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庄子》看中医之路在何方

11-21  200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本报前段时间发表了全国著名老中医邓铁涛教授的博士毕业生唐铁军在英国给邓老的一封来信。由于中医师在英国没有西药的处方权,迫使他们摆脱了对西药的依赖以及临床分科的羁绊,使其遣方用药,唯中不西;针药并行,多管齐下;临证面广,不拘分科;心中时刻牢记“整体观念”、“辨证论治”两大精髓,完全按照传统中医的思辨方式、固有规律来践行中医,收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笔者接触了现在很多中医院,感觉他们对引进现代化的医疗设备非常积极,结果是装备越来越现代,中医院从头到脚越来越像西医院。很多中医院的中医人数在逐渐减少,能完全用中医思维诊断,完全用中药及中医非药物疗法进行治疗的中医是越来越少了。

最近国内出现了一股“国学热”,《老子》、《孔子》、《庄子》等重新受到国内读者的追捧,笔者重新浏览了一下《庄子》,发现《庄子》书中很多寓言故事不但对人生很有启发,对如何发展中医也很有启发作用。

《庄子·应帝王》讲了一个故事,南海的帝王叫儵,北海的帝王叫忽,中央的帝王叫浑沌,儵和忽时常到浑沌之地相会,浑沌对他俩热情款待,儵和忽为感谢浑沌,商量到:“人都有七窍,用来视听、饮食和呼吸,唯独浑沌没有,我们帮他凿开吧。”于是,儵和忽一天为浑沌凿开一窍,七日后七窍是凿开了,但浑沌却死了。

《庄子·至乐》中庄子借孔子之口讲了另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只海鸟飞到鲁国郊外,鲁侯亲自把它迎进太庙,演奏《九韶》名曲给它听,宰杀牛羊以为膳食。而海鸟却目光迷离,神情忧伤,不吃一口肉,不喝一杯酒,结果三天就死了。海鸟为什么会死呢?“这是人用养自己的方法去养鸟,而不是用养鸟的方法去养鸟。”如何才是养鸟的方式呢?“应该让海鸟在森林中栖息,在沙洲上走动,在江湖上飞翔,啄食泥鳅小鱼,与群鸟随行而居,自由自在地生活。鸟讨厌听到人的声音,像《咸池》、《九韶》这样的乐曲,在广阔的原野上演奏时,鸟一听见就飞走,兽一听见就跑开,鱼一听见就潜入水中,只有人听了,会聚在一起欣赏。鱼可在水里自由地生活,而人在水里却会窒息而亡。鱼与人本性不同,其喜好与生存环境自然各异”。

读了《庄子》讲的故事反思一下中医应该如何选择发展方向,数十年来围绕中医应如何发展的问题,多方是争论不休,具代表性观点有:A观点:其观点核心是将中医学与西方科学之不同视为糟粕,继而反对中医或提出“取消中医”;B观点:其观点核心是认为中医有一定合理之处但属于“落后”的医学,应该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包括西医来“帮助”中医,并认为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包括西医来“帮助”中医后,中医就现代了,中医就发展了。A观点受到中医及社会各界的反对;但B观点到现有却依然很有市场,虽然也有很多反对的意见,但好像很难说服这些好心人。

A观点让人一目了然,大家容易分辨;B观点就带有很大迷惑性了,他们就像“儵和忽”一样的好人,认为西医是用还原的方法认识人体,用病因、病理、病位来分析疾病,而中医是用整体观认识人体,用辨证论治来诊断与治疗,他们觉得中医的整体观像“浑沌”一样,人也不错(中医有疗效),但就是长得太不像现代人(西医)了,怎么办呢?帮帮中医吧!把中医整体观理论搞成中医病因学、中医病理学等等,把中医“临证面广,不拘分科”分成中医内科、中医男科等等,再把中医内科分为消化、肝胆等系统,使中医越来越像西医了,与此同时,发自中医内部尤其是老中医的强烈声音却是:现在能用中医思维进行看病的人越来越少,现在的名老中医比“国宝熊猫”都少。

对待中医,我们还要学鲁侯热情款待海鸟的方法,为它奏乐,请它喝酒吃肉吗?两千年前被庄子耻笑的故事今天还要在中医身上重演吗?其实中医的发展也像海鸟一样喜欢“在森林中栖息,在沙洲上走动,在江湖上飞翔,啄食泥鳅小鱼,与群鸟随行而居,自由自在地生活”。中医也经历过“热烈浮躁”的年代,有很多好心人想帮助中医,拿出“大鱼大肉”款待中医,一会儿中医系统论,一会儿中医控制论,一会儿中医相对论,看起来很“丰盛”,但对中医来说“油太大”,既不太可口又难以消化,其实只要中医人觉得整体观“好看”,阴阳五行“好听”,辨证论治“好用”,用这些能治好病就是硬道理。

《庄子·秋水》中庄子对楚国使者说:“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已经死了三千年了,楚王特地用竹箱装着,手巾盖着,保存在庙堂之上。这只龟是宁可死了,留下骨头受人瞻仰呢?还是宁可活着,拖着尾巴在泥地里爬呢?”楚国使者说:“宁可活着,拖着尾巴在泥地里爬。”我们是要用所谓的西方科学的光环把中医包装得富丽堂皇最后成为世界遗产供人瞻仰好呢?还是让它按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的好呢?中医人要深思。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