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血晕方论第五

02-10  1856  来源:《妇人大全良方》 

产后血晕方论第五

论曰∶产后血晕者,由败血流入肝经,眼见黑花,头目旋晕,不能起坐,甚致昏闷不省人事,谓之血晕。细酒调黑神散最佳。庸医或作暗风、中风治之。凡晕,血热乘虚,逆上凑心,故昏迷不省、气闭欲绝是也。然其由有三,有用心使力过多而晕者;有下血多而晕者;有下血少而晕者;其晕虽同,其治特异,当详审之。下血多而晕者,但昏闷烦乱而已,当以补血清心药治之;下血少而晕者,乃恶露不下,上抢于心,心下满急,神昏口噤,绝不知人,当以破血行血药治之。古法有云∶产妇才分娩了,预烧秤锤或江中黄石子,硬炭烧令通赤,置器中,急于床前以醋沃之,得醋气可除血晕。产后一腊,不防时作为妙。崔氏云∶凡晕者,皆是虚热,血气奔并,腹中空所致。欲分娩者,第一须先取酽醋以涂口鼻,仍置醋于傍,使闻其气,兼细细饮之,此为上法。如觉晕即以醋 面,苏来即饮醋,仍少与解。(一云仍少以水解之。)一法烧干漆,令烟浓熏产母面即醒。(如无干漆以旧破漆器,以猛火烧熏之亦妙)

郭稽中论曰∶产后血晕者何?答曰∶产后气血暴虚,未得安静,血随气上,迷乱心神,故眼前生花。极甚者,令人闷绝不知人,口噤、神昏气冷。医者不识,呼为暗风,若作此治之,病必难愈。但服清魂散即省。

泽兰叶 人参(各一分) 荆芥(一两) 川芎(半两)

上为末,用温酒、热汤各半盏,调一钱急灌之,下咽即开眼,气定即醒。一方有甘草二钱。

若去血过多而晕者,当服芎 汤(方见第二卷通用门)∶当归芍药汤。(方见十二卷第十二论)

治产后血晕,心闷不识人,神言鬼语,气急欲绝。

芍药 甘草(各一两) 丹参(四分,并 咀) 生地黄汁(一升) 生姜汁 白蜜(各一合)

上水二升,先煎前三味,取八合;下地黄、生姜汁、蜜,分为两服。

又方∶荷叶(二枚,炙) 真蒲黄(一两) 甘草(二两) 生地黄汁(半升) 白蜜(一匙)

上切细,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入蒲黄、蜜、地黄汁,暖服立愈。

疗产后血晕心闷。

蒲黄(四分) 紫葛 芍药(八分) 红花(十二分)

上 咀,以水二升,煎至七合,入生地黄汁二合,更煎三、五沸,每服三合。

产后血晕,心闷乱,恍惚如见鬼。

生益母草汁(三合,根亦可) 生地黄汁(二合) 童子小便(一合) 鸡子清(三枚)

上煎三、四沸后,入鸡子清搅停,作一服。

产后血晕,狂语不识人,狂乱。

童子小便(五合) 生地黄汁(一合) 赤马通(七枚) 红雪(八分)

上以前二味浸赤马通,绞去滓,下红雪,温为两服。

治产后血晕,昏迷不省,冲心闷绝。(《卫生方》名立应散)

五灵脂(半生半炒,二两)

上为末,温酒调下二钱。口噤者,拗开口灌之,入喉即愈。一方加荆芥,等分为末,童便调下。

又方∶治产后血晕。

上神曲为末,熟水调二钱。

疗产后血晕,狂言,烦渴不止。

生香附子(去毛)

上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个,煎至七分,温服。

治产后血晕危困。国医以此方献禁中,用之大效,浓获赏赉,时庚寅岁也。

生地黄汁(一大盏) 当归(一分,锉) 赤芍药(一分,锉)

上水煎三、五沸,温服。如觉烦热去当归,入童子小便半盏妙。

治产后血晕,全不省人事,极危殆者。

用韭菜切,入在一有嘴瓷瓶内,煎热醋沃之,便密缚瓶口,以瓶嘴向产妇鼻孔,令醋气透入,须先扶病患起。恶血冲心,故有此证。韭能去心之滞血,加以醋气运达之,用无不效。

《近效》方疗血晕、绝不识人,烦闷,言语错乱,恶血不尽,腹中绞痛,胎死腹中。

红蓝花酒。

红花(一两)

上为末,分二服。每服酒二盏、童子小便二盏,煮取盏半,候冷,分为二服,留滓再并煎。一方无童便。

疗产乳晕绝方以洗儿水饮三合良;或以恶血服少许良。

又方∶半夏(洗,不以多少)

上为末,丸如大豆,内鼻中即省,亦疗五绝。(《指迷》、文仲同)

又方∶生赤小豆捣为末,取东流水和服方寸匕,不瘥再服。(《救急》同)

治产后血晕,血入心经,语言颠倒,健忘失志及产后百病。

没药 血竭(等分)

上细研为末,才产下,便用童子小便与细酒各半盏,煎一、二沸,调下二钱,良久再服。其恶血自循下行,更不冲上,免生百疾。《专治妇人方》只用白汤调。

五羊洪运使(上天下锡)子舍孺人,产后语言颠倒,谵语不已,如有神灵,服诸药无效。

召余诊之,六脉和平,仆以此药两服而愈。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