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笔记5. 一例顽固性呃逆的治疗经过(李孔定)

01-19  1870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患者陈某,49岁,干部。XX年6月,患外感风寒,头痛身痛食欲不振,医以辛温解表药治之,外症悉解。转见呃逆频作,医以丁香柿蒂汤合针灸治之,症不少减。急转西医治疗,初服镇静药,能控制1小时左右呃逆不作,继则虽加大剂量亦只能维持半小时许,甚则仅十几分钟、几分钟。呃逆日夜不休,汤水难人,得食则.吐,辅以输液维持代谢。如此三昼夜,患者不胜其苦。神倦恶寒,又兼惶惧,体力难支。虽时值盛夏,卧必厚被,起必棉衣。
邀余往治,诊见面色憔悴,少气懒言,脉细数无力,苔白厚,舌淡少神。诊为呃逆。辨证为阴津不足,阳气大虚,胃气上逆。补虚则气逆愈甚,降则正气难支,治疗颇感棘手。
因思《伤寒论》68条有“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之文,与患者发病及治疗经过相同,现症“恶寒”亦具;所不同者,惟呃逆不休。而呃逆不休又是患者当前最紧急、最关键之症,必须顿挫其势,方能化险为夷。于是拟芍药甘草附子汤加味治之。
书方:白芍60g,制附片15g(先煎半小时),甘草15g,枳实15g
,生大黄12g(后下),水煎2次,和匀。嘱先饮10ml,隔5分钟再饮如前量。
如此l小时许,呃逆连声减少,间隔时间延长,嘱药量逐增,服药时间逐延。
3小时后,患者腹中微痛,解出稀便。嘱徐进稀粥半碗,幸已不吐。
6小时后,呃逆次数更减。原方减大黄量为6g再进,此后又微泻2次。
12小时后,呃逆须经1-2小时始可闻二三声,能顺利进粥。家人求高效心切,见患者已能经受车旅之劳,即送往成都华西医大附院治疗。车行至金堂地界,已历3时之久,呃逆一次未作。患者反思,中药既见速效,何必劳师远征,耗资耗力。坚持立即回车。随行者无奈,返县仍邀余治。历时3日,服药3剂,呃逆不作,夜眠安枕,能饱餐清淡之食,精神转佳,脉象和缓,舌象正常。即与八珍汤加陈皮、麦芽类药调治十余日而愈。《李孔定医学三书》
古道瘦马按:此症呃逆,即西医谓之隔肌痊挛。中医治此有名方丁香柿楴汤、旋覆代赭汤等,只要对证了疗效也尚可。但是临床上此症还是比较复杂的,有虚有实,有寒有热。一定要分别处之。此案给我的启示是,对于急性呃逆,或突发性呃逆迎,常法不效,可考虑从西医病理分析入手,用中药的解痉方药处理,大剂芍药甘草汤加减,记住,必须是大剂,芍药要用30-150克才行。这也是此案给我们的启示。我临床受此案影响,对于严重呃逆的治疗,常效法此案用大剂芍药甘草汤加刀豆、木瓜、薏米等治之,即收速效。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