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谈用方体会和诀窍------浅析逍遥散的临床应用---祝肇刚

01-19  2021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我们中国的中医博大精深,我们中医的典籍实在是汗牛充栋。到了我们的中药、方剂里其实是神奇莫测的,若我给大家泛泛来讲的话就成给大家讲方剂课了,所以我不这样来讲。在带同学们实习见习时,我反复给大家强调,不要跟我们学方子,而是要学我们的思路,要学老师是怎么想的。前段日子我给他们举过一个例子,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个单位从德国进了台机器,1000多万美元,运转得很好,但是1年后机器出了个毛病,于是就想请德国的技师来修,据说需要100万美元,他们说太贵了,旁边一家研究所有个非常聪明的工程师,他可以来修,于是就被请来了。他检查了一下机器,然后在一个地方画了个圈,并让工人在这里凿眼儿来进行检查修理,然后机器就正常工作了。人们问工程师要多少报酬,工程师说要1万美元。人们很不理解,问为什么画了个圈再凿眼儿就要1万美元?工程师答,如果只是划圈凿眼儿就值1美元,但是知道在什么地方划圈凿眼儿值9999美元。我想说的就是,你们平时跟我们抄的方子都是十分简单常用的方子,但我们是在什么地方用这些方子,这是最关键的。所以,今天我给同学们讲这个逍遥散浅析,就是把我的思路给大家介绍一下,来启发发大家的思路,而我就是个抛砖引玉的人。
现在我们先说一个常见的现象:女同志在来月经以前,容易出现一个症状——乳胀,十分常见,但我们要知道它在西医里是什么。在神经定位诊断中,霍夫曼征阳性时,就要考虑反应在大脑或中枢的哪里出毛病了,要做诊断。而在中医月经前出现乳房胀痛这个症状时,我们会把它定位在肝,随之还出现一些心烦、脾气急等症状,每个老师所用的方各有不同,如逍遥散、柴胡疏肝散、小柴胡汤加味等,而在这里我仅介绍我的思路给大家,其中有部分也是从我父亲那儿继承来的。当出现月经前乳房胀、四肢凉、大便偏干时,我一般用柴胡疏肝散;而月经前乳房胀、大便偏稀时用逍遥散加味。这个逍遥散归类一般归在肝脾不和,而柴胡疏肝散一般归在肝胃不和。我们一般就选择逍遥散,而在临床中我们又观察到,一些女同志不来月经时,西医就给她们打黄体酮或吃黄体酮,同时会伴随着乳房胀,停药后月经就来了。在西医临床中,女同志测月经周期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测基础体温。这个基础体温正常时呈双相性,但当它不规则时西医就说黄体分泌不足之类的,于是补充黄体酮,基础体温恢复正常。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乳房胀痛是与内分泌有关,而黄体酮又是在肝里灭活的。因此,若肝细胞正常,则黄体酮就在肝里灭活,随后月经就来了,乳房胀就消失了,这是我所理解的。不得不提的是,现在,逍遥散由于广告宣传等因素,以致人们常常盲目服用,使得部分女同志月经提前。而月经不来时,用了黄体酮,月经就来了,那么,它和逍遥散有什么关系呢?
对此,我的理解是,逍遥散很可能与改善肝功能有关,是不是与再生肝细胞有关,是不是有提高肝细胞功能的作用。虽然我没有实验作基础,但是我在临床中大量观察是这样的。而这个可以给大家以后做课题带来一定的启发,请大家来思考这个问题。
在临床中,我们又会碰到一些肝郁气滞的人,同时表现乳房胀、大便偏稀、两胁胀痛等肝脾不和的症状,同时,月经错后或不应期,我们辨证选择逍遥散,或者逍遥散可以再加一些活血的药物,或逍遥散合桂枝茯苓丸。那么,逍遥散是否有黄体酮的作用呢?但是黄体酮在大量使用后会出现一个问题——依赖性。人体有一个时间功能,它会产生错误识别,而黄体酮是个孕激素,在经常补充的过程中,人体的识别功能也发生障碍了,它会误认为黄体分泌够了,于是就停止分泌了。所以在临床中,一些人在一开始不来月经时就用黄体酮,用得多了后,即使用黄体酮也不来月经了。而在中医上,若符合逍遥散证,我们会选择它或其他的一些方法,服中药并配合黄体酮,使它慢慢恢复功能,于是月经就来了。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你即使不用黄体酮,月经也能正常的来。这就等于我们把她的内分泌调节正常了。这就是我给大家的思路,不知我说明白了没有,若不明白待会儿大家可以提问。
我从医将近30年了,现在我认为,要想真正把中医的一些问题说明白了,还是要借助西医生理、药理上的一些说明方法,但结合最密切的,一个是内分泌,一个是神经系统。现在不都提倡边缘学科吗?若中医、西医之间出现边缘学科,我认为,那也是在内分泌和神经系统有所突破。今天我所给大家讲的这个问题就是为了能引发大家的思考。
再补充一下,这也是给你们留的课题哦。还是那个基础体温,标准的如上所述,可是现在又出现这么一种(体温升高的概率较小),我们由刚刚那个例子,知道这是属于黄体分泌不足,那我们该用什么药来治呢?这就是我留给你们的课题。我在临床中有这么一点体会,在到时间月经还没来时,实际上一开始雌激素和孕激素下降,让它灭活。这时候怎么办?若要这一部位降不下来,用逍遥散;而若要这点上不去,可以用广当益芍芎(广木香、当归、益母草、白芍、川芎),这个原来是协和医院用来保胎的药,叫做免疫Ⅱ号。在妇女怀孕出现先兆流产时,用黄体酮就能把它保住了。所以我分析,这个药物它有补充雌激素的作用。它还有养血的作用,比如说,在这个部位用圣愈汤或者在这个部位月经不好时用血府逐瘀汤,这些都可以起到这个作用,但一定要在中医辨证的基础上来运用,它倾向于哪方面就用哪方面。这一点上跟我一起抄方的同学可以理解得多一些。我这样运用,并不是把中药当作西药来用,而是当它出现这个情况、出现这个症状时,通过中医辨证,符合这个思路。比如说,血府逐瘀汤必须是她瘀得很厉害的时候,圣愈汤必须是她气和血都不足的时候,我才这么去运用。检验真理的标准就是实践,通过我在临床上的运用,发现确实不错。但有些同学要说了,为什么不用西药,西药也挺好的,但我觉得西药都有一定的副作用。在我看来,中西结合应当在理论上来结合,并有所突破才行,而不是中药加西药。如果中药加西药来用,或者中药西用,那就不合适了。说句题外话,比如说现在出现的新药——川芎嗪、猪苓多糖,还有现在使用的青蒿素等等,确实有很好的治疗作用,但是它必须在它特定的环境下用如果没有在特定的环境下使用,它也未必就是好药,它同时也有很多的副作用。
注:祝肇刚是祝谌予先生之子。祝肇刚生于北京,学自家传。(外公为名医施今墨,父亲是名医祝谌予)。早年曾作为知青到东北兵团10余年。磨炼了意志,也熟知了东北的风土人情及体质特点,并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中医理论,为战友们治病。
回到北京后,祝肇刚由北京中医学院毕业,并获得学历文凭。在日常医疗工作中经常随父亲诊病,亲历了许多疑难病症的诊治程,开拓了视野积累了经验,提高了医术,并为父亲撰写文章,回复询病信件。同时自己也使许多久治不愈的患者药到病除。如:清河曹某的顽固无名高热;孟厨师的糖尿病、肝硬化腹水;宗姓工人的脑垂体瘤、肢端肥大症;杨姓学生的尿毒症;王某的哮喘……甚至仅凭照片和来信治愈日本两儿童的过敏性红斑。由于工作勤恳,医术精湛,为人正直,受到组织的信任,曾担任过农工民主党北京市朝阳区负责人及数届朝阳区政协常委,在北京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一定的知名度。
20世纪80年代末,值改革开放大潮,又到珠海开设中医诊所,8年来建门诊病例近万,诊治患者数万人次。了解到南方的风俗民情,掌握了广东人的体质特点,深得港、澳同胞和珠海群众的口碑。至今仍有人通过信件和电话问病,用他们的话说,“祝医生的疗效好,找祝医生看病我放心。”
祝肇刚先生现为北京糖尿病研究所研究员、北京顺义国医院副院长。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