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与历代帝王

01-05  1826  来源: 

中国科技博物馆里汇集了华夏古国五千年的科技成果精华,东阿阿胶作为中药中两个珍品之一珍藏于此。阿胶在传统医药和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是响当当的,它与人参、鹿茸并称滋补三大宝。早在《神农本草经》中就已经有了对阿胶的详细记载,称其“久服轻身益气”。北魏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东阿有井大如轮,深六七长,岁常煮胶以贡天府”。在古代,阿胶历来是朝廷贡品,因此,阿胶的故事总是与贵族们相联系。

阿胶与李世民

东阿境内千年流传的民间掌故说到,想当初,尽管李世民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但在山东境内,却遇到强人王世充。那王世充也不是等闲之辈,一阵厮杀下来,李世民小受顿挫,人困马乏,遂引军进入东阿县休整。东阿人就以阿胶熬汤来拥军。说也奇怪,大队人马第二天就精神焕发,居然一鼓作气打败了王世充。唐代《元和郡县志》记载,太宗时,朝廷派遣大将尉迟恭光临东阿县,封存阿井,宣布自此之后当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私启井封,制造阿胶,否则杀无赦。只有官家才可以“启封而取水”“熬胶进贡”。

阿胶与武则天

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天生丽质、美白红润。《新唐书》在写到晚年武则天时说:“太后虽春秋高,善自涂泽,令左右不悟其衰。”那么,武则天永葆青春的秘诀何在?原来宫中御医经常给服用“美白如玉汤”,其成分是:阿胶、黑芝麻、木瓜、白芷、玉竹、山楂等美容养颜滋补之品,经常服用调理,才使武则天肤色美白如玉,光滑细腻,艳丽无疵。

阿胶与杨贵妃姐妹

铅华洗尽依丰盈,雨落荷叶珠难停。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虢国夫人峨眉长,酥胸如兔裹衣裳。东莱阿胶日三盏,蓄足冶媚误君王。这两首诗,前一首出自《全唐诗》,后一首出自《莞尔唐史》,为明代朱克生所作。说的都是杨贵妃姐妹服阿胶以养容颜的故事。一个“暗服阿胶”,一个“日三盏”,充分说明了她们对阿胶的珍爱。

阿胶与王安石

王安石《我欲往沧海》一诗可以说是作者的自画像:“我欲往沧海,客来自河源。手探囊中胶,救此千载浑。我语客徒尔,当还治昆仑。”王安石诗中的“胶”即指东阿的阿胶。

阿胶与朱熹

《朱子文集》里收录了南宋著名理学大师朱熹给母亲的一封信,里面说:“慈母年高,当以心平气和为上。少食勤餐,果蔬时伴。阿胶丹参之物,时以佐之。延庚续寿,儿之祈焉。”其言切切,其心拳拳,于日常闲话之中传达出其至孝之心。

阿胶与白朴

元曲四大家之一的白朴在《秋夜梧桐雨之锦上花》写道:“阿胶一碗,芝麻一盏,白米红馅蜜饯,粉腮似羞,杏花春雨带笑看,润了青春,保了天年,有了本钱。”道明了阿胶美容养颜的特殊功效。

阿胶与郑和

郑和下西洋,“欲耀兵异域,示中国之富强”。他驾驶的宝船之上除了丝绸瓷器还有中药材,其中就有阿胶。这是阿胶出口海外的最早记载,也说明阿胶是中国特有的珍贵产品。

阿胶与乾隆

乾隆的妃子棠儿有身孕期间,乾隆特将山东东阿贡品阿胶赐给棠儿服用,说:“这是山东巡抚进上来的阿胶,用的是真正的阿井水、真正的沂蒙驴皮,熬胶的是阿胶真正的传人!你回去慢慢吃……”

阿胶与慈禧

同样也是在宫廷。慈禧年轻时,身怀六甲,却胎漏出血,久治不效,后幸得东阿阿胶,才得以安胎顺产,那小阿哥就是后来的同治帝。后来的慈禧对东阿阿胶情有独钟。阿胶成为其延年益寿的重要滋补品。晚年的慈禧又赐东阿制胶师傅她的画像一幅。

阿胶与咸丰

公元1851年(清咸丰元年),咸丰皇帝感于东阿阿胶的神奇疗效,特赐予制胶师傅三件宝:一是四品朝服黄马褂一身,二是进宫用手折一个,三是赐“福”字牌号。从此,邓氏阿胶封为“贡胶”而名扬天下。

阿胶与同治

同治十年(1871年),朝廷曾委派钦差前往树德堂监制阿胶,此胶称为“九天贡胶”。御赐“福”字一直为东阿制胶人所用,所产阿胶皆做“福”记,并成为正宗阿胶的标识。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