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支气管炎6.心肾阳虚,水气内停,应予助阳,反助其火,其病难愈

01-16  1857  来源:《中医临证经验与方法》 

慢性支气管炎6.心肾阳虚,水气内停,应予助阳,反助其火,其病难愈

赵××,女,40岁。七八岁时,感冒后发现咳嗽,因条件限制没有进行治疗,至十几岁时,咳嗽日渐加重,25岁时因一次感冒,突然喘咳,呼吸困难而住院,住院半个月咳喘消失而出院。其后,每至天气变化即感胸闷如窒塞感.咳嗽,到30岁时,每至冬天则喘咳,住院至春节前后就逐渐缓解,春节后即可上班工作。至35岁时,咳喘的更加严重,几乎一年四季都喘,特别是一到冬天,就根本不能出门。今年以来,喘咳尤重,不管服用任何药都没有见过一点效,没有平躺睡过一个小时的觉。察其形销骨立,端坐呼吸,喉中哮鸣音及痰声不止,神色不安,说一句话即需休息几分钟才能说第二句,身冷如冰,食纳几废,舌质淡,苔黄白而水滑,脉沉细数时见促象,口唇、鼻翼、手指微见发绀。综合脉证云:此心肾阳虚,水饮上泛,真武汤证也,又且元气大衰,应以人参大补元气,杏仁降气定喘。处方:附子1克,白术1克,白芍1克,茯苓1克,杏仁1克,人参1克。

服药1剂,诸证均减。某医云:麻黄乃定喘之圣药,宜加之。上方加麻黄10克。服药后,喘咳气短更甚,且心悸难于忍耐。医云:药轻病重,哪能治病,宜加量服之。处方:麻黄10克,附子12克,茯苓15克,白术15克,白芍15克,人参15克,杏仁10克。

服药1剂之后,不但喘咳气短,心悸不减,反而发现身热汗出,烦躁不安。在患者及其家属的再三要求下,再邀余诊。云:此证已五脏俱损,心肾尤为阳虚,且水饮内停,水气上泛,乃正虚邪实之证,若稍事补阳则成壮火,故只可以小量补火助阳,而不可大补以散阳气,且附子乃走而不守之品,本证喘而短气,显兼肾不纳气之证,若过用附子,必成壮火,则更肾不纳气,且再配麻黄之升散,则肾更不能纳,水邪更要凌犯心肺,故不可也。处方:附子1克,白芍1克,白术1克,茯苓1克,人参1克,杏仁1克,干姜1克,五味子1克。

服药3剂,诸证大减,有时可以平躺一小时,饮食稍进,继进20剂,喘咳短气消减七八,体重增加近5千克。为加强补肾之功,加服金匮肾气丸,一日2次,一次1丸。至服药2个月后,喘咳消失。出院。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