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实践与补遗-------医方真谛:5.养阴清肺汤古方今用

01-19  2155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养阴清肺汤古方今用 急性扁桃体炎、咽喉炎,气管炎是临床上很常见的呼吸道疾病,对于这类病的治疗西医一般是打抗生素,约需要一周左右,甚至还有一周多仍然不愈的。中医我用养阴清肺汤为主加减,治愈率几近百分之百,毫不逊色于西医,而且费用低,时间短。故此,在这里表一表养阴清肺汤的功劳。
“养阴清肺汤”原方载于《重楼玉钥》,据说系清代郑梅涧所撰,郑的平生史实已不可考,只知郑氏精针法治喉科有奇效,其方药以养阴清肺汤为主。按养阴清肺汤原方仅八味,以生地、玄参、麦冬为主药(生地30克,玄参24克,麦冬18克),即《温病条辨》之增液汤(玄参30克,麦冬、生地各24克),丹皮、白芍、贝母、甘草、薄荷为辅药。在《重楼玉钥》书中此方治白喉,后世亦据此方治白喉。
由于现代医药科技的发达,白喉疫苗预防的注射,临床上已很难见到该病了。病没有了,方不能作废了。白喉是一种病原体,现代急性扁桃炎、咽炎、气管炎的感染也是一种病原体,且都是发生在上呼吸道,根据中医异病同治的原则,移方养阴清肺汤于急性扁桃体炎、咽炎、气管炎的治疗应是可以的,也是行得通的。临床上在治疗急性扁桃体炎(包括化脓性的)、咽峡炎时我常加入升降散(片姜黄、蝉衣、僵蚕、大黄);治疗急性气管炎时加入金荞麦、黄芩、鱼腥草各30g,则收效更为快捷。
曾治一病男孩,12岁,叫王岩松,感冒后,引起扁桃体发炎化脓,在儿童医院西郊门诊部注射头孢曲松钠一周,仅控制住发烧,嗓子仍红肿疼痛,咳嗽有痰,来到我处要求中医治疗。根据捡查情况,我认为是热毒郁滞咽喉,属中医的双蛾喉,处方:生地30g麦冬30g元参30g白芍12g浙贝15g僵蚕15g姜黄10g蝉衣6g大黄10g丹皮10g薄荷10g山豆根15g三付水煎服。三天后复诊,嗓子红肿巳退,不咳亦不吐痰了,观双侧扁桃体还有点红,因服药后大便稀,每天2---3次,故减量上方,又续二付,痊愈。
最近,又治一例68岁老太太,西电公司退休职工,姓贺名永凤。住院一周,治疗感冒合并气管炎,现感冒症状巳消失,但气管炎并未控制住。因迷信中医要求出院,来到我处就诊。刻诊:中等个子,面灰青,舌暗红,苔干厚黄,脉弦滑略数,咳嗽痰多,略胸闷,低烧,大便略干,小便正常,纳食一般,稍口渴,有高血压病史。辨证:痰火郁肺,化热伤阴,出方:养阴清肺汤加黄芩30g鱼腥草30g金荞麦30g北沙参30g三付水煎服。三天后,患者复诊,咳痰大量减少,巳不发烧,胸不闷憋,效不更方,略事调整,又续方五付,基本痊愈。后以玄麦甘桔颗粒和附子理中丸交替服用善后。
急性扁桃体炎,相当于中医所称之乳蛾、喉蛾、或单、双蛾喉、喉痹之类,患者亦以儿童为多。患者咽喉肿痛,吞咽困难,头痛,有恶寒发热,或发高热,如确诊为咽喉疾患,扁桃体肿大或有浓液,黄白斑点。本人治疗均不采用解表退热药,只投以养阴清肺汤,效果颇佳。为何感冒发热,甚至热度很高的患者使用养阴清肺药物而获效呢?笔者初时也未留意探索,及至看到《方剂学》书中介绍的例子和《中医杂志》记载治疗急性扁桃体炎和慢性咽炎文章后有所启发,现略谈一下其药理作用。养阴清肺汤之主药生地,玄参、麦冬具有清热凉血的作用,并具养阴生津之效,用治温热病热邪入营而见高热,口渴,舌质红绛以及温热病后期的热甚伤津等。玄参能泻火解毒,故善治咽喉肿痛,麦冬亦可用于养阴清热,润肺止咳。其他辅药中,丹皮凉血活血,对金黄色葡萄球菌、链球菌,及其他多种细菌都有抑制作用,白芍除养血和阴外,对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均有抗茵作用。贝母功能清热化痰,清热散结,甘草作用为清热解毒,薄荷性味辛凉,入肺、肝经,疏散风热;兼治咽喉肿痛。急性扁桃体炎,直接病原通常是溶血性链球菌所引起,或因热性病诱发,为此如单纯使用解表退热药,但总不如使用养阴清肺汤略加治喉之专药山豆根等收效之速。
总之,愚见以为,养阴清肺汤可应用于急性扁桃体炎等咽喉疾患,因热邪已传人咽部,使咽部附近组织发炎,已和单纯性之邪热在表者不同,可不必忌讳养阴之药,.因养阴药本身具有清热凉血作用,何况更配有抑菌抗菌解表之药配合,故能迅速退热消炎。使用本方易根据具体情况稍作加减为宜,而且方中生地、元参、麦冬的量应该大一些为好。上述两案已作示例,各位可举一反三,灵活处之。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