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时地同,年龄同,而虚实异

02-11  1571  来源:《黎庇留经方医案》 

2、时地同,年龄同,而虚实异

右滩禄元坊,黄植泉乃翁,年六十余,患外感症,屡医未愈——小便短少,目眩耳鸣,形神枯困,全身无力,难食难睡。脉微而沉,浸浸乎危在旦夕——医者见其小便不利,专以利湿清热,削其肾气;山楂麦芽,伤其胃阳;是速之死也。

吴君以予荐。诊毕,断曰:此阴阳大虚,高年人误药,至于此极!补救疏非易事。若非笃信专任,不难功败于垂成。彼谓:“已计无复之,听先生所为而已。”于是,先以理中汤数剂,随加附子;又数剂,胃气渐增。前之举动需人者,稍能自动。而其身仍振振欲辟地,改用真武汤;又数剂,其心动悸,转用炙甘草汤;数剂,心悸即止,并手足之痿者,亦渐有力。

后则或真武汤,或附子汤十余剂。总计治之月余,其精神元气,不觉转虚寒为强实。饮食起居,健好逾恒。病家驯至有生死人而肉白骨之目。

当时黄植泉之母,与其相继而病,亦延月余未愈。遂异其居——恐同时两死不便也。见乃翁奏效之后,又请予试诊其母;其见证与乃翁大异——亦形神疲倦,但此属实证而非虚证,易见功,易收功也。诊其脉则浮滑,症则心下苦满,按之极痛,不能饮食,举家怆惶!予拟与小陷胸汤,家人曰:老人久病。沉重若此,可任此凉药乎?予曰:“此乃小结胸病,是太阳证而入结于心下者。此方导心下脉络之结热,使之从下而降则愈。”果一服,结解不痛,不用再服。调养数日,渐起居如常矣。可知实证易医也。

两案同一时,同一室,又同为高年之人,而一温补,一清凉,一以多药,一以少药;终之皆治愈。然则方机治则,可热一乎?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