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幼波:煤气中毒后遗症治验

11-22  189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关幼波:煤气中毒后遗症治验

关幼波教授在临床实践中,对治疗重型煤气中毒后遗症,有独到的见解,并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他认为本病的病因是感受邪毒之气,病机为正虚邪实,病位在脑。因邪毒之气由口鼻而入,直中心包,蒙蔽清窍,凝滞血脉,毒邪蕴热灼津生痰,痰血交结,脏腑失调,终致病证缠绵不解。治疗初期当以祛邪为主、扶正为辅;患者清醒后当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治疗大法当以芳化祛邪、养阴益肾、清心健脑、活血化痰为要点。

病案1

周某,男,52岁,工人,1990年4月5日初诊。

1989年正月初一,患者煤气中毒,在当地医院进行抢救,苏醒后神志时有不清,语言不利,二便失禁,走路不稳,伴有手颤,以致不能单独行走。曾在当地经中西医治疗3月余无效,故来京求治。

初诊时,患者由两人搀扶入诊室,神志不情,不能说话,由家属代诉病情,两手明显颤动,因患者不能配合检查,未能望舌苔,脉弦滑。

辨证:中毒之后余邪末清,以致心神失常。

立法:芳香化浊,活血化痰,佐以平肝。

处方:薄荷10克,野菊花10克,钩藤10克,天麻10克,旋复花10克,生赭石10克,生地10克,白芍20克,当归10克,石菖蒲10克,川芎10克,藕节10克,丹皮10克。7剂。

另:睡前服十香返生丹1丸。

服药后,患者能自己行走一段路,停十香返生丹。服14剂能够简单回答一些问题,神志清楚,在上方基础上略有加减,服药35剂后,自己能独立行走,正确回答问题,手颤明显减轻,二便已能控制。此后,关幼波在上方中加生芪50克,带药离京回家,以巩固疗效。

病案2

褚某,男,67岁,1990年3月21日初诊。

患者1990年2月19日煤气中毒后经常神志不清,在某医院经高压氧仓治疗30天无明显效果,故来求诊。

初诊时患者由人搀扶就诊,神志不清,语无伦次,所问非所答,走路不稳,手足抖动,纳少,口干思饮,大便不杨、4~5天一行。舌苔薄白,脉沉滑。

辨证及立法同病案1。

处方:夜交藤30克,天麻10克,钩藤10克,旋复花10克,生赭石10克,佩兰10克,生地10克,白芍15克,当归10克,川芎10克,地龙10克。水煎服,日一剂,分两服。

另:每晚服牛黄清心丸1丸。

上药加减治疗,服药52剂后,患者神志清楚,走路平稳,语言流利,能正确回答问题,能自己前来就诊,不需家属陪同,但有时性情急躁,睡眠少,上方加珍珠母30克,以平肝安神,继服14剂,以巩固治疗。

按语:上述2例煤气中毒后遗症的治疗,关幼波采用芳化解毒以祛邪,佩兰不仅具有芳香化浊之功,且芳化即可解毒,亦可透邪外出,薄荷也有清热解毒、疏肝透邪之功。恶毒之气由口鼻而入,直中心包,蒙蔽清窍,故患者神志不清,语无伦次,或语言不利,故他选用牛黄清心丸以清心,石菖蒲以祛痰开窍。恶毒瘀滞血脉,蕴热灼津生痰,痰血交结瘀阻经络,故见走路不稳,手足颤动。又痰血互结脏腑失调,肾失其司,故见二便失禁。化痰药他喜用生赭石、旋复花、天麻、远志等,痰盛者加十香返生丹,且可清心。木瓜舒筋活络,且兼平肝;钩藤、珍珠母平肝通络;僵蚕、全虫善于镇痉且可攻毒;养血活血药多用四物汤,这是关老用药特点之一。

四物汤不仅养血而且滋阴,沙参、黄精滋补肝肾;夜交藤养血祛风通络,养血以养心安神,滋阴以补肾,养血益肾即可健脑。

诸药合用,共奏芳香化浊、解毒祛邪、活血化痰、清心健脑之功,而煤气中毒后遗症之顽疾可得痊愈。

作者:□ 吴春节 赵伯智 北京中医医院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