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4.胶于消渴阴虚之见,固执养阴之治,膈间支饮,津不敷布,久治不效

01-16  2396  来源:《中医临证经验与方法》 

糖尿病4.胶于消渴阴虚之见,固执养阴之治,膈间支饮,津不敷布,久治不效

国××,男,57岁。口渴多饮多食,日渐消瘦7年多。医诊糖尿病。先用西药治疗半年,症状明显好转,尿糖亦由(++++)降至(+),但出院之后不久,症复如前,尿糖亦很快由(+)增至(++++),配合中药养阴生津之剂治之,开始时症状有所改善,但2个月后,症状又复如初。其后遍请名医,前后6年余,症状一直不见缓解。最近1年多来,非但糖尿病不见改善,而且视力逐渐下降,并曾突然失明两次,经眼科检查,诊断为早期白内障、眼底出血。近5个月来,又逐渐发现两腿麻木疼痛,行动不便。经神经科检查诊断为末梢神经炎。为此不得不再住院1年余,但至今诸证不但未见改善,反而日渐严重。最近1个多月以来,两下肢几乎不能活动,且发现纳呆食减,恶心呕吐,经过检查诊断为糖尿病酮中毒。基于住院治疗越来越重,一怒之下,停止服用任何药物,其后又在家属的劝说下,邀请中医治疗。细审其证见口渴喜饮,饮水稍多即吐,脘痞纳呆,下肢麻痛瘫痪,视物模糊,舌苔黄白,脉弦紧而数。综合脉证,思之:口渴喜饮,饮多则吐,水逆证也。脉弦紧者寒也,结也,数者,热也。紧数相搏,寒饮停聚凝结化热也。证脉相参,为寒饮结滞,郁而化热,津液不得敷布也。治宜苦辛并用,化饮散结。处方:防己10克,桂枝10克,人参10克,生石膏15克,茯苓10克,牡蛎6克。

服药3剂,诸证稍减。此时某医及家属云:中药力缓,中药只能改善症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果不用西药将会不堪设想。但患者不听劝告,仍只服中药。继服上药20剂,两下肢疼痛麻木瘫痪竟消失,且恶心呕吐亦解。加元参10克,服药2月,药进60剂,诸证消失,唯因白内障视力仍较差。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