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格兼痿

02-11  1554  来源:《余听鸿医案》 

关格兼痿

庚午,余治琴川孝廉邵君蔓如。

生平嗜饮过度,且有便血证,便血甚多,始则饮食渐少,继则四肢痿软,后即饮食不得入,手不能举,足不能行,邀余诊之。询其颠末,每日只能饮人乳一杯,米粉粥一钟而已。春前医之方,皆服芳香温燥。诊脉弦涩而空,舌津燥。余曰:此乃血不养肝,津液干涩,食管不利。夫格症皆属津枯,刚燥之剂亦在所禁。痿属血少不能荣养筋络。多服燥烈芳香,胃汁枯,津液伤,痿症已成,格亦难免。即进以养血润燥之品。服五六剂,格症渐开。余思草木柔润之剂,难生气血,亦不能入络,因其好酒,便血太多后起此症。即进以血肉有情之品,虎骨、鹿骨、龟版等胶,牛筋、蹄筋、鹿筋、羊胫骨、鸡翅及苁蓉、线鱼胶、枸杞、归身、巴戟、猪脊筋大队滋补重剂。服十余剂,关格大开,渐能饮食,手足痛势已舒,手略能举,步稍能移。

后即将此方加羊肾、海参、淡菜共十七味,约四五斤,浓煎收膏,服四五料,步履如常,饮食亦复,手亦能握管矣。古人云:精不足者,补之以味。其言洵不诬也。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