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的行医资格

04-17  1997  来源:网络 

中医的行医资格

赵力锐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报道——《王国强委员:中医药法预计年内出台》。内容说到:“国家中医药法草案正在广泛征求各个省市的意见”。鉴于1998年6月26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既管西医,也管中医,其管理方式违反了中医的自身规律,使得中医的发展受到极大的制约。中药也需要与西药区别对待。因此,人们呼唤和期待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的中医药法的尽快出台。

兼听则明。为使中医药法更为完善,建议在征求各省市意见的同时,最好也在网上听取网民和广大中医药爱好者的意见和建议。以避免重履覆辙。如此建议,是因为现实的中医药管理确实存在很多问题。特别是中医的行医资格问题。

什么人可以有行医资格,其实这个问题本来就很简单。能够治疗疾病,医德没有问题,有完全民事责任能力的人都应该可以取得行医资格。西医有严格的配方和操作规定,可以通过考核考试知道测试对象的能力。中医则不一样。中医博大精深,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掌握和使用中医的所有知识,再好的中医,也只是在某方面或某些方面有出色的、卓越的贡献。就包括书本上被很多人看重的中药配伍禁忌,也有人打破禁忌而取得很好的治疗效果。以至有人觉得中医无规律可循。治病如打仗,用药如用兵。战争有规律可循,中医更有规律可循。但两者的规律都不能完全依靠书本。完全信书,则不如无书。从古至今没有哪一个军事家是靠书本读出来的,是靠考试考出来的。战国时期的赵括,纸上谈兵确实可以,实战却败得一塌糊涂。**没有上过军事学院,但其杰出的军事天才是众所周知的。中医和战争一样,都很注重实践。我们也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今天中医的行医资格管理,最糟糕的就是对检验真理标准问题的是非颠倒。

很多民间中医,从小拜师学医,或者自己学医,有的学医数十年,治好病人无数,没有出过医疗事故。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懂医会医。对他们的资格进行考核审查,也确实能证明他们会用中医治病,并且有的治疗效果还很好。然而糟糕的是还要对他们进行书本上的知识考试,以考生应试成绩定生死。尽管现在中医的书籍非常之多,但现在中医书本上的那些内容大多仅供参考。如果谁还认为书面考试是检验中医水平最好的办法,那么我不要求你背诵,你可以翻开书寻找你认为最有用的、最好的办法、最好的药方,你亲自治疗肿瘤、癌症、高血压、糖尿病、急性和慢性肝炎、肠胃病、妇科炎症、不孕不育等疾病,看看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其实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不少疾病是目前书本上的药方解决不了的,有的虽然可以治疗,但效果并不好。而不少民间中医治疗这些疾病,其效果就好于书本上的内容。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让他们合法行医,让他们尽快的出来帮助解决这些病人的痛苦呢?前几年他们很多人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是有进步了,可以让他们考试了。但这样的考试也会使很多民间中医心灰意冷的。

整个考核考试的过程。考试分为师承和确有专长两类。师承人员的指导老师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具有中医类别中医或者民族医专业执业医师资格;从事中医或者民族医临床工作15年以上,或者具有中医或者民族医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民间的老中医医术再好,如果没有这些资格条件,也不能当师傅。跟这些师傅学习,其师承学历无效。

确有专长考核:“依法从事传统医学临床实践5年以上;两名以上执业医师出具的证明其掌握独具特色、安全有效的传统医学诊疗技术的材料......”。首先这个文件的表述就有问题,“依法从事传统医学临床实践5年以上”,如果能够依法执业了,还去考什么呢?此外按照条件,要取得考核考试资格就不容易,有的地方再另作解释,譬如这两个执业医师必须是中医,两个执业医师只能证明一个,两个执业医师必须也有五年以上执业时间。这样,要取得考试资格就更不容易。

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取得考核考试资格,经过考核考试取得《传统医学师承出师证书》或《传统医学医术确有专长证书》后,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授予《传统医学师承出师证书》或《传统医学医术确有专长证书》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内的医疗机构中试用期满1年并考核合格,可以申请参加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后,在医疗机构中从事传统医学医疗工作满5年,可以申请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按照规定,要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才能独立行医。一般来说,有一点真本事的民间中医都不年轻,有的现在参加考试的已经是退休的年龄,如此下去,可能考到死也难于合法行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网站上,最近半年经审核通过的,没有保密的公众留言也可以看出这些问题:

“你们制定的百分之20-30的中医医生考试合格率,在动点手脚不让师承们过。为什么从来不敢公开师承考试的成绩单?明明是让中医的老家伙们考死。小心恶有恶报哦!”

“确有专长考试应当是有能力就允许报名参考,而不是规定各种条条杠杠**报名,贵局规定的条件已经不可能做到了,地方上又添油加醋变通出更多的附加条件,我国的医院都是事业单位,不是事业单位的人怎么可能做到你们目前规定的两名执业医师证明的条件,办事处怎么又可能给无证的人开行医证明,办事处开这种证明实际是违法的......”

“上次我告诉过你们,我们发誓今年是最后一次考职了。如果过了我们还可以临床十几年,如果过不了,我们就认命了,反正也做了三十多年的医生......”

“国家在扶持中医,为什么每年的分数线那么高啊?能否降低一些,我在农村工作了二十多年了,考取的乡村医生,现在考助理医师,却每次都差几分,现在学习东西不像以前那样了,唉...”

“三十多年临床,从青年学到中年,从中年考到老年,实在是筋疲力尽了啊!我们决定最后一次考职,如果今年适当让我们老师承一点分,让我们过执业医师门槛了。我们将用我们的余生回报社会,如果我们今年还是过不去,我们将带着遗憾到天国去了。”

“民间中医被变成了过街老鼠,你们中会蹋在老鼠的身上往上爬,民间中医快要死光了,十年二十年后,你们的**人再来猫哭老鼠假慈悲吧!”

“本人自学中医10多年,自认为医术比当地医院的中医强,有很多人病人想让我救治,我要不救这些人有的就会死,有的在被疾病这么的要死,我该怎么办,救人和非法行医如何区别。”

“恐怕今年我又考不过中医师承资格证了,年复一年的复习考试老公丢了,家散了,不会舞不会赌,两点一线不识路,从中年考到老年,蹉跎岁月啊!失去的太多太多,真的不想再为了考试再折磨自己了。”

“请求出台中医【老人老办法】今年给我们这些50岁以上,有三十年以上的临床师承中医人适当降点分,据我了解我们这一类人员不多了,我们的老壳里我们的手上有许多老祖宗传下来的中医密方和技能,今年再考不过,真的无力再考了,这些快要失传的方和技能我们只有带到天国去了,走了就永远回不来了啊!”

“我今年51岁,74年跟师学中医针灸78年工作进单位医务室,82年在贵医学基础理论1年领取结业证,96年参加**高考进入贵阳中医学院2000年领取大专毕业证。临床30多年来从未出过医疗事故。但是就是无法取得执师资格。没有专门的中医师承复习资料,抓不到考点,每次都差那么十几分。”

这些人如果他们不会医疗,他们要这个行医资格又有何用?如果他们是为了骗人,能骗这么多年吗?中医学院毕业的,要考一个执业资格要比这些人容易得多,但学院毕业的学生,没有向民间中医学习过的,治病效果大多不行,正因为这样,学院毕业的中医毕业生很多都改行了。为什么又还要用学院学习的东西来考民间中医呢?所以中医现实的一个矛盾就是,不少有行医资格的治病不行,治病效果好的很多没有行医资格。好的中医也就越来越少了。由于很难遇到好中医,教条的应试派中医按书本的经方给药,给人一种现象就是“中药吃不死人,也治不了病”。确实成了鲁迅说的有意无意的骗子。没有办法,无方可用,可用经方。很多治病效果好的根本不用经方。为了考试,不用经方还要去背经方。上了年纪,要记、要背那些他们实际用不着的内容是不容易的,应该也是没有必要的。是现实错误的政策要他们必须这样做。我们这里有一个没有文化的民间中医,,一年治好的不孕不育就上百,这几年已经上千。书本上哪一个经方会有这样的效果呢?自然,按现在的政策,他只能在背底下非法行医。自古以来,医德医术好的中医,都是受人尊敬的,只有今天的法律把他们视为犯罪,他们的尊严何在?

中医的执业资格,应该从实际出发,着重考察治疗效果,降低执业资格的准入门槛,因为有执业资格的中医总的来说是太少了。需要加强管理的是医疗市场和医药市场。不懂医的,你就是完全放开,他也不会去搞医。有执业资格的中医多了,竞争大,医术较差的中医也会被淘汰。这样会有利于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中医是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宝贵资源,这个优势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相比的。望有关部门集思广益,使中医药存在的问题能通过这次中医药法的出台得到解决。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