认为伤寒诸方字字金科玉律,不可增减一字,伤寒序例有“桂枝下咽,阳盛则毙”之戒,尽使不少人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赞良方“好箭,好箭”而束之高阁,实一憾事。余认为,仲景以言诲人,以行示人,《伤寒论》中用桂枝汤加味者有六,因加味而易名者有三,与他方合用者有四。临床中只要不犯桂枝之忌,用仲景的理法,而变通化裁方药,随机应变方不违仲景之意,从实践中体会到桂枝加味,只要辨证准确,配伍精当,其效显著。既使古为我用,又起沉疴之疾,可谓桂枝加味如虎添翼,在经方基础上扩大了适应症范围。且看,后世温病学家有以白虎汤脱胎为化斑汤者,有以承气汤化裁为增液承气汤者,皆发展了中医医术。所以如此,皆为能遵古而不泥古,不刻舟求剑,始悟出《伤寒论》中法外之法,方外之方,所谓从心所欲不逾距而已。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