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产后宜服生化汤”

11-21  212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民间多有“不论寒热、产后必服生化汤”之说。之所以如此,盖妇女产后虚、寒、瘀者多,实、热证者少也。且本方服用,有加速子宫复元,减轻腹痛和促进乳汁分泌等作用。如恶露过多,出血不止,甚至汗出气短神疲,辨证属热,则不宜原方照服,应辨证加减变通使用,才会收到好的效果。

生化汤首见于《傅青主女科》一书,方由当归、川芎、桃仁、黑姜、炙草五味组成。用童便、黄酒各半煎服。其功用是专治因产后血虚阴亏血瘀留滞等。瘀血除去,新血始生,若单用破瘀则血愈伤,单用补益则血反滞。故方中用芎、归及桃仁三味攻旧血、生新血,佐以黑姜入血分协助化瘀生新,配炙草调和诸药,使急中有缓,行中有补,补中有化,去旧生新,故名生化汤。

生化汤确系治疗产后各种疾病的良方妙药,如产后血晕、产后恶露不下、产后恶露不绝、产后血崩、产后发热、产后自汗等证。以往生化汤临床运用仅限于产后病,现在临床中抓住妇女“久病多瘀”的特点,广泛用于临床,尤其在治疗妇科方面疾病。如药物流产后阴道流血、功能性子宫出血、安放节育环后阴道出血、痛经、宫外孕、葡萄胎、子宫肌瘤、不孕症、阴吹症、闭经、习惯性流产、中期妊娠引产等。临床根据不同疾病的病机和病状进行加减,灵活运用,均能收到较好的疗效。临床治用生化汤加减如下:

产后恶露不绝加益母草、泽兰、地榆炭;产后血晕气血双亏加炙黄芪、党参;烦渴加麦冬、五味子;汗多加桑叶、麻黄根;恶露已停,瘀不重者,破血之桃仁可不用或少用。腹中有块而疼痛者,瘀血重者,或子宫缩痛加元胡、五灵脂、生蒲黄;产后血虚、宫寒腹冷加肉桂;产后血虚发热加丹参、赤芍,或加减小柴胡汤,热甚者可酌加黄芩、金银花;胞衣不下、胎盘残留,出血腹痛者,加益母草、牡丹皮、艾叶等,亦可与胶艾四物汤合方治疗;产后食积不化加山楂;产后便秘属血虚精亏者加枳壳、肉苡蓉。

“产后宜服生汤,芎归桃草与炮姜。”生化汤不失为一个妇科常用名方,临床辨证施治多取效。金元名家宋丹溪提出:“产后必大补气血为先,虽有它证,以末治之,斯言尽治产之大肯。”张子和则认为产后慎不可作诸虚不足治之。傅青主虽同意丹溪治虚补损为主的治疗原则,但亦感张氏之说未尽全面。这是因为产后气血暴虚者因多,但因气滞瘀停、恶露不停或瘀血未散等虚中挟实而导致其他病者亦不少,但最根本的病机是阴血骤虚阳易浮散而致病。傅青主合二氏之论,既不泥于丹溪之全补,亦不拘于子和之主攻,乃以治虚为主,兼去其实,治疗亦为全面有效。此论切合临床实际。

附  生化汤加减歌诀

产后宜服生化汤,芎归桃草与炮姜。

恶露已行去桃仁,腹块疼痛胡灵黄。

血寒腹冷加肉桂,血虚发热丹芍堂。

血块未消参芪莫,气虚血脱参无妨。

胞衣不下坤丹艾,或合艾胶四肠汤。

恶心呕吐山楂好,产后便秘枳苁镶。

血虚津枯便艰难,养正通幽亦良方。

生化原方为根本,临证知变才算良。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