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参目盲(2)

02-11  1479  来源:《余听鸿医案》 

食参目盲(2)

余后治常熟北乡某,年约十六七,体本丰盈。父母恐其读书辛苦,兑人参两余,服后,其童忽变痴状,所读之书,俱不能记忆。余诊之,脉弦实而滑,问其言,但微笑而已,面白体肥,不知何病。其父细述服参情由。余曰:能容各物者,其气必虚。其体本实,再充而益之,气有余,即是火,煎熬津液为痰,清窍充塞不灵。即用化痰清热之品,以损其气,而其补自消,进以羚羊、川贝、竹黄、竹沥、胆星、山栀、菖蒲、远志、连翘、白金丸之类,再饮以蔗浆、梨汁等。服数十剂,神气日清,读书亦能记忆,然神情应对,总不若未服参前之玲珑也。噫,爱之适以害之,为父母者,不亦难哉。

又顾吉卿子,自小在李军门长乐处,亦多服补药,至十六七岁,知识尚未大开,亦多服补剂之害也。

又一人久疟,脾虚足肿,服别直参一两,当夜即毙。此脾弱不胜补也。

又一女子发疟,口渴索饮,适有桂元参汤,即取半碗与饮,明日即毙。此皆补药之害也。故药能中病,大黄为圣剂,药不中病,人参亦鸩毒,服药者可不慎乎。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