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真谛-----苦参重用可以治疗牛皮癣

01-19  2740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苦参是一味清热燥湿杀虫的一味良药,在治疗皮肤病中屡有运用,而且效果很好。该药始载于《神农本草经》,是豆科多年生亚灌木植物,药用根部。味苦,性寒。归心、肝、胃、大肠、膀胱经。
我认识和使用苦参起源于消风散。消风散(外科正宗.明.陈实功)是治疗皮肤病的名方,很多名老中医都喜欢用它,我也就学之。开始用于轻症的皮肤病效果还不错,但是对复杂性,长久性的皮肤病,尤其是顽症牛皮癣,即西医称为的银屑病就效果显得不理想,对此百思不得其解,退尔勤求古训,翻阅名贤医案,终于发现问题所在。即消风散中的苦参一味药很关键,用大用小大不一样。
我过去治疗牛皮癣时用消风散一般用苦参10g左右,这对于一般的痒疹和银屑病还可以,但重症就不行了,不管用多少剂,多长时间都无进展,后了经过学习文献,有几则医案,对我启发很大。现引录于下:
张子维运用苦参一得。
1984年秋,王叟年逾古稀,居城南郭,体丰壮,于八月上旬来院就医,自云患癣疾已数月,多治少效,诊其脉浮数有力,解衣观之遍体斑癣,体无完肤,白屑纷落,痒不可忍,余为乃因湿热淫于血脉,郁于孙络,风因热生,虫从湿化,治当清热燥湿、疏风杀虫。
乃用:苦参30g 元参13g 公英30g 白蒺藜17g 苍耳17g 丹皮12g 白鲜皮12g 乌蛇10g 甘草5g。三剂 水煎服,日服一剂,忌五辛。
患者服后症状小减,二次复诊苦参加至4Og,服三剂后功效显著,原方续服十余剂,痒止屑脱,症状大减,共服二十余剂病告痊愈。其翁乃日:“人皆谓我病此生难愈,谁知竞如此速效,实出意外”。
本草云:“苦参味苦性寒,玄参为使”。为治风热疮疹之良药。
近数年余用苦参治顽癣、湿疹其效颇佳,若脉浮数而热胜者其效更显,因此症多因湿热之邪浸于皮肤,淫于血脉,留滞不去,郁热甚而生风,湿热蕴而生虫,风行虫动故痒而难忍也。古人认为,风热湿虫为癣癞之主要因素,取苦参之苦寒,以其苦燥湿清热。湿气除,虫无复生之机,热气清而风自熄也。
周玉朱重用苦参治疗湿疹瘙痒。
张某,男,27岁,1998年6月8日初诊。两小腿肿痒、渗液一周,红疹密布,抓痕累累,左足底长满水疱,触之灼热,渗液较舌红苔黄腻,脉弦滑。证属湿热下注。法当清热利湿。
方用:苦参50g,黄柏、蒲公英、豨莶草、泽漆、地肤子、冬葵子、生薏苡仁、茵陈各30g,每日煎服头剂,二煎水外洗。
一周后,小腿红已退,渗液明显减少。宗原方继用10剂,其足底皮损已消,干燥而愈。
按:周老认为清热利湿,苦参为先,临证用苦参治疗的外科疾病主要有急性皮炎、湿疹、痤疮、银屑病、脂溢性皮炎、急性胆道感染、丹毒等属湿热实证。
临床表现多有患处红肿热痛,或痒,或起丘疹、红斑、水泡、渗液,或有腹痛以胁肋为甚,伴发热及身目尿黄,红苔黄腻,脉弦滑或弦滑数。
常用量为10~50g,可酌情配伍芩、黄连、茵陈、薏苡仁等。周老认为苦参味苦性寒,归心、肝、胃、大肠、膀胱经,临床适用范围较广,对外科病症为上中下三焦热证者皆可应用,尤对各类皮肤病有较好的疗效,可为首选之药,既可煎服,又可外用,具有清热燥湿、解毒止痒、祛风利水效。
张林运用消风散治松皮癣。
治尹某,于1978年12月闻余医癣,叩门求治。自述半月前劳累、出汗、受风后,周身搔痒,并见较多的红色扁平丘疹,曾服中、西药半月余均无效。余诊见:其周身有散在癣斑,肘膝关节的伸侧面为多见,胸腹及背部散在发生。境界明显,皮损直径0.5~3厘米,有的融合成片,上复多层银白色鳞屑,其屑脱落后,可见有出血点。其皮损形态有的呈点状,有的呈钱币状、盘状或地图状。舌淡红,苔白腻,脉弦无力。诊为松皮癣。治宜活血疏凤,清营解毒,投以消风散加减。
方用:归25g 川芎15g 红花15g川羌活25g独活15g木通15g荆芥15g防风30g麻黄10g苍术25g胡麻仁15g蝉蛻25g 苦参40g白藓皮50g甘草25g,一日一付,水煎,早晚空腹温服。
患者服药期间及愈后百日内,忌食鱼、蛋、肥脂、辛辣、生冷及将煎剩的药渣,放入脸盆内加适量水,煎汤,趁热熏洗患处,一日1-3次。内外二法同用,奏效更快。
患者遵法服用,连用十剂痒止,脱屑多,大部分丘疹消退,未见新发。患者又用五剂,皮损基本消失。共服二十四剂治愈。今已数年,多次随访来见复发。
通读以上三则医话医案,可见方中其它药均为常见用法,唯独苦参用法不同,均为重量,这也是取效的关键点之一。通过学习领悟后我也将其经验大胆地运用于临床取得了显著的效果。现举例示之:
我曾治一老妇,65岁,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和严重的很屑病。患者已在其它中医机构和某专门治疗牛皮癣的老中医看过,无效,经人介绍找到我,不要求治高血压和糖尿病,专冶牛皮癣,说此病已把人折磨的痛不欲生,几次寻短见,这次找到你是最后一次治疗,不效就再也不治了。我听后,感觉压力巨大。
刻诊:人中等个,略显富态身胖,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滑有力,饮食二便正常。查全身牛皮癣除面部无疾,无一处好地方。尤其是双下肢,臀部,背部大面积皮癣,厚度有一个硬币之多,上面覆有白屑,基底粉红,个别地方抓挠出水,而且满头眥是,奇痒无比,影响美观。曾在某中医处吃过大量蜈蚣、全虫、小白花蛇等药,初期有效,后无效。现诊为重症牛皮癣,银屑病,风热郁表,湿毒浸淫。处方消风散合荆防败毒散加减:
荆芥12g 防风12g 羌活15g 独活12g 前胡12g 柴胡12g 麻黄6g 苍术10g 当归15g 川芎10g 生地30g 鸡血藤50g 胡麻仁15g 苦参40g 白癣皮50g 蝉衣12g 忍冬花30g 连翘30g 猪牙皂3g 土茯苓60g 乌蛇30g 生甘草12g 七剂,水煎服,日三次,药渣外洗。
一周后,复诊,癣处已无流水,痒轻,无伤胃呕吐副作用。效不更方,又服20剂,癣处迭加厚屑已退,接近正常皮肤,基本不痒,患者甚为高兴,信心大增。再续30副痊愈收功。
我在临床上治疗顽固的湿疹和牛皮癣,现在基本上都是采取,在有效的方中加入大量的苦参30-50g,疗效较过去大幅提高,实践证明苦参重用是治疗牛皮癣的有效药物,值得重视。
然而任何药物超剂量运用都有利有弊,苦参也一样。宋永刚教授在《名方60首讲记》中,论述消风散治疗牛皮癣时写到:笔者一朋友,医传三世,在交流经验时,谓其祖父善用本方加乌蛇治疗银屑病,药多在30剂左右,直到患者服用本方至全身乏力,皮损消失方可。对于本方治疗银屑病的疗效屡见杂志报端,笔者也予以肯定,但让患者吃到周身乏力之时,恐觉不当。观其处方,用量较大,均在10g以上,特别是苦参,每剂药量达12g,败胃较甚。以如此的剂量服至30剂,很容易达到周身乏力、胃口全无的状态。而笔者认为,治疗疾病不要只盯住局部,而要着眼于整体。药之效不效,患者服后的感觉尤为重要,只要患者药后舒适,这也是中药取效的一种反应。
综上所述,我们即要学会大胆用苦参的经验和技巧,也要注意在临床中善于调整和避免苦参的副作用,真正做到扬长避短。苦参在临床上治疗皮肤病外,还可以治疗失眠、痢疾、高烧、心律不齐、手脚发热、泌尿系感染等等,是一味很值得发掘的中药。
古道瘦马写于2013.3.26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