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医案------左臂疼痛与右臂疼痛的不同治法(刘梓衡)

01-19  1950  来源:华夏中医论坛 

何X X,女,40岁,住成都下河坝街,以纺棉花维持生活。1955年春节后大雪,感沾风寒,左臂疼痛,走窜作楚,不能举,久治无效,已近左瘫。
五月中旬,何来我处求治,为处方如下:桂枝10g,白芍18g,当归24g,川芎10g,威灵仙12g,生姜15g,大枣4个,附片12g(先熬1小时),羌活10g,防风10g,香附12g,桑枝62g(酒炒)。用白酒100毫升配服。 ,
连服2剂,疼痛全失。复诊时,举手至其头顶,前后左右,运用自如。据主诉:“老师这个药真是灵丹,服药2次后,晚上出了汗,偏在左边出的,骨头骨节,轧轧作响,第二天早晨起来,就大大见松。”改方增白芍为24g减当归为15g,加生地黄24g,以敛其汗,养阴生血,以善其后。
再来复诊时,自觉已经完全恢复。因嘱其仍服第二处方,2剂后即去药。至今20余年,从未复发。此后,她逢人便说:“要是那次瘫下去了,哪能活到今天啊!”
万X X,女,38岁,住成都西糠市街。由于子女过多,生活较困难,以拉架子车为业。1957年3月,突然右臂不能举,酸软作痛,有时如失知觉。经骨科治疗无效。初诊时,我察其中气不足,气喘呼呼,知为重体力劳动过度,气虚伤气所致,不能用驱风除湿之品,再耗其气血,如再耗之,必成瘫痪,因采用补中益气法以调和升举之:黄芪31g,潞党参15g,白术24g,柴胡10g,陈皮4.5g,升麻6g,威灵仙12g,当归15g,桂枝10g,白芍18g,姜黄12g,桑枝62g,甘草4.5g,香附12g。
连服2剂,复诊时,右臂已恢复原状,举动自如。嘱其仍原方多服,即原有气虚血亏,亦必好转。20年来,不仅没有复发,而且她身体越加健壮。
以上两例,说明治法各有不同,乃中医辨证施治之特点。对何X X症状,系根据偏左为血虚,流窜作痛为风,血行风自灭等前人经验总结理论,采用和血行血,驱风疏肝,兼用桂附以行阳,建中以补气之法,因而疗效颇高,出乎意外。对万XX症状,特点是酸软偏右作痛,右臂不能举,失知觉为主,而痛次之,加以中气虚弱之状,非常明显。从偏右为气虚的推论,故毅然采用补中益气法,重用黄芪31克,兼用桂枝、桑枝通利四肢关节,姜黄横行手臂,柴胡、白芍、香附、威灵仙,疏肝理气,气旺而血自生,血行风自灭,所以效如桴鼓,不会复发。
总的说来,前者为血虚兼感风寒,故以补血行气,兼驱风寒为主,后者为气虚伤气,兼感外邪,故以补中益气,兼驱外邪为主。同属臂痛,既有气血之不同,又有左右之各异,故在辨证施治之际,必须审慎周详,对症处方,始能获得特效也。《刘梓衡临床经验回忆录》
古道廋马按:该案充分运用了中医左血右气理论,很有启发性。值得学习。案中要引起注意的是桑枝的运用,大量,62g,很有特色,是一关键药,远远超出常规用量。桑枝主治:祛风湿,利关节,行水气。治风寒湿痹,四肢拘挛,脚气浮肿,肌体风痒。刘老运用此药于此,且重用应该学习。
古道廋马写于2012.9.19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