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简单把中医学称为“传统医学”

01-02  20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自西方医学传入中国,逐渐确立了在中国医学界的主流地位后,中医学被冠名为“传统医学”,使以西方科学标准作为唯一的“普世”性标准对中医进行质疑、改造的行为合理、合法化,促使中医迷失主体,放弃自主发展。同时,“传统医学”的称谓还会淡化中医学是中华民族伟大创造的事实,不利于我国在国际上表明对中医学所属权的立场。

●中医学种种“先进”的特质及在现代诊疗中的实践优势充分表明,中医并非输在技术竞争的战场上,而是输在意识形态的战争中。意识形态之战胜败的关键在于话语权的争夺。对“传统医学”称谓提出质疑,反映了中医界自主发展意识的觉醒,以及争夺意识形态领域话语权的勇气。

●中医学的“正名”可作为中医界乃至文化界开展思想运动的契机。通过这一思想启蒙运动,破除“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霸权话语系统,打破西方科学方法的“普世”性神话,系统弘扬“中国模式”的中医学发展方式,为中医学在未来的生存与发展,以及中医在我国医药卫生领域充当更为重要的角色铺平道路。

中医学起源和发展于中国,是中华民族研究人体生命过程以及维护健康、抵御疾病的科学。中医学蕴涵着丰富的中华优秀文化,是人文与生命科学有机结合的系统整体的医学知识体系。中医学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势领域。自西方医学传入中国,逐渐确立了在中国医学界的主流地位后,中医学被冠名为“传统医学”。这一称谓逐渐得到学术界的认同,并以官方文件的形式固定下来。“传统医学”划清了中国医学与西方医学的界限,也悄然界定了这两种医学的定位。这种界定促使中医学不断放低姿态,逐渐失去在中国医学领域的主流地位。

“传统”的复杂内涵

近现代以来,“传统”一词已不单纯指“沿袭已久”或一个民族“固有的”事物,而被赋予了更为复杂的内涵。《现代汉语词典》中,“传统”的含义有:①世代相传、具有特点的社会因素,如文化、制度、思想、道德等;②用来形容“世代相传或相延已久,并具有特点的”事物;③守旧,保守。前两种含义反映了中医学的部分特征,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1条规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其中的“传统”,指的是前两种含义。然而,“传统”的第三个含义则成为中医学被“矮化”、甚至被置疑的根源。

正由于简单把中医定为“传统”的属性,所以需要“现代化”。因此,中医正常的与时俱进、创新发展,被迫称为“现代化”,而同样是医学的西医学,由于是“现代医学”,自然就不存在“现代化”。由此不难看出,“现代”与“传统”用于描述西医与中医时,已不单纯是针对二者产生的地域或存在的形态,而是夹杂了某种价值的判断,这种价值判断,中医明显处于劣势。“传统医学”的称谓,无疑加剧了中、西医之间的不平等。

“现代”与“传统”已成为一对相对应的词。“现代”一词充斥着溢美,“传统”一词暗含贬意,这种现象有着深刻的历史与文化原因。  近年来,个别国家有人把中医学称为传统医学,还带有否认中医药的原创性与去中国化的目的。

“传统医学”的称谓

误导了中医发展方向

把中医学定性为“传统的”,就免不了接受相对于“现代性”的价值判断,依据暗含于“传统”与“现代”二词中的价值判断,“传统”的事物必然保守、落后,而“现代化”是“传统”事物的发展方向。给中医冠名以“传统医学”,必然会产生歧义,使人们自然而然地认为,中医学与西医学相比是原始的、落后的,因而有待于改造为“现代医学”。

近百年来,中医始终处于被诘难、被质疑的干扰环境中,“西方中心论”无形中主导下的中国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对中医学这门“传统医学”的“现代化规范”,虽然表现形式各异,但作用结果是一致的,即迫使中医学逐渐丢失主体、放弃自我。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曲折发展,国内外对中医学的特色与优势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如基于人的临床研究、治未病早期干预、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的个体化诊疗、丰富多彩的治疗方法等。

由于和西方现代科学的同源性,西医学自然而方便地吸纳着先进的科技成果,诊疗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然而,由于西医学对现代技术过度的依赖,以及受还原论思维模式的局限,其弊端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显现。现代西医学的直接对抗式治疗方式,不可避免造成系列不良后果。例如,依靠化学药物针对病因、病理、病位的对抗和补充,带来了药物公害和医源性疾病。针对病因治疗的抗生素应用,导致菌群失调及加速其发生耐药性的变异,制造了新的病原体,病原变异导致药物淘汰加快等等。同时,诊断技术的日新月异在带来诊断便利的同时,也导致诊断费用大幅提高。上述种种情况导致病原体越治越多、药物淘汰日益加速、医疗与诊断费用大幅攀升等结果。

以整体论为特征的中医学所表现出的一系列优势。中医学看似“古老”,却具有许多“超前”的理论与方法。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医学就发展了以人体的“正气”(自我抗病与康复能力)为主要调节对象,以“阴平阳秘”的健康状态为实践目标的理论与方法。中医医疗主要是通过各种方法,依靠与扶助人的自我抗病和康复能力而获得疗效。正由于掌握了通过观察、调节人体的主体性反应以维护健康状态、防病治病这一法宝,中医理论与实践历数千年、直至现代,在人类健康维护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医重视养生、预防,其实践目标的“前移”,客观上减少了疾病治疗的投入;中医注重依靠与激发人体自身的功能、改善人体生态环境以达到祛病的目的,避免了直接对抗治疗带来的种种不良后果;同时,中医还是重视心身(形神)综合调理及个体化诊疗的典范医学,这些学术特点恰恰符合世界卫生组织1996年提出的新世纪医学的发展方向。更为重要的是,中医主要依靠医生的感官,通过观察、分析人体功能状态所反映的外在征象诊断疾病,治疗用具简单,药物主要为天然药物,价格也相对低廉,具有“简、便、廉、验、安”的优势。这正符合医疗卫生服务的要求——“安全、有效、方便、价廉”。 

中医不仅是“传统”的,而且很“现代”——具有先进的理念和诊疗优势,能够很好地适应现实的需求。因此,中医完全可以甩掉“传统”的羁绊,理直气壮地跻身于“现代医学”的行列。

坚守“中医学”称谓

体现了“中国梦”的国家民族意志

通过近一个世纪的曲折经历,中医界的有识之士逐渐开始意识到,“传统医学”称谓暗含着中、西医地位的不平等。于是中国中医科学院与一批高等中医药院校纷纷将英文名中的“traditional”去掉,拉开了中国医学在国际范围内正名的序幕。这种对中医学“中国”属性的坚守,实际上是中医界坚持自主发展意识的觉醒,也是中华文化逐渐复兴的一个体现。

一种文化被“征服”要经历三个阶段:① “对方”的话语系统由知识界的非主流变成主流;②打着“对方”意识形态烙印的新主流的话语渗入政治领导集团;③政府认同此种话语系统,并使之成为社会主流。自近代以来,西医学的逐渐强势,以及中医相对于西医的日渐衰微,恰恰印证了这一点。中医学种种“先进”的特质及在现代诊疗中的实践优势充分表明,中医并非输在技术竞争的战场上,而是输在意识形态的战争中。意识形态之战胜败的关键在于话语权的争夺。一个世纪以前,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与发达工业击溃了中国人的自信,也导致中国人逐渐放弃了在意识形态领域坚持中华特征的话语权,这种放弃反映在各个方面。其中,中医学在近百年来的遭遇就是中国文化丧失话语权的典型表现。中医的近现代史说明,如果没有勇气抵抗由“西方中心论”主导的霸权话语系统,必然陷入消极防守、节节败退的局面。

对“传统医学”称谓提出质疑,反映了中医界自主发展意识的觉醒,以及争夺意识形态领域话语权的勇气。目前,对中医学的文化与哲学研究成果,已足以总结出有关中医学在现代发展道路的系统纲领。当务之急是恢复整个中医界的自信,进而鼓起争夺意识形态领域话语权的勇气,挣脱“传统”定性的羁绊,消除定性“传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大力宣传中医学的“现代医学”属性。中医学的“正名”恰可作为中医界乃至文化界开展思想运动的契机。通过这一思想启蒙运动,破除“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霸权话语系统,打破西方科学方法的“普世”性神话,系统弘扬“中国模式”的中医学发展方式,为中医学在未来的生存与发展,以及中医在我国医药卫生领域充当更为重要的角色铺平道路。

习近平主席说: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刘延东副总理指出:中医药作为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和重要的生态资源,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中有着重要意义。明确了中医药的战略定位与发展方向。

中医学正名表明

我国对中医归属权的坚定立场

目前,韩国已将其本国的中医更名为“韩医”,反映出很强的知识产权意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给中医冠名以“传统医学”,无形中会淡化中医学的“中国”属性。在其他国家觊觎中医学所属权的情况下,这一称谓无疑会丢失中医学的中国原创属性。因此,“中医学”挣脱“传统医学”的羁绊,不仅可以摆脱由“传统”一词带来的“落后”、“原始”的阴影,还可强化中医学的“中国”属性,从而表明我国在中医所属权方面的坚定立场。

将中医学与西医学分别称为“传统医学”、“现代医学”,暗含了武断的价值判断,是“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霸权话语体系作用的结果。冠名以“传统医学”,无形中使以西方科学标准作为唯一的“普世”性标准,对中医进行质疑、改造的行为合理、合法化,促使中医迷失主体,放弃自主发展;同时,“传统医学”的称谓无形中还会淡化中医学是中华民族伟大创造的事实,不利于我国在国际上表明对中医学所属权的立场。摆脱“传统医学”羁绊,坚守“中医学”称谓,不仅是中医界的历史使命,也是中华民族保护中医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打破西方科学方法的“普世”性神话的战略举措。倡导“中医学”称谓,不是为了“正名”而“正名”,而是在意识形态领域争夺话语权的博弈。话语权的掌握与否,决定着民心的向背,关系着中医在维护人类健康作用的发挥。

中医学是传统的,因为它经历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发展历史;中医学又是现代的,因为它能不断与时俱进解决当代防病治病问题。中医学是中国的,因为它根植发展于中国;中医学是世界的,因为它在人类健康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