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治定时发热医案四则

07-07  1897  来源:网络 

笔者近年来辨证施治定时发热,取效甚佳,现举验案数则介绍如下。

1定时发热兼暑湿案

汤某某,男,17岁。2010年7月4日初诊。患者10余天前因过食生冷之物,加之卧地贪凉,遂致发热、乏力、腹痛、口淡、纳减,在当地卫生院治疗7天,症状未减,近4天又增每天定时发热,上午10时开始发热,最高体温为39.5°C,至下午5时体温渐退,小便黄短,大便先软后溏。右上腹叩击痛+。B超示:胆囊壁毛糙。舌质淡红、苔白腻满布,脉滑数。证属暑湿困脾。治拟祛暑湿、调脾胃、和少阳。

处方:香薷、厚朴、扁豆、神曲、黄芩、苍术、陈皮各10g,金银花、柴胡、鸡内金、炒麦芽各15g,炙甘草5g,滑石30g。每日1剂,水煎服。

药进2剂即发热退,4剂而愈。

按:夏季时节,暑湿弥漫为患,湿邪困阻脾胃,故投健脾燥湿之平胃散、清利暑热之六一散、新加香薷饮,并加柴胡、黄芩疏肝利胆、清热解毒,神曲、鸡内金、炒麦芽消积助运,诸药同用,而奏佳效。

2定时发热兼淋证案

严某某,女,65岁。2010年11月15日初诊。患者7天来每天上午9时开始发热,到11时达39.5°C,午饭后略有汗出,则热渐退,下午2时体温正常,伴尿频、尿急、尿痛,小腹憋胀,口干、口苦、乏力,腰酸痛,大便硬结。尿检:隐血卅,白细胞20个/ul,透明管型4 个/ul,两肾后区叩痛+,小腹正中压痛+。舌质黯红、苔薄黄,脉弦细数。证属肝胆湿热下注膀胱,治拟清热燥湿、利尿通淋。

处方:柴胡12g,枳壳、白芍、苍术、金银花、梔子、黄柏、川牛膝各10g,滑石、薏苡仁、金钱草、土茯苓各30g,白茅根15g,大黄6g,炙甘草5g。每曰1剂,水煎服。

1剂后即热退,3剂而愈。 

按:本例患者之症状为肝胆湿热下注膀胱而致。 笔者投四逆散加扼子、大黄合六一散加金钱草、白茅根、金银花、川牛膝、土茯苓、黄柏以清热解毒、利尿通淋。方证相合,故收桴鼓之效。

3定时发热兼真寒假热案

彭某某,男,62岁。2010年11月24日初诊。患者有糖尿病病史7年余,现血糖控制平稳正常。近8天来每天上午9时起渐觉恶寒发热,自觉寒在骨髓,热在皮肤,身上盖2〜3床棉被而仍觉冷,体温39°C,到夜晚7时,发热恶寒渐缓解,无汗,伴口干、口苦、口涩,吃饭味同嚼腊,面色苍白,身体清瘦,大便黄软。舌质淡红、两侧各见一条白色粘涎线,脉沉细。证属真寒假热,治拟温中散寒、和解少阳。

处方:柴胡20g,黄芩、法半夏、白术、蒲公英、苍术各10g,党参、生姜各15g,细辛、制附片、干姜、麻黄各6g,薏苡仁30g,大枣5个,炙甘草5g。

药进1剂则恶寒发热即退,续进4剂而愈。

按:本例患者从其症状辨析,其寒在骨髓、热在皮肤,系真寒假热之证,故投四逆汤温中散寒、回阳救逆,麻黄附子细辛汤温经解表,小柴胡汤和解少阳,加苍术、白术、薏苡仁健脾化湿,佐以蒲公英以防化热,故诸药同用,而建奇功。

4定时发热兼感冒案

陆某某,女,28岁。2010年10月11日初诊。患者7天前因受寒后发热,每天下午7〜9时定时发热,体温达40°C,伴寒热往来、全身疼痛、头昏乏力、鼻塞流浊涕、咳嗽痰黄稠、口干口苦、腹痛腹胀、不欲饮食,经中西药治疗后,出现腹痛、腹胀,泻水样便,日行4〜6次。B超示胆囊壁毛糙;CR示两肺纹理增粗增多稍紊乱。舌质边尖红、苔薄黄,脉浮弦滑数。治拟宣肺化痰、清热利湿。

处方:柴胡20g,芦根、金银花、连翘各15g,桑叶、菊花、青蒿、丹皮、荆芥、防风各10g,黄芩、薄荷各6g,知母5g。每日1剂,水煎服。

服第3剂后,即热退、咳平而愈。

按:本例患者表现为定时发热、寒热往来、口干口苦、腹痛、咳嗽、舌边尖红、脉弦数诸症,按六经辨证为少阳经证,而患者又因外感而起,有全身疼痛、头昏乏力、鼻塞流浊涕、咳嗽痰黄稠、发热、舌尖红、脉浮数诸症,故用小柴胡汤加减以和解少阳,加金银花、连翘、桑叶、菊花、荆芥、防风、薄荷疏风宣肺、清热解毒,芦根、丹皮清热生津,青蒿、知母清透暑邪,药证合拍,而获良效。

江西省金溪县中医院:赵林 姜丽华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