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证咳喘

01-24  1620  来源:《祝味菊医案(一)》 

重证咳喘

钱女,年方 4 岁,骤患咳嗽痰多气急不得卧。请专科诊治曰:肺为痰浊所阻,气机抑塞,实非轻症也。用葶苈子、沉香、莱菔子等泻肺理气化痰之品,病情未减,而反增重,另医诊治,呼吸 48 次/分,脉搏 132 次/分,热度反低,休温 36℃。于原方加麻黄、党参,未见效果。束手无策。邀请祝师诊治,祝曰:“药尚对症,惟剂量较轻,不能达到病所,吾当尽力为儿挽回生命。”处方:黄厚附片(先煎)9 克,蜜炙麻黄、葶苈子各 3 克,川桂枝 4 克,白芍 6 克,活磁石(先煎)30 克,顶沉香(后下)2 克,白芥子 4 克,莱菔子(包)、川贝母各 6 克,白杏仁 9 克,炙苏子(包)6 克,姜半夏 9 克。1 剂后病女咳嗽较爽,痰能吐出。气急渐平,能卧。再服一剂,手足俱温。呼吸亦平。以后去葶苈、沉香,再服 3 剂而康。

祝医生医治内科各病,以温药为主,外科亦不脱离此种方法,尝曰:“阴疽之病,皆由自身阳弱和感受寒凉得之,外受寒邪,理应温散,用辛凉苦寒,甚至甘寒,邪留不去,日益加重,如阴疽平塌无头,边缘由软转硬,由阳虚所致,旷日持久,预后多凶。阳气者,若天与日,若得其所,则阴寒痰湿,一扫而光,气血旺盛,血行流杨,则病斯愈矣。”祝又曰:“依余之经脸,疮疡症中脓血浓厚之与清稀、气味之正常与腥臭,在诊断上亦至为重要,结肿成囊,疼痛有时,脓易成者为吉,疮部平塌,漫肿无头,不红不高,久不作脓者为逆,脓已溃,红白相间,无恶秽之气,皆属正候,即为阳气充旺,气血两调之佳象,唯有合并症,大致有无妨碍,已溃脓水清稀,气秽腥臭,肿痛不消,形体日削,阳气衰惫,气血虚弱,脾虚不能运化精微,属于逆症,余必用温阳之剂,补气益血,使阴霾消散,阳气来复,由阴转阳,病入佳境,至若平塌者变红,患处肿起,脓出稠粘,胃纳必馨,此为病转危为安之关键。如因头昏口于,面上升火,误认为阴虚火旺,咨用甘寒,其不败事者鲜矣。”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