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时疫痢(小儿志贺氏杆菌性痢疾)

01-16  1668  来源:《吴佩衡医案》 

小儿时疫痢(小儿志贺氏杆菌性痢疾)

张小妹,女,一岁,于 1961 年8月19日因发热一日,腹泻十多次,粪便带红白粘液,经昆明市红十字会医院诊断为“菌痢”收住儿科病房治疗。

据入院病历所载,患儿发育较差,营养中等,未出牙,前囟未闭合,颈部淋巴可触及。咽喉、心、肺及腹部未见异常,体温摄氏 39℃(肛表) 月20日血象,红细胞 340 万/立方

。8毫米,血色素 66%,白细胞总数 5300/立方毫米,中性 68%,淋巴 27%,单核 3%。8 月22日大便培养报告检出志贺氏痢疾杆菌。 月23日起用氯霉素治疗。 月24日加用多粘菌素,并内服清热解毒止痢中药。但腹泻不止,体温仍在 39.5℃左右(肛表) 月28日血象,红细胞 315 万/立方毫米,血色素 60%,白细胞总数 13,600/立方毫米,中性 68%,淋巴30%,单核 2%。病孩住院十日,经用多种抗菌药物及中药治疗,仍未见好转,于8月29日邀余会诊。

当日下午诊视,见患儿卧床,正在输液,面赤身热,体温 40.5℃(肛表),衰弱无神,唇口干燥,眼瞠凹陷。但见其母频频喂饮,时闻啼声,气息低弱,不思乳食,自汗出,稍动则易惊怖。询及今日大便已泻十余次,每次便量不多,红白粘液混杂,小便短少。指纹色赤而浮,舌苔粉白。此系内伤饮食,复感表邪,表证不解,邪气又陷入阳明,遂成太阳阳明合病下痢之证。如过早施用清热止痢及苦寒泻下之剂,易伤里气,若表邪深陷,则痢无止期。此证已属二阳合病,当以解表兼以升提陷入阳明经邪之法治之。建议暂停前面所用中西药物,拟桂葛汤一剂。

桂枝10克 葛根10克 杭芍6克 生姜2小片 小枣3枚 甘草3克

当晚喂服二次,至夜有微汗出,身热稍退,体温 39℃(肛表)。次晨又煎服第三次,日内照方服完二剂。每次喂药后片刻,均有热汗徐徐外出。30日晚体温已降至 37.8℃(肛表),大便终日未见泻利。

9 月1日复诊。体温 37.2℃(肛表),大便解二次,已为粪质,色黄而溏薄,未见脓血状物。据其母所诉,患儿热退之后已不再发惊,能安静熟睡,稍进乳食。此时虽然发热已退,腹泻已止,但见面色转淡,嗜卧无神,指纹色淡仅隐隐可见,口唇回润,干渴之状已不见,舌苔薄白转润。此系病邪已退,中焦脾胃虚弱,须当调补中气,健运脾胃以善其后,拟归芍理中汤加味治之。

潞党参10克 炮姜6克 肉桂5克 当归6克 杭芍5克 白术6克 砂仁3克 公丁7粒 甘草3克

上方连服三剂,9 月4日诊视,患儿于服药后第二、三两日,均未解大便,一切情况尚好,今日则大便二次,色黄微溏,体温已平,精神转佳,乳食如常。9 月1日和5日曾各取大便标本做病菌培养,均未检出痢疾杆菌,遂调理数日,痊愈出院。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