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传奇------30. 解毒莫忘生甘草

01-19  2241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熟悉《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人都知道,仲景方中八九不离甘草一药,以致后人邯郸学步也在方中不离甘草,但大多数都是照猫画虎象征性的用上几克,还美其名曰是国老药,其实这种作法,离仲景用甘草的作用相去甚远。甘草在临床上不是一味可有可无的药,也不是胡椒面什么方子里都可以撒。
《神农本草经》中论甘草:味甘平。主五脏六府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金创,解毒。久服轻身延年。
《药品化义》:甘草,生用凉而泻火,主散表邪,消痈肿,利咽痛,解百药毒,除胃积热,去尿管痛,此甘凉除热之力也。炙用温而补中,主脾虚滑泻,胃虚口渴,寒热咳嗽,气短困倦,劳役虚损,此甘温助脾之功。
上述古文献的论述说明甘草是有大用处的。补中益气,调和诸药,清热解毒,养血止血等等。其它方面我不谈了,专谈一下清热解毒,在这方面,它是一味难得的好药,有时胜过大家熟悉的金银花连翘之类,这不是夸大之词。
《金匮要略》中的甘草泻心汤,重用甘草四两折合今60g,治狐惑病即白塞氏综合证;桔梗汤中二两甘草折合今30g治肺痈;一味甘草二两折合今30g治咽痛即今咽炎等等,仲景方中比比皆是。当今名医在这方面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已故盐山名医张锡纯认为,古方治肺痈初起,单用粉甘草四两,煮汤饮之者,恒有效验。对此,张氏又有发挥,他的经验是:对于肺结核之初期,咳嗽吐痰,微带腥臭者,恒用生甘草为细末每服钱半,用金银花三钱煎汤送下,日服3次,屡屡获效。
蒲辅周先生用“甘草油”,可谓一绝,其法是用大甘草,刮去皮切细晒干,勿用火焙,研成细粉末,经纯洁芝麻油(或纯洁菜油亦可,花生油及其他杂油俱不可用),用磁缸或玻璃缸,将香油盛入缸内,再纳入甘草粉,浸泡三昼夜,即可使用。此方治一切火毒疮疖,以及溃久不愈之溃疡俱效。如遇初起之疔疮,阴部溃疡,厚涂于上,干时再涂,能泻火消肿止痛。蒲老说:“我曾用数十年,颇有效。小儿暑天热疖疮,其效显著。经过数十年,用之满意,疗效好,价廉。”
借助甘草“清热解毒”作用,治疗疮疖痱毒和脓肿,中医研究院阎孝诚先生也颇有心得。阎氏曾于1965年夏,在山西巡回医疗,治疗不少疖肿和痱毒患儿,初用一般清热毒的黄柏、蒲公英、紫花地丁之类,虽获效于一时,但多反复。后改用生甘草30克,马齿苋30克,忍冬藤30克,生大黄30克,共研细末,每次服10克,1日服3次,重者水煎服,按上药剂量,每日1剂,一般5-7日获愈,很少复发。从此以后,阎氏应用上方治各种皮肤感染病,每每获效。对荨麻疹、湿疹、紫癜等过敏性疾病,重用甘草治之,效果也很好,一般3-5岁儿童用量可达30克。
在先圣后贤们的启发和实践引导下,我在临床中也大胆重用甘草治疗诸多感染性疾病,类似于中医的火盛热毒。如痤疮,疔疮,口腔溃疡,泌尿系感染,咽喉肿痛,老年性阴道炎,等等。收效颇著。现举一例示之:
刘某女21岁,经熟人介绍,专程从外地来西安找我看痤疮,刻诊:人白胖,满脸长出红色小疖子,小黑头,里有脓栓,巳三四年了,青年美女爱漂亮,长了一脸痘痘,四处就治不效,甚是苦恼。观舌尖边红,苔薄,脉寸关浮滑,月经基本正常,饮食二便亦无异常。辨证肺胃火盛,热毒蕴结。甘草泻心汤合五味消毒饮加减:
生甘草50g 黄芩30g 黄连10g公英30g连翘30g野菊花30g地丁30g白花蛇舌草30g干姜10g丹参30g山查15g白芷10g花粉25g 七付水煎服。一日三次。忌辛辣冰冷。
一周后复诊,痘疹减少一半,未有新发。效不更方,上方加桔梗10g皂刺10g,再七付。三诊痘疹巳退,留有色素斑印记,上方去白芷减五味消毒饮量,加大丹参至50g,又十付彻底治愈,未再复发。
按:我在治疗痤疮一病时,无不重用生甘草,轻则30g重则50g,清热解毒,收效迅速。此乃吾之经验也。甘草一物不仅能解百草毒,更能解人身之毒,诸位切不可小视,仅视为一调合药,无足轻重。有时用好甘草胜似金丹。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