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梅核气(2)唯因气结咽梗塞,每疑终将成噎膈

12-17  2181  来源:奇难病临证指南 

21、梅核气 (2)唯因气结咽梗塞,每疑终将成噎膈 姚xx,男,35岁,陕西省城固县沙河营乡农民。1964年10月9 日初诊:自觉咽中有一物梗塞,时轻,缠绵近一年。曾在当地医院按神经官能症及慢性咽炎等治疗均未见效,近两月来病情渐增重,常觉气涌,咽中梗塞并且拘胀不舒,胸胁胀闷,饮食日减,疲乏无力,已不能参加体力劳动,自疑此病将发展食病(即食道肿瘤之类),思想负担较重,终日心情烦躁,沉默少言。诊其脉沉涩,舌红苔白厚腻。进而了解其致病因素,得知其近年来长时期夫妇之间不睦,常生闷气,渐发此病,每遇生气病即加重。结合病因分析,此乃由于气郁伤肝,肝失疏泄,脾失健运,痰由内生。加之肝气郁结日久化热,痰气挟热上逆,咽中,致成梅核气证,治宜疏肝清热,化痰降逆。处方:旋复花9克,柴胡9克,炒枳壳9克,白芍9克栀子9克,薤白6克,瓜蒌壳12克,茯苓9克,半夏9克,炒苏子9克,厚朴9克,桔梗9克,降香9克煎服。 复诊(10月13 日):服上方二剂后,即感上述各症明显减轻,咽中梗塞及气涌拘胀现象减退尤著,惟中干燥不舒,饮食增进不多,余如前,脉沉弦略涩,舌苔稍退薄。嘱上方去降香,加麦芽12克。连服6上述各症基本消除,进食增加,已能作一些轻劳动,但感身困不耐劳,嘱重饮食调理,舒畅情志,以杜。 半年后追访,自上次治疗后各症消退,至今未犯,惟遇生气时咽中稍觉不舒,几天后可自消除,或服之方一、二剂后即安。 按:梅核气一病,多相当于现代医学的癔病球,女性多干男性,多见于思想狭窄,性格内向者。起病情志不舒,气机不畅,其自觉症状明显,况既病之后,患者往往怀疑自己已患或将发展为食道癌,加之效药物,症状不能短时间消除,故尔,思想负担沉重,甚至因此而一病不起。因此,治疗时要首先取得的信任,争取主动配合,继之详告病情,言明预后,做好患者的思想工作。用药之时,在辨证的基础上注意消除病人的主要痛苦和兼见症状,短时间内减轻和消除其痛苦和症状,使患者感到药效明显,以增胜疾病的信心。 究其病机,多由肝气郁结,气机不畅,脾运欠佳,聚湿为痰,痰气凝结于上而成,故治应以舒肝理气痰降逆为大法,方以张仲景半夏厚朴汤合柴胡,白芍、陈皮、桔梗、旋复花为基本方,参合患者的不同,随证加减,多可获效,如第一例酌加白术以健脾除湿,合丹参养血活血,通心脉养心神,加香附以行满。第二例自觉气逆上冲,胸胁胀闷,气逆之象明显,故苏子、降香、旋复花同用,以增强降气化痰,瓜蒌、薤白,宽胸开气,涤痰利咽,配以炒枳壳,理气作用更强,同时患者心情烦躁舌红等,指示痰气化热,故加焦栀以清热除烦,总之,使药与病相应,取效方良。
推荐搜索: