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医话-----三刻拍案惊奇用附子

01-19  2137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曾几何时,中医药界掀起了一股“火神热”,一些人大力推崇温阳要药---附子。无病不用附子,且量小非君子,动辄百儿八十克不在话下,俨然附子是一味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临床实践果真如此么? 还是说说我自己的实践体会吧。事实胜于雄辩。

我早年习医之时,一直遵守着前辈经验和教科书中,讲解温阳之药附子的用量5-30g,且证对先煎,从未出现过医疗事故。那知“火神派”在社会上兴起,把我也烧得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在看完李可老先生的破格救心汤和卢火神的有关妙文之后,也与时俱进,开始大量使用附子。

一日,诊得一老妪,胸闷气短,双下肢水肿,头晕,心悸,脉沉弱无力,舌淡苔白,饮食二便尚可。出方真武汤合五苓散加人参。其中制附子用量为10g,五剂药后,诸证减轻,我觉得效果太慢,离火神派的神奇作用差远了,看来还是思想不够解放,附子量用的不够。所以二诊,制附子直接用到50g,先煎两小时,余药上同。自忖这回绝对一鸣惊人,大见成效,静等佳音。谁知一等就是三个月,这期间未见人影,我以为可能是好了。那知三个月后,病人见了我,说吃了你的第二次药,第二天就心脏病犯了,胸闷心跳,出冷汗上不来气,120急忙送到医院,说是房颤心衰,抢救治疗一个月才出院。说现在不能吃中药了,以后再说。我听后,心中一惊,知果是附子惹的祸,量太大,乌头碱中毒了,亏是抢救及时,否则将大祸临头吃官司。此是一刻拍案惊奇。

再看二刻拍案惊奇。2006年,曾接诊一40余岁男性患者,手持一方,说是外地朋友给开得方,效果很好,叫我给看看他能否服用,具体方药记不清了,只知其中一味附子用30g,我看病人无热象,就予以转抄了药方,并再三嘱咐附子要用开水先煎二小时再和其它药一起煎。病人点头称是,持药而去。谁知第二天一大早,我刚上班,病人就带了几个人,急急匆匆,找到我要昨日开得方子,我也没在意,翻出底方,病人随从一把抢走,外出复印,再归。说:昨天吃了你开的药,差点出了人命。我问怎么回事?答曰:咋天下午吃了你得药,10来分钟,人就头昏恶心,站不住发生体克,急送医院,诊为乌头碱中毒,紧急洗胃抢救。人现在还头晕,你说怎么办吧?明显的要讹钱了,后经协商赔了几干块钱了事。此案细思加追问病人,确实是附子量大中毒,按说30g不算大,但是病人自做主张,为了省事,将五剂的附子量,共150g一起煎,计划分五次兑服,那想到一次服后就出问题了,不管怎么说还是量大惹的祸,应引以为戒。此又一惊也。

三刻拍案惊奇。还是2007在治疗一例50多岁的妇女,糖尿病患者,兼有腰腿痛,舌淡苔白腻,脉沉,余无它证。处方桂枝附子汤合肾着汤。其中制附子用了30g,服后二天,病人打电话告诉我吃完药后,头晕,胸闷气短上不来气,问还继续吃否,我听后告之,停服剩下的药。一周后再诊,说停药后胸闷气短好转。此乃迷途知返,故未能酿成大错。

前几年,在“火神热”的影响下,实践了一段时间大量用附子,少则30g,大则150g,受益少,出事率很高。有时搞得自己心惊肉颤,大量附子开出,常是几乎夜不得安宁,生怕出事。尽管也有效果不错的,但是事故率这么高,哪有“火神派”们用附子的愉悦心情,也未见什么突出的神奇疗效。

在此,我没有否定附子作用的意思,只是对大量无限制的使用,提出自己的看法。一定要慎重,对证。尽管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事情,我临床上还是常用附子,但坚持的原则是小量起步,逐渐递增。实践证明这是安全可靠的。后仔细反复阅读“火神派”的领军人物卢宗汉的文章,发现其言行不一,说得是大量无限,扶阳抑阴用附子,可是他的一段时间病案统计,用的附子并不多,看来他也怕出事。其自释附子质量不过关,胆巴盐太多,故不用,纯粹是无稽之谈,难道市上就无合格的附子?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可以,但不能遗害后学,祸及社会。附子大量使用危险多多,得不偿失,应该引起注意。

古道瘦马写于2011·9·22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