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真谛------明目枸杞疗阴虚口苦 (孟景春)

01-19  2008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提起口苦一症,按常理说应该治疗起来不是什么大问题。胆火上溢嘛,龙胆泻肝汤,小柴胡汤都是正对之方,如果不效,余国俊的治疗口苦专方也就可以搞定它了。但是世上的事总是这么不尽人意,一方一药很难十痊十愈一病。口苦一病也是如此。我临床多年对口苦症,一般说上述三方,基本上就可以治愈,然而还是有个别的口苦病人百治不效,弄得人束手无策,甚为尴尬,一个小小的口苦症都摆不平。为此曾耿耿于怀,放不下心来。不意一日读书,看到孟景春老中医一篇文章,用枸杞为主治愈一例20年口苦症,豁然开窍,方知原来问题的症结处。还是先来欣赏孟老的佳案吧。
2005年5月曾治许某,男,64岁,退休干部。自诉口苦近20年,终日口苦,时轻时重,以晨起较著,夜寐多梦,大便偏干,1-2日一行。白患口苦以来,经多次和多种检查,均无异常发现。虽经中西医调治,终鲜疗效。所以治疗亦时断时续,近一年来有加重之势。观其形体无病容、声音洪亮。舌质红、少苔,脉细弦。证属肝阴不足,虚火内郁,火扰胆气上逆则口苦,扰及心神则多梦,治宜滋养肝阴,泄火安神,佐以润肠。方用枸杞子30克,生白芍1 5克,生甘草5克,龙胆草3克,柏子仁10克,甘菊花12克,净连翘、淡竹叶、郁李仁(打)各10克。
服l周后,大便通畅,夜寐梦境减少,最可喜是口苦大减。既见效机,再以原方加减,为增强滋阴之功复加生地黄12克。连服1个月,20年口苦已完全解除。为巩固计,另用甘菊花10克,决明子10克,为1日量,泡汤代茶,常服。杞菊地黄丸2瓶,每服8丸,1日3次,用淡盐水送下,饭前服。
孟按:《素问·奇病论》中论口苦症:“胆气怫郁,气上溢而口之苦。”则知口苦为胆气上逆已无疑。而胆气上逆之病机有不同,此症胆气上逆乃肝阴不足所致也。因肝虚生火,火气上逆导胆气上逆,追本溯源则肝阴不足是本,胆气上逆是标。故重用枸杞子、生白芍滋养肝阴以治本,阴足则火气自灭。用龙胆草3克以清泻胆火。滋阴不足,故再加干地黄。再加柏子仁、郁李仁以养心润肠通便,大便通利,则使邪火从下而泄,使无上逆之机,是治口苦不可忽略的一环。
用以上的治法,同样也治愈一口苦10年的妇女。该妇女年50余,口苦10年,多方治疗,终鲜疗效。后就诊于余,反复细询,在10年中,有无不苦之日,她告以一次因患高热炎症,至西医院治疗,连续给予输液消炎,1周后热退,并说在输液中几日,口苦未作,热退返家,不3日,口苦复作。从而悟其口苦亦阴液不足,因输液时,体液充足,滋养了各脏器液体,观其舌质红、两侧尤甚、苔薄黄,脉细带数。因此亦滋肝阴,清泻肝胆之火,亦重用枸杞子30克,生白芍1 5克,龙胆草3克。又以性躁易怒乃肝火旺,加用牡丹皮、山栀子以清肝火。车前草、泽泻以利小便,引火下行。如此治疗半月余,10年口苦亦复痊愈。《孟景春用药一得集》
古道瘦马按:原来治疗口苦一病还有肝阴不足,虚火上炎一说,非仅执肝胆实火,胆汁上溢一说。平时老讲八纲辨证,虚实寒热,但是一到临床还是容易墨守陈规,囿于经验。认为口苦一症有实无虚,孰知口苦一症也可以由肝阴虚导致。自从读了孟老的医案,心中的疑惑,顿然一解。验之临床不虚也。曾治一宝鸡女患者,48岁,慕名求治,失眠,多梦,口苦,胁胀,心悸,轰热,心烦,舌尖边略红,苔薄,脉右浮弦濡,左寸浮滑尺沉弱,饮食二便基本正常。断为,更年期综合症,用二仙汤合丹栀逍遥散治之,一周后,诸证均减,唯口苦一症不减。我认为上方已见效,不易更方,又处原方七剂,大多症状已消失,唯留口苦多梦症。我说易治,处龙胆泻肝汤七剂,结果复诊说无效,我说那就再换个专方,治口苦没问题。然而一周后,病人还是说口苦,并言,口苦已十几年了,检查多次亦无肝胆疾病,我方知,小看她的口苦一症,乃细思深虑,久病耗阴,又是女性以阴血为重,恰逢天癸止之年,肝阴不足,虚火上炎,这不正是孟老中医说的肝虚生火,火气上逆导致胆气上逆口苦症么?应该重用枸杞滋肝阴,降胆火。于是重新处方:枸杞30g乌梅15g白芍15g生甘草10g柴胡10g龙胆草10g生牡蛎30g川楝子10g白薇10g,七剂,一周后,病人电话告之,口苦有所减轻,多梦好转,效不更方,又服十五剂,十几年的口苦症痊愈,后以知柏地黄丸善后。此症之所以治愈,全在抓准了病机,滋补肝阴,重用枸杞。由此看来,孟老用枸杞治口苦不虚言也,值得学习效仿。古道瘦马写于2013.1.13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