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方论第三

02-10  1988  来源:《妇人大全良方》 

催生方论第三

五行论命,以年月日时支干所遇,五行所属,相生相值,以推人之贵贱。其间,最切要者时也。若林开命书,以年为父母、为己身;月为兄弟、僚友;日为妻外家、上官;时为子孙、帝座。盖人之生也,得其时则终身富贵,失其时则终身贫贱。信乎?人生之时不可忽也。然则人生之时其可催乎?殊不知娠有诸生产之难。若临产起坐既久,劳力困乏,须妙药催趁,以救其危。当此之时又何暇论其时耶?又《圣惠方》有推娠妇行年法,若行年有与本命相值所产岁月者,即铺驴马皮于灰草上,令娠妇临产时践之,手攀鞍辔头则易产。今之医者,便以此等物为产卧所需之物,诚谬论也。其所以然者,谓妊妇行年偶与本命相值于所产岁月,虑有诸般艰难之厄,故以此厌禳之,取其快速之意耳。如或不值则无用矣。今录催生数方,皆名医士夫历用良验者,以幸有缘。《产宝方》论曰∶夫产难者,内宜用药,外宜用法。盖多门救疗以取其安也。疗产难坐草数日,困乏不能生,此为母先有病,经络俱闭所然。

治产难或横或倒,死胎烂胀于腹中。此方屡用神妙。

生大柞木枝(一大握,长一尺,净洗、寸锉) 甘草大者(五寸,锉作五段)

上用新汲水三升半,同入新沙瓶内,以纸三重紧封之,文武火煎至一升半,令香。觉腹痛便准备候产。妇腰重痛欲坐草时,温温饮一小盏,便觉心下开豁。如觉再渴,又饮一盏,至三、四盏,觉下重便生,更无诸苦。切不可坐草早及坐婆乱下手。如催生药只消一服,此方至验,乃上蔡张不愚方也。

疗逆产、横生、瘦胎,兼治产前产后虚损,月脉不调,崩漏。一名催生黑散,一名乌金散,一名二神散。

百草霜 香白芷(不见火,为细末)

上二味,等分研停,每服二大钱。于临产蓐时,以童子小便并少米醋打为膏,沸汤调下。《集验》用酒、童子小便各半盏同煎,才沸即调停,热服。甚者不过再服。(血得黑则止,此药大能固血,免得干生,其妙在此)

黄蜀葵花,不以多少,焙干为细末,熟汤调下二钱,神妙。或有漏血、胎脏干涩、难产痛剧者,并进三服。良久腹中气宽胎滑,实时产下。如无花时,只用葵子,烂研小半合,以酒调,滤去滓,温过顿服,尤妙。亦治打扑伤损。如胎死不下,煎红花,温酒调下。用子歌曰(《经验》用子四十九粒)∶黄金内子三十粒,细研酒调能备急;命若悬丝在须臾,即令眷属不悲泣。

曹秀才方 用葵子一味研墨,或研朱砂为衣,每服四十粒,温酒吞下。

疗产妇生理不顺,产育艰难并宜服之。(出《圣惠方》、《局方》同,宜天医日合)

十二月兔脑髓(去皮膜,研如泥) 通明乳香(一分,研细) 母丁香(末,一钱) 麝香(一字,研细)

上四味拌停,以兔脑髓和丸如鸡头穣大,阴干用油纸密封贴。每服一丸,温水下,即时产。随男左女右,手中握出是验。

又方∶乳香方 通明乳香一块(如皂子大)

上为末,觉腰痛时用新汲水一小盏,入醋少许同调。扶立令产妇两手捉两石燕,坐婆饲药饮之;先令妊妇念“医灵药圣”三遍,然后服之。仍略扶行数步,须臾坐草便生,更无痛楚,神良。

《经验方》如神开骨膏 乳香不以多少,五月五日午时,令一人在壁背捧乳钵在凳上,令一童儿以笔管透壁缝内,逐粒从笔管中过入乳钵内,研令极细。以童儿面北滴水,丸如鸡头大,每服一粒,无灰酒吞下。《海上方》用乳香、朱砂等分为细末,麝香酒调下。

治难产或倒横不顺方,蛇蜕方。

蛇蜕(一条,全者) 蚕蜕纸(一张,一方无)

上入新瓦瓶中,盐泥固济,烧存性为末。煎榆白皮汤调下一钱,三服,觉痛便生。一方云∶临产腰痛,用药三字,麝香一字,温酒调下,名二妙散。

催生万金不传遇仙丹蓖麻子(十四个,去壳) 朱砂 雄黄(各一钱半) 蛇蜕(一条,烧)

上为细末,浆水饭和丸如弹子大。临产时先用椒汤淋渫脐下,次安药一丸于脐中,用蜡纸数重覆药上,以阔帛系之,须臾生下,急取去药,一丸可用三次。

治难产。兼治胞衣不下,兼治死胎。

上用蓖麻子七粒,去壳,细研成膏、涂脚心,胞衣即下,速洗去,不洗肠出,却用此膏涂顶上,肠自缩入,如圣之妙。一方男用七粒,女用十四粒。一方用蓖麻子百粒,雄黄末一钱,同研并用如前法。

治产难。

上用败兔毫笔烧为灰,细研为末。生藕汁一盏调服,立产。若产妇虚弱及素有冷病,恐藕汁动气,当于银石器内重汤调,温服。

陆氏方云此难产第一方 金箔(三片) 兔毫笔头(三个,烧为灰)

上二味和停,用蜡为丸如梧子大,作一服,温酒下。

又方∶大朱砂(随多少,端午日晒至百日,不得着雨。如满百日,取研如粉)

上用腊月兔脑髓和丸,如绿豆大。欲觉产,粥饮下一丸,良久便生。其药男左女右,手中把出。

又方∶腊月兔头(一枚,烧为灰)

上为细末,葱白煎汤调二钱,立生。

腊月兔血蒸饼,切作片子蘸之,以纸袋盛挂,当风处阴干为末,煎乳香汤调下二钱。

又方∶腊月兔脑髓,涂于一张薄纸上,更用一张合 ,以秤锤捶三、五十下。每遇难生,看大小书“天生”两字作符,以醋汤调下,极妙。

又方∶兔皮和毛烧为灰,末之。以酒调方寸匕,服之即产。衣不下者,服之即下。

治横倒生者,或先手足者。

明阿胶(炒,一方用酥) 滑石末(各一两) 葵子(二合)

上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滓,分二服。

治难产五、六日不得分娩、疲困虚乏者。

光明水胶(二两)

上用好酒一升半,微火溶胶,入新鸡子一个,盐一钱匕搅温;令产妇坐椅物上伸腰,大口作二次服之,觉小腹重便生。缘坐草早、惊动故也。

救产难经日不生。

云母粉(半两)

温酒调服,入口当产。不顺者即产,万不失一。(陆氏方云是何德扬方,云已救三、五千人。却用云母粉澄过研细,取一团如鸡子大,临时以无灰酒调下)

治横逆产理不顺,子死腹中。

伏龙肝细研,每服一钱,酒调服之。以土着儿头上戴出妙。

疗难产三日不下方。

吞鸡子黄三枚,并少苦酒服。

疗横产及胎死腹中。

以三姓鸡卵各一枚,三姓盐各一钱,三姓水共一盏相和。煮五、七沸,分温二服。令产母东首服之,立出。

疗难产日久,气力乏尽不能生,此是宿疾。

赤小豆(二升)

以水九升,煮熟取汁,入炙了明黄胶一两同煎,少时一服五合,未效再服,不过三、四服即产。

疗难产三日不出。

吞槐子十四枚即下。《广济方》有蒲黄一合。《千金》、《集验》、崔氏同。

又方当归为末,酒调方寸匕服。

临产腰疼,方可服之。

人参(为末) 乳香(各一钱) 辰砂(半钱)

上三味一处研,临产之时,急用鸡子清一个调药末,再用生姜自然汁调开,冷服。如横生、倒生,实时端顺,子母平善。传于鄂 施汉卿,屡见功效。

临产腰疼,方可服之。

延胡索 没药 白矾 白芷 姜黄 当归 桂心(等分)

上为细末,临产阵痛时,烧铧刃铁(犁头是也)。令通赤,淬酒,调药三钱,服一、二杯立产。(此方凤州河池县乔医家货,每服钱引一道。遇一士友杨济伯密得之,屡试屡验。)

乳香研细,以猪心血为丸如梧桐子大,以朱砂为衣,日干,每服一粒。如催生,冷酒化下;良久未下,再服一粒。如大段难产时,以莲叶心蒂七个,水二盏,煎至一盏,放温化下一粒,良久未下,亦可再服。此药灵验如神,无有不下者。如胞浆先破,恶水来多,胎干不得卧时,须先与四物汤及通真丸补养其血气,次更浓煎葱汤,放冷如体,令坐婆洗产户,须是款曲洗,令气上下通畅,仍更用酥调滑石末涂产户里,次服前催生药则万全矣。如胎死不下者,用黑豆三合,好醋半升,煮令豆烂,取汁一盏放温,化下药一粒,须臾便下矣。万一未下,亦可再服。如胎下胞衣未下者,服此亦便下也。若胎横逆不顺,即先服如神散(方见前),再服此药,复以此药催之。合药时,要五月五日午时极妙,或七月七日,或三月三日及月初上辰日合亦得。

疗逆产方 盐涂儿足底。又可急搔抓之,并以盐摩产妇腹上,即产。

又方∶以盐和粉,涂儿两足,下即顺矣。

《集验方》疗逆产 烧钱令赤,纳酒中饮之。

又方∶取夫阴毛二、七茎烧,以猪膏和丸如豆大,水吞下,儿手即握出,神验。

疗产难方 取车 中膏画腋下及掌心。崔氏、文仲、《短剧》、《千金》、《集验》、《备急》同。

疗逆产胞衣不出方 取灶屋黑尘,研为细末,酒调方寸匕。一方用梁上尘。

疗横生、逆产,服诸符药不捷者 灸右脚小指尖头三壮,艾炷如小麦大。

疗横生、倒产,手足先出方(并出《外台》)。用粗针刺儿手足,入二分许,儿得痛惊转即缩,自当回顺。文仲、《备急》、《千金》、崔氏、《集验》同。

横产、逆产二条,其理虽别,疗法盖同。可以意量,逐善参用也。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