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白虎汤证_李士材医案:

10-24  1608  来源:伤寒名案选新注 

二十三、白虎汤证_李士材医案:

李士材医案:治吴光禄。患伤寒,头痛腹胀,身重不能转侧,口内不和,语言澹妄。有云表里俱有邪,宜大柴胡汤下之。李日:此三阳合病也,误下之,决不可救。乃以白虎汤连进两服,诸症渐减,更加麦冬花粉,两剂而安。

炒知母18克、生石膏60克、甘草6克、粳米12克。

寥笙注:本案为三阳合病,阳明经热偏重证。《伤寒论》说:“三阳合病,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面垢,谵语遗尿。发汗则谵语,下之则额上生汗,手足逆冷。若自汗出者,白虎汤主之。”患者头痛似太阳经病,身重不能转侧,似少阳经病,语言谵妄,为阳明经病,故曰三阳合病。但病为阳明经热偏重,未入于府,里无燥屎,故不可下;而又里热炽甚,虽略兼太少表症,复不可汗,汗则津液更伤,邪热益炽,谵妄更甚;如误下,则阴从下亡,阳无所附而上越,则必发生头汗肢冷等变证。众医未能见病知源,笼统认为有表里症,欲以大柴胡汤下之,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皮相之论也。李氏辨证精确,一语破的,曰此三阳合病也,误下之,决不可救,以白虎汤连进两服而病减。方用知母为君,性味苦寒,解热生津;石膏辛寒为臣,清热泻火,解渴除烦;甘草粳米之甘平,以和胃气,继进原方两剂,又加花粉之甘寒,以生津止渴;麦冬之甘寒,以滋阴润燥,则白虎之力更强,故病即平安。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