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中风(3)热郁清窍痛不止,风袭面络抽有隙

12-17  2159  来源:奇难病临证指南 

37、中风 (3)热郁清窍痛不止,风袭面络抽有隙 焦XX,男,63 岁,泾阳桥底农民。1989年7 月6 日初诊:右侧颜面持续性烧灼疼痛,肌肉阵发性抽搐10 至20分钟发作一次,历时l至2分钟后缓解,目眩,眵多,大便干燥,3至5 日一行,溲黄、眠差,偏左,鼻唇沟变浅,舌红苔厚腐腻,脉细数无力。证属风入阳明,久而生瘀化热,治宜祛风清热,佐以通络,处方:白芍10克,赤芍10克,炙甘草6克,秦艽10克,防风9克,生地12克,川芎12克,丹0克,僵蚕10克,钩藤12克,天麻10克,6剂,水煎服。
复诊(7 月13 日):服上药后右侧颜面疼痛减轻,呈间断性发作,抽搐频率减小,每一小时左右发作一次时半分钟左右即缓解,仍目眩,眵多,大便干,2 至3天一次,小便黄,舌质红苔白厚腐腻,脉细数稍弦上方加地骨皮12克,菊花9克(后下)。7剂,水煎服。
三诊(7 月20 日):服上药后疼痛显减,抽搐不作,仅偶有发作,大便已畅,小便利,仍目眩,脚心发烧淡苔厚稍腻,脉弦细。处方:生地12克,白芍12克,川芎12克,赤芍8克,秦艽9克,炙甘草8克,10克,防风9克,白芷8克,钩藤12克,天麻10克,粉丹皮10克,白术12克,12剂,水煎服。
四诊(8 月10 日):疼痛显减,唯偶有右侧牙根抽痛。宗前法增健脾之品以化湿邪。前方加杏仁9克,25克。7剂,水煎服。
服药后诸证消失而自动停药。1990年2 月12 日来诊:近数日右侧牙根稍有疼痛,恐其复发,要求服药用四诊方稍作加减,继进6剂。1991年6 月随访,上证愈后未作。
按:中医的中风主要包括现代医学的脑血管意外、面神经麻痹、痉挛等病。当前脑血管意外的发病率断上升的趋势,发病年龄也日益年青化,因此,研究中风病的防治颇为迫切。中医药于此,具有悠久的,所载方剂治法,丰富多彩,如能恰当应用,疗效较为理想。但值得指出的是,自清代医家王清任提出化瘀,补气通阳,创补阳还五汤疗此疾以来,对该病的治疗确有良效,而近些年来有人似乎将其简单化了见中风后遗证,甚至缺血性脑血管意外急性期,不加辨证,即投用之,效者有之,不效者亦众,甚则愈烈,误人性命,这不能不说是中医学中的一种谬种流传。我们应全面继承和发展中医药优秀遗产,坚持论治,有是证即用是药(包括针灸疗法等),疗效才能提高。
本案第一例患者,年届八旬,肾中真阴亏虚,肝失涵养而肝阳暴亢,化风化火,挟痰流窜经络,蒙塞,故患者神志恍惚,舌蹇语涩,肢体偏瘫,痰声漉漉,大便不通。其小便自遗为肾阳亏虚,膀胱失约所致以平肝熄风,清降痰火,宣窍开闭,佐以扶正养阴为法。以钩藤平肝熄风为君;以黄芩、二花,清肝泻火茹、竹沥合用,清化热痰,以开窍闭;以白芍、怀牛膝、生地、元参滋补肝肾,育水涵木,且引亢阳下行冬滋心阴,清心火;太子参益气养阴以顾护正气;以大黄、玄明粉,清泻阳明,导痰火下泄,且大黄具血及止血双重作用,有瘀者可活之,出血者可止之,确为一举而多得。全方合用,攻邪而不伤正,扶正留邪之弊。另以至宝丹灌服,以清热化痰开窍醒神。药进5 剂,诸证皆减,神志亦清,痰鸣亦缓。邪实,故转以育阴补肾为主,佐以熄风通络,化痰宣窍之法,待语言清晰,右下肢可活动后,于前方中加入通络之品,再进5 剂。继以地黄饮子化裁,以温肾壮阳益阴而收功。该案八旬高龄患中风,病情危重,恢复,但因治疗及时,并抓住其本虚标实的根本,分别标本缓急,首重平肝熄风,清降痰火,宣窍开闭则育阴补肾,活血化瘀通络;终以阴阳双补为主,配合针灸调理气血,疏通经脉,随证施治,时经月余卓效。
第二案单用针灸治疗。针灸有调理脏腑气血,疏通经络筋脉的良好作用,其治病甚广,对于中风后遗疗效更优。本案患者属中风重证(相当于西医之脑溢血),后遗语蹇;半身不遂及面肌痉挛,历时三月未转,接诊后,单纯采用针灸治疗,取穴百会,因其为督、任与阳经经脉交会处,功能益气通阳疏络,以液之运行;太阳、下关、童子髎、承浆、地仓、合谷等穴有疏通患侧面部及舌窍脉络与熄风止痉之能;、肩禺、曲池、内关、手三里及环跳、风市、足三里、阳陵泉、绝骨、居髎、梁丘、外犊鼻、血海、三阴交、昆仑、太溪等穴,对患侧上下肢阴阳经脉气血并调助经气以祛风邪。上述诸穴合用,正气复振,风邪,经络气血畅通,患侧筋肉骨脉得以充养煦濡,活动功能迅速复常,其见效之捷,远较药物及其它疗法。笔者临症应用,屡有效验。
第三例患者为风中经络之病,属西医面神经痉挛,一般较面神经麻痹顽固。治难速效。此人证见头痛歪,面肌抽搐,发作频繁、且目眩,眵多,大便干燥,小便黄,舌红苔白厚腐腻。观前医所用之药,多通降之品,何以不效,仔细分析之后方知,此证虽表现有一派阳明热结之象,究其原因,乃因风邪外束气不通郁而生热所致,若单纯清泄阳明之热则风邪不去,经气不通,阳明气机不得通降,故不效。因而祛风清热,佐以化瘀通络之法,以治其本,待风去经通,阳明腑气自畅,所以用赤白芍、生地、川芎、养血活血,通畅经络,以秦艽、防风、僵蚕、钩藤、天麻,熄风散邪。复诊之后,加入地骨皮、菊花,强清散风热之功。药进7 剂,遂抽止痛减,风散络通,大便畅行,小便转常。继以上法调理,诸症皆消入健脾之品,一以脾健卫充,防风邪再袭,二来助运利湿防痰之生,善后巩固,杜其复发,终获全功。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