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产后发热:[评按]

10-24  1565  来源:近现代名医验案类编 

(十八)产后发热:[评按]

【评按】产后由于阴血虚耗,百脉空虚,阳易浮散不收,而致发热。起因比较复杂,但以产后外感、产后中风、热入血室、血虚等较为多见。清·沈尧封认为:“新产发热,血 虚而阳浮于外者居多,亦有头痛。此是虚阳升腾,不可误为胃寒,妄投发散以煽其焰,此惟潜阳摄纳,则气火平而热自己。”并进一步指出产后感冒亦不当妄事疏散,“……惟和其营卫,慎其起居,而感邪亦能自解”(见《沈氏女科辑要笺正》)。此属经验之谈,对临床颇有参考价值。

例一为小产后感受风寒,蒋氏用和解法,但全方寓有疏透清里之义。

例二虽为产后感冒风寒,然方中并无疏解清热之品,沈氏以患者气血两虚的见证明显,先以补气血,和中为治:后以甘温除热、温中法寒法奏效。审因结合辨证,方药契。

例三为妊娠湿温,由于产后气血大虚,内外合邪, 症势颇笃,初用辛凉清热、淡渗利湿法,后因湿热伤阴,水不涵木,呈肝风内动之象,故改用养阴清热、扶正柔肝之剂。俟体温减、黄疸轻、痦疹少,终以健脾和胃、养阴清热法善其后。全案用方的转换变化,恰合病机。

例四、例五均为产后热入血室。例四为小产后伏热,势已濒危,此案本属桃仁承气汤证,萧氏考虑到患者“病久人困”,师桃仁承气意而变其方,以四物汤去地黄,另加温经通瘀之品,着重解决患者瘀热互结的矛盾。方药组合严密,体现了祖国医药“因人制宜”的特点。

例五为产后外感余邪未尽,热入血室、扰于神明。由于此案瘀血见症不明显,故刘氏治 以和解肝胆、清热安神法,实为小柴胡汤加减法,其药味斟酌损益与病证相合,而无浮泛之弊。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